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房价上涨其实是一场分配革命
(博讯2017年05月07日发表)

    
    孙立平教授最近的一篇雄文《中国经济的基本症结是社会的寄生性》,讲的其实是财富分配即“分蛋糕”的问题。所谓“寄生性”,就是财富蛋糕被不做蛋糕的人给拿走了。从孙教授列举的五种寄生性看,情况倒并没有那么极端:虽然财富最终是由实体经济部门创造出来的,但社会的其他部门也并非没有贡献,无论是政府还是金融,它们的作用同样必不可少。所以,除贪腐外,寄生性指的不是白拿(贪腐的概念,本来指的就是在“该拿”之外再拿,所以属于纯粹的“白拿”),而是多拿。
    
    五种寄生性,具体情况各有不同。其中前四种(税费、贪腐、国企、金融)都是指向特定人群的(政府机构、官员、国企员工、金融从业者),其他人无法介入;唯有第5种“资产泡沫所导致的财产性收入”,并非指向特定人群,而是开放给了大多数具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它代表的是一种机会。前些年有部电视剧叫《房奴》,专门反映大城市中工薪阶层的“供房”之苦,颇有嘲讽、挖苦意味。但现在来看,原剧中那些苦逼的角色,如果真有其人的话,现在可能都成了一定程度的人生赢家。剧中更揭示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普遍现象:即使是那些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工薪阶层、即使在大城市,只要他们敢于贷款,再加上家里一定的支持(首付),也能够买上房。所以,这个门槛并不高,大多数的工薪阶层在当地都可做到,只看你想不想、敢不敢、愿不愿。事实也如此,不少年轻的工薪家庭,就是这样短短几年后,突然拥有了一笔相对于他们而言价值不菲的财富。
    
    虽然理论上越富有的人越可以买更多房产、囤积更多财富,但实际上,富豪们未必会将多少资金投入到购房、囤房上。和工薪阶层一样,他们同样面临选择,需要作出决定。所以,能否享受“资产泡沫所导致的财产性收入”,对于富豪和工薪阶层而言,机会大致相等;因而,对于全国大多数人而言,机会也是相等的。大多数人不会因这样或那样的硬性条件,事先就被排除在外。所以,这可以说是相对而言机会最公平的一次财富再分配运动;因其开放、公平,可以称之为“分配革命”。这一革命,部分改变了原来的分配格局,使一些原本不具备“发财要素”、“发财条件”的人,得以“发财”。
    
    但这种机会公平(这种公平当然只是相对的,北、上、广、深及雄安的居民,对于其他人而言就不公平;房地产老板对于其他人而言,更不公平)的结果,依然是不公平。由于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预见到资产泡沫延续的时间会如此之长、泡沫程度会如此之大,所以,买或不买、买多、买少的抉择,依据的往往不是智见,而是其他偶然因素。于是,那些因各种各样原因买了房的人,与其他因各种各样原因没买房的人,就将当下中国撕裂成了两个主要的阶层:有房阶层和无房阶层——前者一门心思希望房价再涨,至少不要跌下来;后者每天盼着房价暴跌,跌得越多越好。两大阶层的意志是如此的针锋相对,无怪乎整个中国情绪紧张。
    
    房价当然跌不下来,跌的可能只是人民币。房价如果跌下来,将造成两个后果。一是金融危机、经济崩盘,因为现在不但整个中国经济被架构在房地产业上,金融也被镶嵌在房地产的链条中;二是财富的再一次重新分配,而且不同于资产泡沫所导致的分配是逐渐的、静悄悄的过程,这一次将是突然的、剧烈的。这样两种结果,都是今日中国所不能承受的。所以,中国的房价不会大跌,最理想的调控效果,不过是控制房价的“过快”上涨而已——那些还没有买房的人、买了还想再买的人,赶紧买吧;哪怕被限购,创造条件也得上。
    
    但人民币大跌(这里指国内购买力的下降,而不是相对于外币的贬值)则不同,其结果将是:房价大跌的好处都可以达到,坏处却无须承担。人民币大跌将是又一次财富的重新分配,它可以达到如孙教授文中所说的“收入与财富之间的均衡”,即“对创造财富和积累财富两种激励的均衡”,原因如下:假设房价不跌、人民币跌10倍(这是极端性假设,为便于直观地说明问题,实际上,下跌幅度一般不会这么大),那么甲原来价值1千万的房产,虽然按人民币计价还是1千万,但其真实价值,却只等同于人民币大跌前的1百万了,房价实际上不降而降(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跌的不会只是房产,而是各种财富积累);而乙没有房产这一“财产性收入”,收入纯靠工资,假设他原来月收入是1万元,与1千万价值的房产相去甚远,可能这辈子难有希望达到此一财富高度,但现在人民币大跌,如果他还能维持原来的实际收入水平,工资则应变为月薪10万,这种收入,离价值1千万的房产就很近了。这就是财富再分配所带来的收入与财富再均衡。
    
    另一方面,人民币大跌的前提,必然是银行大印钞票。这样一来,政府(通过财政赤字)、企业(通过贷款)、个人(通过名义上的工资上涨)都有钱了,很多事就好办了:消费自然增长,内需自然增加,经济有望再次实现高增长,可以为中国解决其他国内外的棘手难题创造条件、赢得时间。
    
    可见,通货膨胀虽然不是一个好名词,但只要不是被动的、失控的,而是主动的、可控的,通货膨胀可能有益,至少利大于弊。但要做到主动、可控的通货膨胀,西方国家的机制可能不行,但中国却很有可能,这也是中国的体制优势之一。因此,主动型通货膨胀可能将是中国经济欲走出当下困境最终不得不下的一步棋。当然,通胀必须是温和的、逐渐的,而不能是恶性的、剧烈的。首先,必须保证对工薪及低收入阶层的经济补偿——这对于大印钞票后的政府而言,没什么可为难的,这都是在增加内需。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5/201705070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