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曾节明
(博讯2017年02月27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二月十一日,美国上诉法院维持对特朗普“禁穆令”(即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国民入境命令)的冻结,消息传出,“建制派”(包括左派“希粉”和共和党建制派)票友一片欢腾,以为这是“普世”人权的胜利,连篇累牍讨伐“禁穆令”的胡平先生也信信然,更有甚者,某海外何祚庥人物甚至将此上纲上线为“反独裁”(试问特朗普“独裁”什么了?犯法了?违宪了?无视法官令了?)的胜利。
     其实这并非“人权”的胜利,因为一个国家的国民移民或入境另一个国家,并非“普世”人权,而是一种特许的权利,即:外国人的移民权和入境权,并非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你必须经过别国政府许可,才能享有这等权利。
    
     为什么会这样?根本原因,是迄今这地球上不存在超越国境的自由民主,任何自由民主,都是国境之内的自由民主,譬如:中国公民无法享受到日本的自由民主,法国公民也不可能享受美国公民的公民权。.
     只要主权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就没有超国境的“普世”人权, 任何国家都有权限制外国人移民、入境,以捍卫本国的国家、民族利益。
    
     因此,外国人的移民权、入境权就象获取汽车驾照的权利一样,并非不可剥夺的“普世”人权。
    
     特朗普旨在防范穆斯林恐怖分子的“禁穆令”,针对的是七个外国,因此,特朗普的“禁穆令”,根本没有侵犯“普世”人权,而完全是一个主权国家正常职权范围内的行为。
    
     胡平反对“禁穆令”的诡辩文章,要害在于混淆“普世”人权和特权人权这两种不同的权利。
    
     特朗普“禁穆令”的受阻,非但不是什么“普世”人权的胜利,反而反映出美国深刻的潜在危机:
     即在以“解放底裤,取消边境”为代表的反传统“白左”势力的浸蚀下,美国的宪政体制在保卫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方面已经出现问题。因为人性的弱点,三权分立的体制,也难以抗衡“政治正确”的霸道话语权,这就是法官反对特朗普的深层次原因。
    
     毫无疑问,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是人类有史以来防范暴政的最优体制,因它的权力制衡机制,但这一次的权力制衡,并不是对暴政的制约,而是对一个国家进行自我保护调整的掣肘。
     这又将反过来威胁美国的宪政制度。
    
     短期内美国能否重振,取决于领导人的眼光和决心,以特朗普的“人来疯”、愈难愈强特点来看,任满八年当无问题,潘斯能否当选是大问题,若潘斯能继任八年,且继续特朗普路线,美国尚且客观,但从长远来看仍不乐观:
     因为“二战”后,在脱胎于马克思邪灵的SM思潮的长期浸淫下,美国社会的(以民主党为代表)已经“白左”到了反传统、反民族、反宗教的地步,再自由的国家,“解放”到这种地步,都会走向反面,最终就如同单方面优容毛共的蒋记民国一样,被极权势力所吞噬(欧洲不是已经差不多了?)。
    
    曾节明 于2017.2.25于丁酉壬寅癸未于寒雨纽约州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2/2017022715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