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博讯2016年12月29日发表)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6年12月29日
    
    王连禧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王连禧2016年12月24日在他临时居住地的院门口
    
    王连禧,是一个26年前的“(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死刑犯。后因他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才命保住了,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
    
    王连禧原是清洁队的工人,原与父母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一间南房里。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他出狱后,他发现他的家没有了,因城市拆迁,他家所在地区成了北京金融街,北京二环路内最好的高楼大厦区域。我(徐永海)原来居住在他家附近的锦什坊街,因不认同拆迁中的不合理补偿,2003年我家曾被强拆。那么在拆迁中,对王连禧的补偿去了哪里?
    
    王连禧无家可归,他先是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白天这里是政府工作人员办公、接待的地方,王连禧只能是“傻傻地”坐在一旁;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下班了,他就睡在一个沙发上。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直到2008年3月,有关部门给他临时找了一个小平房(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
    
    2008年7月,因奥运会,有关部门将王连禧送进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又名为北京市西城区精神卫生保健院)的这家精神病医院里。说真心话,住进了精神病医院,王连禧才算过上“正常地”的生活,能时常洗澡了,能穿上干净的衣服了,能按时吃上三顿饭了,也能时常地吃上肉了,也不再时常头晕、站不稳了。
    
    2009年春节前的1月18日,北京一些朋友在车公庄附近一家餐厅吃饭。因陆肆而坐牢十多年的张茂胜,在与大家交谈中,说到了王连禧。因我在坐牢前,曾是这家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受大家(如张显扬、于浩成、焦国标、江棋生、刘霞、查建国、高洪明等等)委托,饭后我和张茂胜、李海、刘狄看望了王连禧。在之后的日子里,我还曾和王国齐,曾和李海、李金芳等朋友看望过王连禧。
    
    为了希望大家能来帮助王连禧,之后我写了文章《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原名《未被枪决的六四死刑犯王连禧现住在精神病医院里》,发表在3月份的《民主中国》上。
    
    王连禧后来出院了(王连禧即使患精神发育迟滞,也本不需要住进精神病医院),出院后的王连禧过得日了,还不如住院时,吃饭等基本生活都很不如意。好在还偶有一些朋友(如与他一同坐牢的陆肆朋友)能不定期地去看望他,给他一些帮助。
    
    2008年10月出狱的胡石根老师(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与王连禧等都曾一起坐牢),在2009年知道王连禧的情况后,多处打听到王连禧的住址(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在2009年12月。胡石根和我去看望了已经出院的王连禧。王连禧居住在一个很小的房子里,很黑,吃饭、保暖都是问题,更别提洗澡了。为此我们曾写文章,我们曾祈祷(祈祷文发表),希望有能力的朋友,来帮助王连禧,尤其是希望有能力的律师朋友,来帮助王连禧找回自己应有的房子。
    
    说起来实在亏欠,近几年来,我们没有能进一步的去关心王连禧。
    
    不久前,加拿大的一个朋友(DONG弟兄)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问了王连禧的情况,我才又去看望了王连禧。王连禧依旧住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有了门禁,需要按13),依旧住在那间小黑屋里(不到10平方米),依旧是依靠低保那几百块钱来生活,靠个电饭锅,煮点吃的。
    
    而且更加麻烦的是,目前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强行住进入了他的家中,吃王连禧的、喝王连僖的。王连禧一个智力低下的人,一个精神发育迟滞患者,不知道如何应对,王连禧不得不时常到街上待着,冬天这么冷,王连禧对我说,他为此很是痛苦。
    
    后来加拿大的这位朋友(DONG弟兄)通过微信给我寄来3千人民币,说是几个朋友、弟兄姊妹一起奉献的,希望能够帮助王连禧改善一下生活。
    
    我很想一次性的将这3千元人民币都给王连禧,这样很省事。可是一想,王连禧一个智力低下的人,一个精神发育迟滞患者,目前又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强行住进入了他的家。据说,以前一些朋友在帮助他时,都是每个月分别给他一些。于是,我请了叶国强弟兄,在12月24日,和我一起去了王连禧家,我是先转给了王连禧5百元人民币(剩下的2千5百元人民币之后再转给他,望关心王连禧的朋友们之后能来和我一起去)。
    
