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节明: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博讯2017年02月06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2017年元月十二日,中共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对会议作书面指示,强调:“2017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为党的十九大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中共的话,几乎都需要反过来琢磨,才能窥测相关的真相。“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煞有介事地抛出“四个坚持”,恰反映出历经“文革”浩劫,马列毛意识形态动摇了,对共产党领导的信心下降了;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共高唱:“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则反映出当时质疑共产党的领导、向往“自由化”的社会思潮;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中共狂喊“稳定压倒一切”,正反映出当时社会矛盾激化、社会不稳的现实······
    
    由此可知,习近平最新对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强调,恰恰反映出当前中国政治不安全、政权不安全、制度不安全的现实;习近平强调2017年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即反映出2017年是中国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高危年——即中共政权在2017年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而现实的发展趋势确实如此:
    
    其一,自“六四”以来,中共长期据有的、有利的国际环境已经逆转。
    
    非建制派右翼富豪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认定中美意识形态矛盾不可调和,且认中共国作美国经济的头号威胁、与伊斯兰国并列的美国大敌,特朗普立志要扭转二十多年来一直单方面大利于中共国的中美经贸关系。
    
    特朗普自费参选、不受美国大资本利益集团摆布的身份,加上他孤立主义的思想观念,决定了他势必会扭转以克林顿夫妇、布什父子为代表的“建制派”路线——绥靖和扶持中共,让美国大资本家勾结中共共同压榨中国人民,以牟取暴利。因为这条不义的路线同时也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导致美国产业空壳化、失业率居高不下、赤字膨胀债台高筑······
    
    特朗普已经着手铁腕遏制中国,台湾问题上无视三十年来绥靖中共的“一中”原则,东北亚的军售围堵姿态,就是信号,反自由贸易、以对等手段对中共国拉下贸易保护主义闸门,对中共更如釜底抽薪,因为这等于切断了中共经济上的最大支柱。
    
    其二,在特朗普遏制中国战略的鼓励下,台湾蔡英文政府必大步走向“台独”;特朗普鼓励日韩购买美国武器自我武装,因此在“萨德”问题上备受中共国打压的韩国,必大幅转向对华强硬,而更少掣肘的日本,必对中共国更加强硬,久蓄政治崛起之志的安倍晋三,必带领日本走上与中共国对抗的道路。
    
    东北亚形势的剧变,令一直以来煽动伪民族主义昏热,在东海虚张声势、大秀“肌肉”的习近平政权骑虎难下,面临前所未有的凶危境地。
    
    其三,国内经济全面滑坡,外资撤逃,房地产欲崩,老龄化空前,物价高涨而社会危机危如累卵。中共极端愚蠢邪恶的计划生育暴政,造成中国“未富先老”,丧失了可持续发展的人口活力,导致发展成本飙升;江朱的税制集权、胡温的“土地财政”,将中国国民经济捆绑于房地产业,造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房地产泡沫,并衍生了“强拆”、“强征”等系列新暴政。这些积蓄已久的多方危机,很可能在2017年全面爆发。
    
    其四,国内民心思变,官心思乱,统治集团士气低落。
    
    国内民众,即便在“改革开放”以来,也饱经“计生”、城管、“改制”(下岗)、“强拆”、“强征”等暴政,在天价房价和日益高涨的物价压迫下苦不堪言,自然是渴盼改变——不管怎么变,只要把暴政变了去,把物价变下来,就是好!而共产党始终不变,自然越来越多的人转而盼望共产党垮台、改朝换代轻徭薄赋。
    
    中共的官心,本在胡温时期最为稳定,因为胡温时期官僚、公务员最为吃香喝辣,而制约最少,以至于区区一个桂林市雁山区科级芝麻小官,当时都可以公费到泰国吃喝嫖赌泡人妖,一条龙服务全报销而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胡温治国,行的是“击鼓传花”自保妙计,击鼓传的危机炸弹,交到了习近平手上。土地财政这张大饼,现已吃光,如今中共各地政府负债累累,而公务员官僚队伍空前膨胀,甚至到了吃卯粮、吃空饷的恶性程度······为了保政权,习近平不得不大削公务员的肥水,如勒令公务员缴养老金、下调公务员退休金、严查小金库,并以“反腐”为名,以专政手段削减公务员数量。
    
    在习近平以缩减公务员为目的的“反腐”新政打击下,在胡锦涛时期作威作福、吃香喝辣、势焰熏天的公务员们哪受得了这等落差,导致绝望情绪蔓延而自杀率高涨,而很多人则以消极怠工相抗,少数悍勇的亡命之徒更不惜鱼死网破:
    
    习近平上台以来,公务员官僚自杀率高涨,据调查中国官员的自杀率比城市人口的自杀率高出30%。今年元月4日,四川攀枝花市发生国土局局长陈忠恕枪杀市委书记、市长后,饮弹自尽事件;元月11日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县委统战部副部长蒋钳虎驾车撞死该县国税局副局长袁永康和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罗桂君······
    
