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曾节明
(博讯2017年04月04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本来,营建新首都这样的国家重大公事,在任何正常国家,之前都必有公开讨论,并对社会公布。昔者董卓挟持汉帝迁都长安、明朝朱棣谋迁北平,虽属专断,都搞了朝堂公开讨论,并昭告社会。
    
    习近平把持的中共,拍板营建河北保定熊安新京(“首都副中心”),竟然连专制帝制王朝那点表面文章都不做,几个寡头小圈子黑幕拍板,讳莫如深严、防泄密,并采取对敌国作战式的兵家诡道法术,声东击西,突然袭击:
    放出营建通州“副中心”的气球,突然一夕之间由新华网、新华社、人民日报宣告:首都副中心已定于雄安三县!同时全面冻结雄安三县的房产过户。
    这种比董卓还不如的、视民众知情权如草芥的流氓做法,赤裸裸地暴露了习记中共政权与全民为敌的僭主伪政权本质。
    
    习近平突然出台营建雄安新京的“千年大计”,反映出习近平五年来政绩乏善可陈,急欲以“大手笔”博取威信,以确保在今年十九大上制胜。
    
    殊不知,这个“千年大计”之“大手笔”,却是一个大而无当的作死败笔,因为:
    
    其一,丝毫无益于安全。雄安新京距天津海滨的距离,与北京相当,并不能增进海空立体化战争下的首都战略安全;要防海空立体化战争风险,需要迁都于关中或河南腹地(如西安、郑州);
    
    其二,雄安发展经济的条件低劣。它属于贫瘠的河北盐碱腹地,长三角、珠三角的发达基础它没有,更没有深圳依托珠三角、毗邻香港的优势。因此,开发雄安,就如以行政权力之手做盆景,盆景中的植物永远长不大。雄安副中心的“千年大计”非但不能改变河北的贫穷,只会追加对河北其他地区的榨取,和对南方经济的拖累;
    
    其三,雄安的生态环境恶劣,既无珠三角、长三角那种充足的淡水资源,又遭沙化、地陷、雾霾的威胁,因此,营建雄安“副中心”,对河北其他地区和南方,是巨大的生态拖累。
    如今,为了满足北京的淡水供应,已经实施了劳民伤财破坏生态的“南水北调”工程,今后为了满足雄安新都的需要,势必又需要新一期的“南水北调”大工程。
    
    雄安“副中心”的建立,也许可以分散北京部分车流和工厂,但分散到环北京的地带,北京仍然处于污染源的包围之中,绝不可能根治北京雾霾。
    
    由以上可见,在现行经济全面下滑的形势下,此种毫无用处且劳民伤财的“大撒币”折腾,无疑是雪上加霜,只有作死的作用。
    
    现在习近平表面上八面威风,其实危机四伏,不仅民怨沸腾,官僚集团对他的仇恨,甚至发展到用军车运送老兵进京,向他叫板的地步!
    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进退两难,想武统台湾,又摸不清特朗普的底牌,实在没有办法立威,只好打出“千年大计”的臭牌。
    
    营建新京雄安的蠢举,反映出习近平仍在迷信中共建都北京的风水。
    
    从玄学上说,中共属阴邪亥水命(苏共为阳水子水),建都幽燕之地北京,的确是其长期妖运亨通的因素,但“风水轮流转”,今时近离火宫运,气运南方而北方王气已尽(北京及河北缺水、地陷、雾霾愈演愈烈,就是标志),在北京附近的保定雄安营建新都,非作死而何?
    
    所以对民运来说,习近平营建新都雄安是大好事,这会加速中共的垮台。倘若中共现时迁都南京,对民运反而是坏事,因为在南京王气大盛过北京,南迁,则中共政权很可能以变体方式延续下去,而民运没有机会了。
    
    曾节明于2017.4.3丁酉癸卯庚申于春暖纽约州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4/2017040405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