    我和叶国强进他家时,并没有见到那位莫名其妙的男子。在我和叶国强离开后,都进了地铁里,因我将眼镜忘记在王连禧家,我再回去时,见到了王连禧的屋里有一个男子,很胖(看上去脑子也不太好使)。因是我一个人,王连禧也不在,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问,他是否长期住在这里。他说他是,他是和王连禧住在这里。
    
    王连禧不知道如何轰走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子,那我们应当如何帮助王连禧,在此我写了此文,请求大家想想办法。
    
    最后,希望有能力的朋友,一起来帮助一下王连禧,使王连禧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尤其是希望律师朋友,来帮助王连禧将原有房子(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一间南房)的补偿找回来,来帮助王连禧过上正常的生活。
    
    在《圣经》中耶稣说到:“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
    
    在《圣经》中雅各说到:“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甚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吗?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甚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4-17)。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
    王连禧(右)、叶国强(左)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2016年12月24日叶国强和我去看望王连禧,王连禧的小屋就是这么大,王连禧就是睡在这张床上面。
    
    3、
    王连禧(左)、叶国强(右)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王连禧就是住在边上的房子里,平时见不到阳光。
    
    4、
    王连禧(右)、叶国强(左)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2016年12月24日叶国强和我去看望王连禧,我们出门后,在院门口叶国强与王连禧合影。
    
    5、
    王连禧(右)、徐永海(左)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2016年12月24日叶国强和我去看望王连禧,我们出门后,在院门口我与王连禧合影。
    
    6、
    王连禧(左)、王国齐(右)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在7年前的2009年,我们看望住在精神病院的王连禧,王连禧、王国齐合影
    
    7、
    王连禧、胡石根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在7年前的2009年12月胡石根和我看望王连禧时,胡石根与王连禧合影。
    
    8
    王连禧、徐永海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在7年前的2009年12月胡石根和我看望王连禧时,我与王连禧合影。
    
    附:《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原名《未被枪决的六四死刑犯王连禧现住在精神病医院里》,已经首发在3月份的《民主中国》。
    
    2009年2月19日未被枪决的六四死刑犯王连禧现住在精神病医院里
    ——请大家都来关爱这个曾坐牢18年的政治释放犯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09年2月19日
    
    王连禧目前住在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病房里,作为精神科医生我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十多年。我希望我们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连禧,时常去看望他,给他送点吃的、穿的、用的,他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他也希望我们大家能常去看望他。
    
    1、死里逃生的王连禧
    
    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今天,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判处一批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林昭荣、陈坚、祖建军、王连禧、王汉武、张文奎,抢劫犯罗红军、流氓犯班会杰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22日电:“遵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林昭荣、张文奎、陈坚、祖建军、王汉武、罗红军、班会杰7名在反革命暴乱中打砸抢烧被判处死刑的罪犯,今天上午已被市中级人民法院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仅仅在“六四”几天后,6月17日8名“罪犯”判处死刑;5天后,6月22日7名“罪犯”被执行枪决。8名“罪犯”中王连禧因是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也就是俗话说的“智力低下”,而没有被枪决。但“死罪饶过,活罪不免”,王连禧被改判为“无期徒刑”,在狱中王连禧渡过了18年。
    
    在王连禧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先后去世。他没有了亲人,没有给他送衣服、送钱,他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只能穿人家不要的衣服,用他人剩下的生活用品。周围都是因犯杀人、绑架、抢劫等重罪而被判无期、死缓的重刑犯,这些人不拿他当回事,他受尽其它犯人的欺负、取笑,天天刷洗厕所,干其它犯人不愿意干的活。
    
    2、我们应当关爱王连禧
    
    死里逃生,在监狱里受了18年的苦,王连禧出狱了。父母在他坐牢期间都先后去世了,他的亲人没有了;他家的房子因拆迁早已被拆除,他家的房子也没有了。王连禧,一个从监狱出来的人,无家可归。面对这些,一个精神健全的人都会感到十分地痛苦、凄惨,王连禧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所经历的就是何等的痛苦、凄惨。
    
