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希拉里该不该卷土重来?
(博讯2017年04月10日发表)

    
    卢斯:希拉里重返公众视野的做法正中特朗普下怀。克林顿家族对特朗普的最有力攻击,应是完全退出公共生活。
    
    克林顿家族没用多久时间就重回公众视野。败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5个月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正悄悄地重新站到聚光灯下。她坚称自己没有再次问鼎白宫的打算。她的女儿切尔西(Chelsea)也如此,当被问及她会不会竞选公职时,她的“不直接否认的否认”(non-denial denial)技巧已经炉火纯青。
    
    但毫无疑问,他们已经重回公共生活。这已成了克林顿一家的第二本能。他们否认野心,然后不情愿地接受公共服务的重任。这一前景将正中特朗普下怀。
    
    克林顿家族卷土重来将在许多方面适得其反。首先,这将削弱民主党对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攻击。在激烈竞争的背景下,特朗普行政当局最惊人之处是它迅速变成一个家族企业。特朗普总统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现在是白宫最重要的人物,女儿伊万卡(Ivanka)占据着白宫西厢的一间办公室。挡在特朗普与其商业利益之间的墙是无形的。他的两个儿子——埃里克(Eric)和小唐纳德(Donald Jr)——一方面貌似保持距离地管理着特朗普品牌,一方面经常出入白宫。
    
    唯一能与特朗普家族比较的差不多就是克林顿家族。伊万卡与切尔西是朋友。不难想象,如果是希拉里赢得大选,切尔西也会坐在同一个位置。
    
    第二,这将提醒选民为什么去年11月民主党人会败北。在特朗普时代,克林顿家族卷土重来将让民主党人更难重建该党。希拉里的拥趸将特朗普获胜归咎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可悲的选民、美国选举团制度以及女演员苏珊·萨兰登(Susan Sarandon)——换言之,除了希拉里之外的所有人。
    
    希拉里也是如此,据悉她有种强烈的被背叛感。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她会再次试水公共生活。被铭记为把美国交给特朗普的人——这一历史角色的分量大到她承担不起。她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唯一能让她康复的方法就是竞选某个职位并获胜。但输给特朗普是她的过错,她在竞选期间没能说明自己在总统任期内会做些什么。
    
    第三,克林顿家族重返公众视野将符合特朗普的利益。特朗普几乎每周都要攻击他的前对手,上周他还在发推文说,希拉里在一年多前与桑德斯的民主党初选辩论中,提前知道了一个问题。观察人士几乎不敢相信美国总统仍念念不忘这件事。
    
    但事实上,特朗普的疯狂背后是有盘算的。他越是频繁地向美国人重提希拉里,就越能够把浑水搅得更浊。多数美国人对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中扮演的角色已失去兴趣。希拉里的回归可以令特朗普更容易分散公众对俄罗斯丑闻的注意力。对克林顿家族的不信任,几乎与对特朗普的不信任一样普遍。
    
    还有就是对美国民主体制的损害。人们很容易忘记去年大选原本预计会是杰布•布什(Jeb Bush)与希拉里——美国两大政治家族——之间的对决。现在特朗普家族取而代之。
    
    这对该西方民主“品牌”的打击怎么强调都不算夸大。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来自以前被称为“第三世界”的外交官告诉我,他们对特朗普主政的华盛顿有多么熟悉。与特朗普的亲属拉关系成了优先事项。不再有精英政治的幌子。恩惠和裙带关系的风气抬头。有谁认为克林顿家族能帮助治愈这一弊病吗?
    
    答案不言自明。不过希拉里现在还是被敦促竞选一个纽约的高级职位,如市长或者州长。她女儿被鼓励明年竞选纽约的空缺国会议席,或在2020年竞选参议员。
    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在他们自己的回音室外,他们的候选人资格将给世界留下什么印象。
    
    克林顿家族被崇拜者包围着,这些人将得益于他们回归公众生活。这个家族的知名度承诺着大把收入。但他们的名字也引起不满。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克林顿家族是精英伪善的化身。
    
    他们对特朗普的最厉害攻击就是完全退出公共生活。克林顿家族已经有过机会。他们不应遮住未来领导人的阳光。
    译者/蓝田
    来源:FT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4/2017041021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