    这些官员反抗的苗头,强烈地反映出思乱的心理,这是统治集团士气低落的信号,这是过去前所未有的。
    
    其五,手机互联网时代,网络舆论已经压倒以报纸、电视为代表的传统舆论,而中共对网络舆论的管治已大幅失控,尤其是以手机微信为代表的网络通讯平台,使得过去的封网、删帖网管手法变得不可能,2016年涌起的网民“推墙”大潮,正方兴未艾,很有可能在2017年产生巨大效应。
    
    面对此种冲击,中共除非学朝鲜,断网禁用微信等软件,为此付出搞垮腾讯等公司、打残电信的巨大代价,否则无解。
    
    种种迹象表明,面对2017年的“安全”挑战,习近平选择了学朝鲜,他要以“返祖”的方法,来应对前所未有的“安全”挑战,而且还重新操起了毛泽东的“革命”两手:
    
    其一,“意识形态亮剑”,前所未有地重新走向极权。“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地全面严打民运、异议、信仰、维权人士、公知、良知律师和记者,制造了轰动国际的“709”大抓捕事件;前所未有地严厉钳制媒体;打压公民社会比胡锦涛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相应的典型现象:已经被判无期的彭明在狱中“被猝死”,死后器官被秘密摘除,遗体被强行火化;维权律师江天勇“被失踪”······显现出一种对政治犯回归毛共式不择手段专政的残酷趋势。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然狂反司法独立、声讨自由民主、强调党凌驾于法······此种“恶劣”现象,“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显现出一种赤裸裸蔑视法治的回归毛共政治、话语、意识形态的趋势。
    
    专制远超胡锦涛时期,党内老资格开明派杂志《炎黄春秋》被端掉,存在了二十多年的自由派北京天则所被查封,茅于轼微信号被封;对互联网的管控前所未有远超胡锦涛时期,外企翻墙工具VPN第一次遭全面禁止······显现出一种毛左极权政治的回归。
    
    其二,禁止批评毛泽东,纵容和扶持民间毛左势力,以之为打击自由派的新力量,以起到军警起不到的“维稳”作用。今年毛左济南讨伐邓相超的“1∙4”事件就是典型:和平示威的自由派遭公安干涉,多人遭毛左分子殴打,而打人者未受制裁,毛左所声讨的批毛大学教师邓相超,反被撤职强迫退休······习近平上台以来,毛左的声势愈来愈大而活动日益畅行无阻,自由派人士多有被毛左人士殴打者,而当局听之任之。这无疑显示出毛泽东时代“群众专政”的回归。
    
    毕福剑、邓相超因批毛受严惩,“群众专政”的回归,释放出习近平“返祖”的鲜明信号。
    
    其三,也是最根本的一点,重新“抓纲治国”,不惜抛弃经济发展。
    
    有心人不难发现,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当局愈来愈强调“国家安全”,而再不提“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现象,邓小平、江泽民时期,中共高唱“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或“经济发展压倒一切”,胡锦涛时期“维稳路线”渐成形,但仍然经济挂帅,GDP仍是考察干部主要指标。如今习近平已下令弃用GDP作干部考察主要指标,而日益强调“国家安全”,且抛出“大国家安全观”,其以“国家安全”为中心的立意明显。
    
    而以“国家安全”为中心,就是新时期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当年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毫不顾及经济发展,习近平以保政权为核心的“大国家安全观”,反映出他为了“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政权安全,将不惜牺牲经济发展。
    
    如今中共当局大幅重施汇兑管治,释放出反市场计划管治经济回归的信号,而禁止外网域名的接入新政,将使中国互联网“朝鲜化”,走向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这些都是习近平为了“安全”,不惜牺牲经济的大手笔信号。
    
    与之同时的禁止“过洋节”煽动文化伪民族主义,在蔑视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包含着要将中国的经济危机归咎于美国和西方“反华势力”的用心。
    
    虽则紧锣密鼓大步回归毛泽东(“返祖”),中共向来比朝鲜狡猾,就在于中共惯用“革命的两手”。
    
    君不见,习近平一面在国内紧锣密鼓地“返祖”,转身却在达沃斯论坛上高唱“自由贸易”、“开放增长”、“全球联网”、“互利双赢”、“共同繁荣”······王康先生和陈奎德先生见此,惊愕不已,以为是中共“内政和外宣的分裂”。
    
    事实上这是中共惯用的“革命的两手”,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在延安,不正是以“革命的两手”,骗倒了美国的罗斯福政府和杜鲁门政府么?即一面虐民、贩毒、通敌、狠打内战······一面高歌自由、民主、联合政府,其目的就是毛泽东在内部会议的那句“利用美国,反对美国”。
    
    同理,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唱的高调,不过是反西方的烟幕弹,其意在“利用西方,反对西方”。对此,美国和西方世界亟须警惕。
    
    尽管习近平为保专制煞费苦心,但“人算不如天算”:当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毛共极权的内外条件,而习近平仍以“返祖”应对政权危机,这等于效法大禹的父亲鲧,以封堵的办法治理洪水,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2017.1.31于大雪纽约州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2/2017020610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