    在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后,他先是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白天这里是政府工作人员办公、接待的地方,王连禧只能是“傻傻地”坐在一旁;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下班了,他就睡在一个沙发上。住在这里,吃饭、洗脸、洗澡、洗衣服等等,都很不方便。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直到2008年3月,有关部门给他临时找了一个小平房里(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
    
    王连禧,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每月靠着350元最低保障金生活。北京的物价太贵,这点钱只能是买点包子、馅饼。在坐牢的18年中,他几乎吃不上肉。在狱中他就想出狱后能吃点好的,能吃上肉,可是出狱了他还是吃不上肉。每月350元最低保障金,能吃饱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别提吃肉、洗澡、穿衣了。因为营养不够、低血糖,王连禧时常头晕、站不稳。
    
    即使这样的清苦的日子,王连禧也没有过安生。奥运会来了,可能是有关部门认为王连禧“穿着破衣服像那些到处乱走的疯子”会影响社会形象,2008年7月有关部门将王连禧送进精神病医院。说真心话,住进了精神病医院,王连禧才算过上“正常地”的生活,能时常洗澡了,能穿上干净的衣服了,能按时吃上三顿饭了,也能时常地吃上肉了,也不再时常头晕、站不稳了。
    
    3、我们应当实实在在地关爱王连禧
    
    在八九•六四时,我们很多朋友都是热心、热血的参与者,不少朋友还是怀着献身的信念参加“六四”运动的。但是我们大家没有受伤,没有坐牢,没有被打死,更没有被判死刑(被判死刑后,等待被枪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甚至不少的朋友,因“六四”去了海外的发达国家,或因“六四”留在海外的发达国家,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是王连禧,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因为六四被判了死刑,虽侥幸活了下来,但在监狱里度过了18个春秋,受尽了苦难。也可以说,他是在代替我们被判死刑,他是在代替我们坐牢。我们这些八九•六四的热心、热血的参与者,难道不应当为王连禧做点什么吗?我们大家应当关心、帮助王连禧,否则我们的良心将不安。
    
    王连禧目前住在精神病医院里,我们应当常去看望他,给他送点吃的(如一些水果)、穿的(如一些内衣内裤、鞋袜等)、用的(如牙膏、牙刷、毛巾、香皂、手纸等)。王连禧现在所住的精神病医院——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就在北京市二环路内(市中心区),西直门内中大安胡同(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后面),交通很方便。每周可探视三次,周二、四、日下午2点到3点。
    
    我们还应当帮助王连禧,找回他原有的住房。他一家原来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一间南房里,在他坐牢期间,他的房子被拆迁了,盖了北京金融街的高楼大厦。根据拆迁中的法律、法规,开发商、拆迁公司理应给他应有的住房或拆迁补偿款,可能没有给他。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不是公开抢劫吗?我们应当帮助他,找开发商、拆迁公司,要回他应有的住房或拆迁补偿款。
    
    4、作为民运人士我们应当关爱王连禧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信仰的天性。通过对革命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人们就会对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剥削阶级具有强烈的恨,就会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心甘情愿地去流血牺牲。由于对剥削阶级具有着强烈的恨,自然会出现苏联肃反、中国文化大革命、柬埔寨红色高棉这类事情,不能单单地把这些事情归于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的个人作用。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信仰的天性。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对劳苦大众也具有强烈的爱,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我们也会心甘情愿地去流血牺牲;同时我们也会像耶稣那样,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即爱劳苦大众也爱剥削阶级,即爱穷人(被统治者)也爱富人(统治者),而不会带来苏联肃反、中国文化大革命、柬埔寨红色高棉这类事情。
    
    穷人具有了基督信仰,穷人(被统治者)也爱富人(统治者),穷人们不再采取暴力的方式,而是采取和平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富人具有了基督信仰,富人(统治者)也爱穷人(被统治者),富人们不再采取镇压的方式,而是采取让步的方式来对待穷人的维权行为。只有当一个社会普遍具有了基督信仰,普遍具有了“爱”,这个社会才能真正地具有民主。我们中国离爱有多远,离耶稣有多远,就离民主有多远。
    
