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克:杀戮者永远不会在意后果不详
(博讯2017年02月25日发表)

    
    要说站在别人的肩膀上、享受风花雪月,对于多数没有良知的人来说,的确是件很快乐又十分刺激的事。但对于有良知的人而言,这是不对的,甚至是卑鄙无耻的。然而中共这群劣人,一项标榜自己是最先进的群体,实际就是一伙没有良知的人。他们的所做所为告诉我们,什么人性,什么德行,什么良知,什么公平道义,都不存在了。
    
    尽管这种传统在中国很冠冕堂皇,但是不用几个世纪,独裁者无不导致自己的家族以及自己的帮派体系以悲剧而结束。任何独裁者无一例外。现在,即将走到尽头的习共也想改变自己的厄运,只因他们所具有的意思形态的无良,不能改悔,历史的车轮依然簇拥着他们逐渐走向灭亡。
    
    最近,朝鲜的皇子金正男被自己的亲弟暗杀,不止凸显金三的愚蠢,也注明了独裁者色厉内荏的宿命。虽然金正男有取代金三的可能性,聪明些的独裁者都清楚,还不至于手足相残。但是,独裁者由于需要邪恶行径来维系自己的专治权力,从来就没有这种良知。说白了,处在权力顶峰的所有独裁者的大脑都不会清醒,丧失理性着,才出现了自相残杀的恶果。
    
    同时,我预言金三的归宿,是被他人用暴力的手段杀掉,因为他所采取的手段,已经使他身边人感到很不安全,自然会诱发他的体制内的人铤而走险,奋臂一搏。
    
    而在中国里,自相残杀了几千年,岂有过几回良知?什么文明古国?什么文明礼貌,什么公平正义,都是独裁者的欺骗伎俩,根本就不用推敲,就能观清其实质。说起来,就是拥有独裁权力的人不具备正义思维更不能做善事,只能采取杀戮与残害群体的手段来加以管控,其行径只能是贻害无穷。
    
    让我们看到,独裁体制内,哩哩啦啦滴洒的都是弱势者的血泪,同时也夹杂着酷爱这种体制、在这种体制里捞到好处的奴才们的血泪。
    
    习王成了中共国导演独角戏的蹩脚导演以后,已经有不少的江家帮分子相继落马,成了囚徒,有不少的同类更是不得不走极端又不得不选择了自杀身死的归宿。究其缘故,就是独裁帮里的人,各个都缺少良知,使他们为所欲为地造成了千古的闹剧。最后收场的方式还是自己的相互恶斗与残杀。
    
    要说人固然高级于其它动物之上,无怪乎就是懂得一些生存的实际意义,用宗教的逻辑思维而言,就是人在修行中能够升华得更高级些,不至于被其它生物所取代其食物链的顶端位置。
    
    然而,食物链的每个环节的存在,已经告诉了生灵,少一个可以,多一个可以,但自食同类的终将灭绝得更快些。人尽管懂得很多,可缺失的恰恰就是不能自然保护同类的本能,总在其它动物不能领军食物链顶端的情况下,自己来归圆一个自我毁灭的过程。
    
    就如同朝鲜的金三不停地胡作非为,其实自己也很清楚,不作死不会死的道理,但是,他所具有的社会体制已经制约了他作不作都会死了的宿命,所以,他看懂了萨达姆和卡扎菲自动弃核的结果还是被强人干死了的结果,却无法看懂作为一个弱势者不一定就会死得更快些的方式方略。
    
    大家都清楚,任何时候,暴虐的独裁者,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没有例外。中共的成长就是自相残杀的过程中不断地丢弃死首,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是正当地理由,不外是些过于冲动的惭愧品。这种有形的杀戮直接令人类的伤痛没有终止的可能,这是因为,具有强势地位的人,总不会留下一点人性,所以可以麻木不觉。
    
    国内的经济乱象,低迷气,物价的高胀,群体的怨声载道,令国人活的艰难,而能以苦为乐的中华群体虽然尚能逆来顺受,但还是具有一定的生存底线,一旦底线被突破,看眉道的群体只要被振臂齐呼,那么看热闹的广大群体就会冷静下来,对于无故侵害者,骚扰者,定会群起而攻之。
    
    一个政府的堕落,不是这些人养了几个小三,贪腐了几个亿钱,而是对同族生命的冷漠,和对同族自尊的践踏。至于贪腐了一些钱,或睡了几个美人俊男,那都不是突破了群体的生存基本底线的事。到是那些无故被强拆,无故被关押,无故被欺辱,无故被掠夺,才是突破了生存底线的事。
    更令中共国人不爽的事情主要在于没有话语权,只有被宰割被监控的命运,这是残酷的中共国社会的真实写照。如果有权人或有钱人尽情享受自己的拥有,大家并不觉得过分,过分的就是他们无良地干预大家的正常生活。导致了大家的人生无缘故地多了一些耻辱和痛苦。
    
    这就是弱势群体永远与权势者走不到一起的根本所在,不能调和,只能斗争着。而现在,又到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程度。不过,弱势群体没有条件反抗的时候,只能是等待能反抗的那一天。至于有人用自己的形式反抗,我们觉得很合理,但不去追随。因为我们看到的是,不论谁做中共国的独裁者,都没有弱势群体的好事。
    
    原因就是,弱势群体无故被害的事件屡屡发生,又是合乎独裁者的游戏规则,至于自己所出台的宪法、法律,原本是任何人不能跨越的底线,但是,独裁者的帮派体系,任何时候都可以跨越,甚至是还能冠冕堂皇地踏上一只脚。
    
    一个民族,到了受到无辜的残害的程度时,它就会逐渐走向挣扎、抗争、针锋相对的道路,特别是在丧失了做人的尊严的时候,极力反抗到极力对垒的转变几乎无二可选。而且,对于独裁统治者,也就自然形成了彻底铲除的群体思想。所以,大家看到了王炳章、彭明思想的诞生,也看到了共匪的恐惧与血腥镇压。
    
    因为,独裁者从来就不在意制造恶源,不在意善不善终,所在意的是如何更好地刺激感官,使自己的感官得到异样的震颤。
    
    应该知道,修炼的人,用静止来自然地震颤自己的皮囊,独裁者却用着损人利己的手段来震颤自己的肉躯,而且到了无法收场的程度。最终的宿命无非就是增添了一些无意义的活动,而那些不追求物欲刺激的修行者,才是人类祥和的制造者,独裁者所制造的任何时候都是腥风血雨。
    如今的国人,不是追求清雅的自然风光,不是追求安逸的群居生活,而是被中共挑拨的成了恶斗的群体,大家都在相互蔑视对方,总是表演出自己的人生不凡来。其结果,不外就是多了份无故的烦恼,成就了的不过就是那些凡俗无雅的世态来。
    
    独裁者,最后也将被自己无奈地终结。
    
    巴克
    
    2017年2月25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2/2017022509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