[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陈维健
(博讯2017年11月27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最近几天,中国的首善之地北京,开始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动。低端人口这个称谓也不知是那个王八蛋叫出来的。数以万计的“低端人口”被军警野蛮赶出家门,财产被捣毁,人身被殴打,他们只匆匆不及地带出少数日常用品,离开了生活的家。正值北京天寒地冻,他们卷宿在街头如同流浪者。人们评论,这是北京的“水晶之夜”,做法如同希特勒的党卫军,又的说如同日本鬼子扫荡。
    
    希特勒的党卫军所制造的“水晶之夜”是针对犹太民族的,日本鬼子扫荡是侵略战争,而中共对象“低端人口”则是同族,是流着同样血脉的同胞。所谓“低端人口”,不过是到北京讨生活的一族,他们有从事体力的,也有从事科技商务的。他们为北京的的发展与需求作出了贡献,但现在他们却被以低端人口的名义,象流浪野狗一样地被驱逐,中共的残忍与野蛮世所罕见。
    
    “十九大”习近平新政伊始,首开驱逐经济低端人口,一如当年毛时代驱逐政治低端人口一样。当年中共执政即将社会各界分成三六九等,那些被划为地富反坏右的人与他们的家属属于政治贱民,少说也有上千万人,从城里驱赶到乡村,没有上学的权利,没有参军的权利,没有入团,入党的权利,物质上过着比当地居民更为困苦的生活的同时还受到政治歧视。
    
    歧视无论赋于这怎样的称谓,所包含的意思是相同的,即可以对这个群体进行欺凌侮辱,任意驱赶,剥夺种种权利,中共对低端人口的态度做法,实际上已经超出了种性制度的印度。在印度低端的人口是“不可接触种性”,他们是从事社会最低的工作如火葬等。但他们依然有生活在首都的权利,没有人可以驱赶他们。高种性者为了让不可接触种性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只要求不可接触种性者敲响声音,让他们躲避即可,而这一条也早就在法律上被废除了。印度不要说不可接触种性,就是牛羊也有生活在城市的权利,大凡到过印度的人都可能看到牛羊在大街上在摇大摆。
    
    中共是以为穷苦人也就是低端人口打天下为名的政党,然而一当权力在手,首先制造政治低端人口,把他们驱赶到乡村,在他们眼里乡村是低端人口居住的地方,实际上是视乡村居民为低端人口,现在又将居住在大城市的外来工作者,在北京称之为北漂一族视作低端人口清理出城。这种做法在政治上是野蛮的,法西斯式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在现代都市的架构上,这种驱逐低端人口的作法也是行不通的。一个城市总是需要低端劳动,就象城市既需要上水道也需要下水道一样。当然北京会保留一些低端人口,从事必须的劳动,但他们不再是北京的居民,他们将是北京的奴隶。
    
    一个健康的城市有高端工作,有低端工作,但绝没有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之分,作为人都是同样高贵的。人类文明的最重要标志,就是对所有人,不分性别,不分老幼,不分健康,地位高低,贫穷富贵,均一视同仁。
    
    中共前三十年制造了世所罕见的政治贱民。后三十年制造了经济低端人口。这是一种令人类最不耻的歧视。习近平的低端人口与毛泽东的政治贱民如出一辙,是比希特勒法西斯更为恶劣的歧视,比日本鬼子扫荡更残暴的行为。丰台区委书记汪先永在驱赶低端人口中连出三招;名为“实招,狠招,快招”,他说我们至所以可以出这三招,因为北京市民是支持我们的。
    
    北京市民支持他们,纯属无稽之谈,共产党每次干坏事都以人民的名义,但北京居民们成了沉默的多数却是事实。这些年来中共的残暴与民众的冷漠配合得十分完好,这是非常无耻的。好在有良心人士成立志愿者机构,为被驱逐同者提供住宿,良心知识分子终于站出来,向当局呼吁,停止驱赶外来人口。他们在公开信中表示;  我们认为,这是一起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的恶性事件,应予坚决制止和纠正。让我们看到在黑暗的夜,也有闪光的星星。
    
    十九大后,中共声称进入了习近平的新时代,我们看到这个所谓的新时代,是以驱逐低端人口开始的,驱逐低端人口表明中国已正式成为权贵阶级为所欲为的天堂,北京已经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11/2017112715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