    我们号称“民运人士”,我们追求民主,我们自然要爱敌人。我们爱敌人,我们也爱亲人,我们爱所有的人。我们连敌人都爱,自然我们会更爱我们的朋友,自然我们会更爱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人。王连禧是一个六四受难者,是一个未被枪决的六四死刑犯,他是我们的朋友;他还是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是一个智力残疾的人,是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我们自然应当更爱王连禧,我们自然应当关心、帮助他。
    
    5、作为基督徒我们就更应当关爱王连禧
    
    圣经上说:“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么。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4-17)。
    
    圣经上还说:“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雇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通过这段经文,我们就应当知道,我们具有了“看雇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就是具有了虔诚的信仰;如果我们不具有“看雇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即使我们具有再多的宗教仪式、宗教礼仪、宗教习俗,也不是具有了虔诚的信仰。
    
    圣经上还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这是因为说谎之人的假冒。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他们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荤)”(提前4:1-3)。通过这段经文,我们就应当知道,“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等等一些所谓的“最虔诚”的宗教仪式、宗教礼仪、宗教习俗,都是鬼魔的道理,并不是虔诚的信仰。
    
    作为基督徒,我们连仇敌都爱,自然我们更要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弟兄。我们有一些主内弟兄姊妹们,他们曾是八九•六四的热心、热血的参与者,他们曾因八九•六四流亡到了海外,他们信主成了基督徒,据说他们时常为中国那些执政掌权的祷告,祈求我们主来保守这些中国执政掌权者。那么,我们这些基督徒,自然就更应当为王连禧祷告,因为他更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就让我们一起来为王连禧祷告吧,求主感动我们,使我们能时常地去关心、帮助王连禧。
    
    6、爱里没有惧怕
    
    2009年春节前的1月18日,北京一些与六四有关的朋友们,相约在西直门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因六四而坐牢十多年的张茂胜,在与我交谈中,说到了王连禧。王连禧目前住在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病房里,在这里我曾经工作过十多年。饭后,受大家(如张显扬、于浩成、焦国标、江棋生、刘霞、查建国、高洪明等等)的托付,我和张茂胜、李海、刘狄看望了王连禧。在之后的日子里,我还曾和王国棋,曾和李海、李金芳等朋友几次看望过王连禧。
    
    作为一个曾经的精神科医生(现在是失业医生),作为一个基督徒,作为一个八九•六四的热心参与者(八九•六四时仅仅在北京就曾有几十万、几百万的热心参与者),我决定,我要尽自己的能力关心、帮助王连禧,否则我的良心将不安。我也希望我们的朋友们、主内弟兄姊妹,尤其是目前在北京的朋友们、主内弟兄姊妹们,我们大家一起来关心、帮助王连禧。王连禧,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一个智力残疾的人,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
    
    在王连禧住院期间,我们应当定期去看望王连禧。在王连禧将来出院后,我们也应当继续关心、帮助王连禧。一些简单的生活,如吃饭、洗澡的问题,如穿衣、取暖的问题,等等等等,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但对王连禧来说,可能就是他很难克服的问题。每月350元最低保障金生活,在北京这个高物价的城市里,也实在是不够生活,还请那些生活条件好的朋友,尤其是海外那些生活条件好的朋友们,每月贴补一下王连禧。当然,我们更希望法律界的朋友,帮助王连禧解决他的住房问题。
    
    王连禧,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一个智力残疾的人,我们关心、帮助他,不论是对国家说,还是对警察来说,都应当是受到称赞的事情。即使某些个别警察、某些个别政府工作人员不高兴,他们也不应当公开的表示他们的不高兴。因此,我们关心、帮助王连禧,不应当有惧怕感。圣经上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理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一4:18-19)。愿意关心、帮助王连禧的朋友们、主内弟兄姊妹们,就让我们联系起来,一起来关心、帮助王连禧吧。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2/2016122913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