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英:斥网上妖怪谰言“张英的确可疑”之二
(博讯2017年08月01日发表)

    
    七月二日,在《獨立評論》上,見到疑似共諜的郭粉,幾個小小妖怪,腦殘白痴,打了雞血,自命不凡,公然噴糞,誣衊老夫,踏并等胡謅『張英可疑』,而且加碼『的確可疑』,莫名其妙,被迫自衛反擊,寫了駁文。
    
    七月三日,張英曾塗寫的《斥網上怪妖爛言『張英的確可疑』(一)》〖一、中共近百年史是一部你死我活的權鬥史;二、中共爭權奪利殘酷內鬥近百年是不爭史實;三、關於前時對大痞子郭文貴小混混趙岩等敲打〗(刊登博訊2017年7月04日),一平先生當天ZT獨評。我在文末,預告讀者:這是『長篇未完.待續』。老夫病殘,五年之前,不幸中風,半身癱瘓,故而每週,兩個半天,一如既往,分別要到本埠醫院康復中心,去游泳池,或者到健康活動中心,騎腳踏車,拉手蹲腳,健身鍛練,很疲倦的,但為踐言,今天七四,又有興趣,匆塗續二〖第四章節〗,再玩一把,別出心裁,殘腦修理腦殘們,這也是康復身心鍛練,至少不會患老年癡呆症,以供消遣,謝謝分享!
    
    -----------
    
    四、重刊《張英答客問:關於新大陸人》
    
    首先奉知:重刊三星期前(六月十八日),《答客問:關於新大陸人》,老生常談,並加新的內容,不得已而為之。該『新大陸人』,曾在拙文後面跟貼,所謂『匪區老運運還真費心啊』,駡了魏京生先生『魏匪崽』和張英,造謑『匪區老運一個特點,投機』,把十多年前,挺馬倒扁,攻訐『一會兒學魏匪崽吹200萬米元,吹陳阿扁給200米元也不要』。
    
    關於『新大陸人』,匿名蒙面,老夫有過尖鋭點評,說『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可能是非洲大陸的,或者南極大陸的,大概還不致於是外星人,地球外的「新大陸人」!』那明明是調侃諷刺的話。所謂的『新大陸人』,當然意味著他是新來的中國大陸人,不可能是哥倫布發現的美洲新大陸人,更不會是南極大陸的人,因為南極洲目前除了科技考察隊外,還没有世界上各國的新移民,更遑論有中國『新大陸人』了。歐洲是個古老的大陸,原住民不會自稱『新大陸人』的。這是一。
    
    其二,意思在說,歐洲大陸不應該有這種中國的『新大陸人』,如有的話,則不配做歐洲大陸人,但如同美亞澳非大陸,歐洲大陸當然也有中國的『新大陸人』,而且很多。反正世界各大洲,凡有中國人移民的地方,大多數『新大陸人』,居然抵制,甚至反對所居住國家的,這也是吃了葡萄怪葡萄酸的中國人德性,無可奈何,莫衷一是。令人遺憾,我料這個網上『新大陸人』,大概正是歐洲大陸的中國大陸人也,而且可能是住在歐洲大陸法國巴黎的!
    
    點解,何以見得?因為他一股勁唱衰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難道不是移民法國的中國大陸新移民,而是歐洲大陸內的『新移民』?!舉例來說,生活在法國的中國大陸新移民,大多數不如並非生活在法國的,德國仲維光教授和荷蘭張英,反而對法國政情文化更瞭解熟稔,我們可以理解,畢竟理念有別,層次差異,並不苛求。我與維光兄,早在今年法國總統大選前兩個月前,就料到大選結果,花落誰家。
    
    三月廿日,張英在美國RFA自由亞洲電台專訪的《荷蘭大選預示歐洲叫停民粹主義,歐洲民主重新强大再起》時重申:『這次荷蘭選舉,可以説是歐洲社會的一個歷史性的轉折點』。進而結束語:😍2017,歐洲選舉年。『我的預估,一句話:荷蘭大選,叫停民粹;法國大選,遏止民粹;德國大選,終結民粹。民主歐洲必將強大再起!』五月四日,法國第一輪總統大選當夜,我曾在網上署名,公開發表《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不出早先所料》,指出中間偏左的馬克龍必定當選總統,極右民粹的勒龐將會落敗;五月七日,到了第二輪對決結果出爐,果真如此,於是我就發表了網文《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不出早先所料(續)》,儆醒世人。
    
    其次,還早從法國第一輪總統候選人選舉結果出爐就說起,預估點評第二輪總統大選的對决,寄望於新任總統馬克龍先生,以及六月法國國會選舉,中左和中右為第一、第二多席大黨,再現新的『左右共治』,團結法國加強歐盟!
    
