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特朗普能够撑多久?
(博讯2017年02月21日发表)

    
    卢斯:在特朗普领导的华盛顿,没有中间地带。要么是反对他的力量把他赶下台,要么是他摧毁这个体系。
    
    如果有些事无法永远继续的话,它就会停止。问题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撑多久。对接下来的四年作猜测没什么意义。就以特朗普上任的头四周为基础做乘法,再问问美国体系还能承压多久吧。
    
    在上任头一个月,特朗普对情报部门和媒体宣战。司法部门似乎是他列出的下一个敌人。在特朗普领导的华盛顿,没有中间地带。要么是反对他的力量把他赶下台,要么是他摧毁这个体系。我打赌是第一种,但我不会用性命做赌注。
    
    不要对特朗普的内阁放心。其中很多人经验丰富。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都是专业人士。我们可能会质疑他们的优先任务,但我们没有理由质疑他们对现实的把控。
    
    甚至连备受争议的特朗普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和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都可能看上去不错——如果他们是为别的某位总统工作的话。特朗普可以用美国最勤恳的公务员填充他的政府,但这不会改变最重要的事情。他们还是得执行这位将世界划分为朋友和敌人——没有中间地带——的总统的命令。
    
    前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罗伯特•哈沃德(Robert Harward)拒绝了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邀请,这是一个预兆。通常情况下,具备哈沃德这种背景的人会欣然接受这一高职。但哈沃德却不能接受这种未来。
    
    如果接受,那将意味着侍奉一位自以为比他的将军们更懂战争,比他的间谍们更懂情报,比他的外交官们更懂世界的总统。特朗普唯一认同的人是那些认同他的人。特朗普目前已经任命的人将花多长时间得出这一结论仍是一个未知数。尽职与蒙受羞辱之间的界限很难区分。
    
    美国情报机构似乎已越过这一界限。不少于9个情报来源向《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泄露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与俄罗斯大使的电话通话细节。其中一些显然是对弗林轻视情报间谍人员的报复,在他担任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时,间谍人员曾造出“弗林事实”(Flynn facts)一词。但其中一些是因为对这位对美国国家安全毫不在乎的总统感到严重恐慌。
    
    特朗普将中情局(CIA)比作纳粹德国,并指责中情局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工作。相比之下,他却对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称赞有加,科米在最后一刻的干预,曾帮助美国总统大选朝着有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发展。
    
    这其中的信息很清楚:你或是选择像科米一样,或是选择被视为敌人。很难想象会有许多公务员将科米视为榜样。其中一些人冒着生命危险,领着相对微薄的工资,服务他们的国家。而特朗普不是他们的国家。
    
    然后是“说谎的媒体”——特朗普的极右翼支持者用纳粹时代诋毁用语“Lügenpresse”(译注:意为说谎的媒体)来指称媒体。上周四,特朗普打着新闻发布会的幌子,让媒体遭受了80分钟的“狂轰滥炸”,他指责媒体不诚实,散布“非常虚假的新闻”并且密谋破坏他的执政。
    
    合乎他本人逻辑的下一步,是指责媒体叛国。特朗普曾发布一条Twitter帖子,称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后来他删除了这条帖子(后来特朗普把这条帖子修改后又重新发出,但仍然保留了称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的内容——编者注)。这事不会善了。对于华盛顿的许多记者而言,匿名的死亡威胁已经是家常便饭。我担心,或早或晚,这最终将导致暴力。司法机构的境况也是如此。本月早些时候叫停特朗普“穆斯林禁令”的法官们也收到了死亡威胁。
    来源: FT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2/2017022119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