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聂树斌案真凶:比官员诚实坦荡的王书金赢了谁
(博讯2016年12月06日发表)

    
    聂树斌案真凶:比官员诚实坦荡的王书金赢了谁

(王书金。资料图片)
    
    王书金,聂树斌冤案的真凶,一帮警官、检察官、法官让他多活了11年。可他却“恩将仇报”,完全不理会那帮人的庇护,坚称康菊花是自己所杀。
    
    对这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我忽然有了点好感,因为他诚实,因为他不屈。
    
    那帮警察、检察官、法官们,虽然王书金杀了人,犯了罪,但在实事求是上,他的人品赢了你们。
    
    一个杀人犯赢了一帮警官、检察官、法官,你说荒唐不荒唐?可现实就是这样!

1、他比那帮“官们”诚实坦荡
    
    2005年1月,王书金落网,他供述,1994年,曾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奸杀一名女子。
    
    得知消息,河北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懵了。早在10年前,这起案件的“凶手”聂树斌已被枪决。
    
    当月23日,郑成月押着王书金去辨认现场。王书金说出了一个细节:他杀害那个女人时,拿起一串钥匙,因怕警察找到他,又把钥匙丢了,地方离尸体1米远。
    
    案发8月,地里杂草丛生,现场难以发现丢掉的钥匙,能描述这么详细,除非他是凶手。
    
    后来,媒体报道《一案两凶谁是真凶》。
    
    再过几天,河北省政法委召集公检法汇报此案。结论是,聂树斌案证据确凿充分,无任何过错,没有刑讯逼供,案子没有瑕疵。
    
    郑成月也参加了汇报,“那会儿就觉得失望,从小我就觉得高职级的官员水平高,我把他们看成圣人。可他们弄错案还一本正经说没错,这是草菅人命!”
    
    起初,王书金不知道中间还有个聂树斌,后来律师告诉了他,他听后表情复杂:“我做的就是我做的,不能让别人替我冤死。”
    
    瞧瞧吧,比起那帮警官、检察官和法官,王书金诚实坦荡,敢做敢当。

2、利诱不淫,拷打不屈
    
    从被抓到聂树斌被宣判无罪,长达11年间,王书金一直坚称,是他奸杀了康菊花。要知道,他的坚持,是在严刑拷打、威逼利诱下的坚持。
    
    对聂树斌案,河北省委政法委牵头成立工作组了,工作组有人曾劝王书金“别趟聂树斌案的浑水”,并帮他编好了说辞——就说自己到地里悠,发现一个女人衣服,往前走看到一个女人光着屁股。一看这个女的身上挺白、挺好,虽是个死人,他也去跟她发生了关系,之后就走了。
    
    这帮人不写小说真是屈才了。
    
    他们还许诺王书金,如果不承认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是他干的,就给他的同居女友和孩子办低保。
    
    如果王书金照办了,然后再提出要求,想办法免他死刑,也许工作组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聪明人看来,王书金真是个笨蛋,他没有想到。所以,王书金也不为利诱所动。
    
    “敬酒不吃吃罚酒”,通常是小时侯看电影电视剧中,反动派或日本鬼子对付共产党的招数,没想到也被用到了王书金身上。
    
    工作组对王书金展开了刑讯逼供:用竹劈打他的脸,用木板抽打他的脚心,并让他在讯问室的铁椅子上坐了半个月之久。
    
    用王书金自己的话说,“照死里打”。但他始终没有反口,没有翻供。
    
    王书金真的挺“爷们”的,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他像历史上临危不惧的英雄,又像革命战争时期临死不屈的共产党人。

3、说实话不易,更何况一个杀人犯
    
    然后,我又感觉荒诞可笑、荒唐之至,可现实有时就是这样的。
    
    2013年6月,二审再次开庭,法庭上一幕让人瞠目结舌:王书金辩护律师称,自己的当事人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凶手,可检方却想尽办法证明凶手不是王书金。
    
    就这样,二审上演了控辩双方的“角色互换”,这一幕被称为,整个中国司法史上“绝无仅有”。
    
    可见,王书金实话实说真是不容易。
    
    作家阿城说过,世界上最难办到的事,之一即是实话实说。中国古代寓言发达,寓言就是把实话藏进去的话,从记载上看,基本上是臣讲给王的。臣为什么有话不实说呢?因为实话实说有掉脑袋的风险。
    
    尽管冒死,但臣们还是用委婉的方式说了。聂树斌冤案中这帮“臣们”,为什么拼命捂着盖着实情?
    
    郑成月说:“有人只顾个人业绩,案子破了,被上头奖赏了,就行了。那会儿命案必破,薪水、奖金、荣誉都会和破案量有关。”
    
    很明白了,这帮“臣们”格局不如古人。
    
    当然,如果没有王书金的不反口,没有郑成月坚持,没有媒体和律师的推动,没有最高院的异地重审,聂树斌案沉冤昭雪,或许只能留待历史学家们的研究了。(本文来源网络)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2/2016120621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