    法國總統大選之前,曾見新大陸人,在獨立評論網上,也預估《法國二輪選制確定了法極右勒朋大姐當選不了法總統》,『法國很可能選出最年輕法式肯尼迪總統』,以為所見略同,對候選人的喜厭不同罷了,見智見仁,但對其不滿『二輪選制』,雖不苟同,並非當回事。道不同,不相謀。可是,到了五月八日,法國第二輪投票選舉塵埃落定,最年輕的馬克龍當選了總統的第二天,新大陸人居然反而在獨評上,ZT《預言法國再次走向敗壞》,唱衰法國,不可思議。
    
    這樣,進而敲打:新大陸人,盲目轉貼博訊螺桿等胡謅,竟把民主法國,與中共黨國,相提並論,混為一談。說民主國家有選舉,與冇選舉的專制國家,走的同一條道路:『在每個歷史的關鍵時刻,法國人和中國人一樣,總是選了一種最糟糕的道路。接下來十年到二十年,法國的敗壞,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叫囂:『法國完蛋了』!唱衰法國,進而唱衰歐洲:『歐洲的淪落,在我們有生之年就可見』。如同替納粹中共叫好那般,替歐洲極右民粹失敗叫屈。竟把嚴肅的法國選民抉擇,駡『法國佬,遲早要為自己的輕佻,付出血的代價』,如此云云,危言聳聽,唯恐歐洲大陸天下不亂,以助納粹中共在中國大陸的『維穩』!
    
    我的初步研判,該『新大陸人』,非但可能已是住在歐洲大陸的中國人,而且大概還是住在歐洲大陸的法國巴黎!最近見他有一篇網文,記錄所謂『國軍軍醫後代,82年巴黎反共姜老義士講述反共傳奇』的故事。我一貫力主踐行『民主抗共』,但對真正『反共義士』是尊重的。法國抗共老義士姜友路先生,是我在巴黎的老友。姜友路兄明明是法國的老民運人士,而新大陸人,卻偏偏老是要駡『匪區老少運運』,如此的『二元化』,似乎人格分裂,匪夷所思。但他既然『稱贊』巴黎老姜,這也是我猜其亦住在巴黎的原故,而且我還猜他不是朋友,也是熟人,至少認識,嗚呼!
    
    因為張英點了其網名,他反而出名了,更加起勁,帖子頗多,不再糾纏老夫。得饒人處且饒人,老夫不再理他。但是,六月廿七日,他在獨評網,竟然辱駡《魏匪崽京生,王匪崽軍濤裝沒看到》,胡謅『匪崽運運這個鳥樣,還能說什麼』。新大陸人,還經常網上大駡法輪功。而我知道他和巴黎吳江、姜友路老兄他們,混在一起,表面上『支持』法輪功學員受害羣體的,所以我曾批評他説,此『二元化』,乃至少是一種『人格分裂』,奈何。這是一。
    
    其二,獨評『共舞台』,海外網絡,打擂台的地方,有許多正面角色,也有一小撮『羣魔亂舞』。譬如,其中匿名蒙面客『mac』,叫板老夫,不敢說中國大陸出來的『新大陸人』,是哥侖布發現的美洲『新大陸人』,而改說『張英煞有介事考証新大陸人旅居法國,其實新大陸人居住在奧地利』胡謅,攻訐張英所言,『他是住在歐洲大陸的法國,巴黎的中國來的「新大陸人」』,以此詭異,轉移視線,混淆視聽。但我除了二十多年前,曽結交過的『新大陸人』,那就是十多年前,在奧地利僅有的一位,維也納大學經濟學教授朱嘉明兄,不識别人。但嘉明近幾年在台灣大學做客座教授後,去年經他八十年代,北京經改伙伴王歧山先生擔保,今年春節,已回到北京定居了。我想不起來,還有誰是奧地利的『新大陸人』。試問,mac所說的『奧地利新大陸人』,何姓啥名?願聞一二。但我所料的巴黎『新大陸人』某X,難道最近遷移『奧地利』了嗎?mac在關公面前舞大刀,吹牛不打草稿,可嘆可悲,哈哈。😄
    
    〖我在此並沒有點明人家真名。祇是以為,別人匿名蒙面,躲在隂暗角落,向在明處真姓實名者射冷箭,受傷害者不能回應叫對方名號,只許小小暗處放火,不准別人明處點燈,這樣的侈談「言論自由」,消受不起。何况我並沒有洩漏「網友真身」,即便為了更好拆穿mac撤的「奧地利新大陸人」謊言,也扯了下「我料法國巴黎的某X」,點到為止,冇講名字,以正視聽,如此而已,何來違反「壇規」乎?竟被屏蔽帖子,移到螺桿和踏并掌控的「共舞台」去了,莫名其妙,大惑不解。十多年來,冇知獨評有此擂台,最近朋友說起,偶爾才去見了一二。忽見有個叫做湯显祖的,冇知五毛,還是七毛加一毛,寫不了象樣的文章,只會廝喊口號,破口大駡,「這張英和公劉狼狽為奸無聊至極」,.....。〗
    
    其三,更主要的,在此重申《答客問:關於新大陸人》,並非針對巴黎的個別『新大陸人』,那樣冇大意思,而是回擊歐美一批來自中國大陸的『新大陸人』,奇談怪論的逆流現象,具有共性,舉一反三,也參與掃蕩『羣魔亂舞』!
    
    有言在先,再次重申:所謂『郭文貴爆料的實質,這是習江兩個司令部的決鬥』。我們遠遠站在中共利益權鬥的黑洞之外,霧裏看花,熱鬧歹戲,旁觀者清,不會替習近平假核心中央站台助拳,但江澤民自1989六四後,全民公敵,舊仇新恨,當然要堅持討伐郭痞的『上海老領導』。兩害取其重(這是對『兩害取其輕』,反其道而行之),首要打倒江曾,再說習王孟了,理所當然,義不容辭。
    
    老夫對前拙文,即《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信札》,批評了新大陸等人,人家『已見不回』,本著與人為善,看過熱閙,得理且饒人,不多計較,以及太極門弟子的做人之道,四大皆空,不想再多扯談。即使有些朋友來電郵詢問,我就婉拒回答。今見一平先生網上問及,姑且匆答以上,不好意思,看官笑衲。
    
    〖引子〗六月十八日,一平先生曾『請問張英先生:猜測「新大陸人」不是歐洲大陸的人,有新事証嗎?
    
    『張英先生的這篇《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信札》長文,在第三節(四)中,義憤填膺,言詞犀利,如數家珍,拍手稱快。揭批「新大陸人」⋯⋯「公然反動,竟為納粹中共大屠殺脱罪,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似乎以為「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的。但要叫人信服,請問還有新的事證嗎?願聞其詳。
    
    『另外,張英先生說「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大家都是上海人!」就算海外上海學人,幾十年來,沒有五十萬分之一,彼此公開吵架,難道外地人打筆仗駡街,就不「講究文明」,缺乏「君子風度」,就沒有「教養」了?張老必須回答,講清楚說明白!』
    
    顯而易見,網友上面問的,既然提及我的有關信札長文,第三章第四節。為了說清問題,理順來籠去胍,甚有必要,故而不厭其煩,先詳摘博訊6月14日刊登,相關文字(博訊、獨評2017年6月18日《張英週末答客問》),復述於下:
    
    『四、扯點有關其他,及鞭韃網上混混的小妖怪。做人仗義,守住底線,黑白分明,以正壓邪。
    
    『正如家祺所説,互聯網上,有「群魔亂舞」的。獨立評論,也不例外,就有一小撮魔鬼。譬如說,有個叫「新大陸人」的小赤佬,連小混混趙岩的小指頭還及不上,都是小小的微小妖怪。舉一反三,鞭韃小小混混,匿名蒙面,為匪作歹,妖魔鬼怪,示衆警惕!
    
    『當你事先看穿,香港特首選舉,是假選舉,歹戲拖棚,英國婆林鄭月娥,會當上洋特首,小德子張果真險勝了習大,那個叫「XX」的蒙面客,居然「説了一大堆,無非想』不敢與「明君」叫板,「甚至還要爭寵」。也就是說,誰反對當今皇上習近平,就是誰在吹捧習大帝是「明君」,竟把反對皇上叫吹捧明君,這是「獻媚『新招術』」,如此黑白顛倒,荒誕不經!
    
    『而那個匿名的蒙面客「新大陸人」,非但把你半年來,世上第一個揭批抨擊,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公報》,十六處彰顯了「黨中央為核心」的集體領導,沒有強調「習近平為核心」的個人迷信,所謂的「習近平為核心」是假的,謊言重覆億兆遍變成「真理』,如此破天荒抨擊「習近平假核心」,XX反話吹捧小習「明君」,而新大陸人莫名其妙,變成「匪區老運運拍蔡大小姐」了,胡說「這也就是一些匪區老運運與大法拍包子的馬屁爛招」,荒唐透頂!
    
    〖張英附注:中南海調和折中,把原先的『黨中央為核心』,由所謂『習近平為核心』,改稱『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了。黨中央總書記,除張聞天、胡耀帮、趙紫陽外,當然理應是黨中央的『核心』,這是廢話,說了白說,文字遊戲,掩蓋當下黨中央兩個司令部的權鬥,繼續愚弄黨內外廣大民眾!〗
    
    『尤其是,當張英首倡並堅持「民主抗共」,三番五次重申「納粹中共」,「中共比納粹更納粹」,🤔該匪區新大陸人,竟公然說「匪區老運運就喜歡把共匪與納粹混在一起,攪混水給共匪脫罪。」言下之意,似乎不能叫共匪是納粹,抨擊「納粹中共大屠殺」,如叫他「共匪」是啥「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才是不「脫罪」了。如此公然反動,竟為納粹中共大屠殺脫罪,是可忍,孰不可忍!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可能是非洲大陸的,或者南極大陸的,大概還不至於是外星人,地球外的「新大陸人」!
    
    『我們歐洲大陸人,如同中國大陸上海人,即便政見不一,所屬黨派不同,罕見彼此公開辱罵,講究文明,君子風度,與人為善,為人之道。以前我時常責怪,上海老鄉,夜郎自大,瞧不起外地人。説什麼「江西老表」,北京人是「鄉下人老土」,還説啥「天上有九頭鳥,地上有湖北佬;十個湖北佬,抵不過一個安徽佬;十個安徽佬,還不如一個上海小赤佬」,老是以「海洋文化」老大自居,排斥所謂「黃土文化」,自命不凡。過了這麼多年,人到垂暮晚年,反思從前對上海老鄉苛責,太過頭了。四十年來,無論是歐洲各國,還是美國或加拿大,以及日本和澳洲,累計留學生上百萬,其中一半以上是上海人。除了個別上海人,偶爾「擦槍走火」,不咬弦外,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大家都是上海人!
    
    『至於日前,我説天津市國安局阿華,曾經「跟在美國林牧晨老弟屁股後面轉」,那是調侃的話。林牧晨,一九六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看守所,我的獄友。近五十年來,當然的上海老友了,儒沫相挺,心心相印,好意奉告,決不誤會。什麼「新大陸人」之流,永遠鑽不了上海人空子』!😎
    
    『關於「上海人」。我在殘年反思,昔日批評上海老鄉自大,苛責欠妥,如今東望故國,珍惜鄉誼,正面如實肯定:「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大家都是上海人!」。該段末了,果然概括了這一句話:「因為有教養,大家都是上海人』!那是就大家彼此「都是上海人」之間,友好對話,互相勉勵,如此而已。〖順此補注:個别的上海人,化名蒙面,也會有『打筆仗駡街,就不「講究文明」,缺乏「君子風度」,就没有「教養」了』,那是中國大陸人的普遍德性,並非例外!〗決非泛指外地人,都是不行,另外解讀,徒生歧見。至於大上海人,衆所週知,相對而言,通常比較,的確頗「有教養』,這是幾十年,甚至百年多來,客觀存在,不爭事實,中外朋友,一致公認,誰也否定不了。當然,我們不能由此片面,擴大化的,反而恣意説啥外地人「冇教養」了,這是兩碼事,兩個不同概念,請勿誤會!閣下切忌,想當然地曲解,自我矮化,要不得的。也許,是我詞不達意。如斯,請多包涵!
    
    『一言以蔽之:非上海人,即便地域不同,生活環境差異,文化資源失衡,傳統有別,海洋文化也罷,黃土文化也罷,南北東西各地,顕然也有許多智者,志士仁人,非常優秀,很有教養,講究文明,亦是真正的中華各民族菁英,光明偉大!👏
    
    『至於非上海人的外地一小撮「新大陸人」,網上公開造謡,上海缺乏人才,海外上海學人不多,上海人這個不行,那個太差,尤其造謡《異議人士中的『上海幫』》,且别管他,我們勇敢地走自己的路』!
    
    曾在《斥網上怪妖爛言『張英的確可疑』(一)》,末了的一句話:『興趣所至,上網玩玩,老張就給中共黨魁們,🤔上一堂「黨課」。這樣「張英的確可疑」,如同公劉先生,網上所說的「別傻叉到老用『立場問題』來唬人」,哈哈』!😊
    
    所以,我們抨擊大痞子、小混混、小小混混,討伐他們非上海人的『上海老領導』,理所當然,義不容辭,決非內鬥,而是外戰!🎐
    
    張🤗英👋
    
    2017七月五日子夜🎆,✍匆匆塗於荷蘭🚏
    
    ------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8/2017080107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