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美国制宪会议反民主说开去/张三一言
(博讯2016年11月15日发表)

    
    
     张三一言说过很多次:精英天然专制,必然反民主。
    有人反对说:是武断,没有事实作依据。
    现在张三可以这样回答:在中国知识精英有关美国制宪会议与民主关系的评论中几乎全部结论都是:制宪会反民主;而且赞赏反民主。这就是精英反民主的证据。
    
    一,精英赞颂美国制宪会议反民主
    先搞清楚基本事实。美国制宪会与的参与者都是财富精英知识精英政治精英,都是既得利益者,都是“富”、“官”群体。华盛顿就是美国第一“大地主”,当时拥有土地最多;起草《独立宣言》的杰弗逊是奴隶主···所以,美国制宪会议是美国精英会议。这些精英都怕民主、都反民主,理所当然。
    以下摘录都是中国精英的评论;可作为精英反民主的证据,供参考。(引文出处略)
    ★ 亚里士多德便在其名著《政治学》中系统明确地表达了有产阶级对民主的恐惧:民主意味着人民大众的统治,就是占多数的穷人对占少数的富人的统治。自那时起,有产阶级始终视民主为洪水猛兽。
    ★ 制定宪法的动机:解除民主对财产的威胁
    ★ 美国宪法制定了这套选举制度、政府制度、总统制度、议会制度,其实主要防范的是暴民,而不是暴君。
    ★ 美利坚立国理念的独特和美丽之处,恰恰在于它是反民主的。
    ★ 美国宪法所贯彻的分权与制衡原则,是对人民主权原则的反动:分权,就是对本应完全属人民的权力进行分立;制衡,就是对本应至高无上的人民的意志或权力进行制衡。
    ★ 美国宪法设计的本身就是要层层地限制民主,他必须要搞一种有限制的民主和折中的自由,这是美国宪法最核心的一个出发点。
    ★ 有学者的研究成果认为,从美国立宪内容与民主的关系来看,美国费城制宪是反民主的结果。
    
    二,精英对美国制宪会议反民主的评价
    制宪会议反民主是美国的光荣还是耻辱?是历史功绩还是历史包袱?
    绝大多数中国精英对制宪会议反民主都持赞赏态度,认为反民主是制宪会议的历史功绩。
    这种态度在逻辑上遇到无法克服的矛盾:支持美国反民主的中国精英,理所当然应该反对后来行民主的美国。既然美国初始,即制宪会议时反民主是光荣的,随之美国实质是行民主制度,应该是耻辱的:人民用民主选举程序授权组建公权力,也就是美国从初始的反民主倒退到行民主,对这一现实,中国精英理应反对民主的美国。但是情况不是如此,中国精英没有这个底气和胆量;他们只能接受美国的民主。这说明中国精英思想分裂,行为投机。
    正确的思想和态度是:把美国初始反民主视作美国历史耻辱和包袱,应该否定和批判美国初始的反民主;欢迎和赞赏美国从反民主回归民主的伟大转变。
    中国知识精英几乎一面倒地赞赏美国制宪会议反民主;美国精英也不遑多让,一位保守派诗人曾用如下诗句来表达对民众参政的不满:“晚上躺下时还是泥水匠和木工,早上一起身却成了来喀古士和梭伦。”[对民主和民众的鄙视、蔑视情态跃然纸上]
    事实上,不但是精英,还有贵族、大地主、资产阶级都反民主。
    为什么美国制宪会议财富精英政治精英知识精英那么反对民主?为什么200年来世界的知识、权力精英、有产者那么热褒于美国制宪会议的反民主?
    因为民主打破他们统治特权,损害他们利用特权谋取利益,使他们不信任民众、害怕民众、敌视民主;反民主是精英必然的选择。
    可以说这是政治经济知识精英专制本性使然;精英天然专制,必然反民主的说法。是理据充足的公正判断。
    
    三,美国为什么会由反民主转向民主?
    从制宪会议到今天,200多年来的美国,尽管它叫共和不叫民主,但是,实行的是100%民主制度。杜建国恰如其分地描述了美国民主,他说:『曾在美国制宪运动中起过重要作用的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对宪法所体现的人民主权原则曾做出如下经典评价:“(美国)政府直接起自人民,是以人民的名义奠立起来的,······联邦政府的确是一个人民的政府,在形式上和实质上,它都是来自人民的。它的权力授自人民,直接行使于人民的利益······它是全民的政府;它的权力受自全民的委托;它代表全民,并且为全民工作。”[后来林肯的名言“民有、民治、民享”,更是视为对美国民主政体的最佳概括。]』(杜建国:《反民主的美国宪法》)
    美国为什么会由反民主转向民主?
    因为自由必须有民主制度作载体才能生存发展;若美国不转向民主,由建国者中的有产者实行专制,自由必趋向消亡。
    美国之由自由而反民主走向兼容民主实行民主,说明不存在没有民主的自由。
    美国之从自由而反民主走向兼容民主实行民主,说明敌视民主的精英选择了自由就不自由主地走向民主;只要选择了自由,必然会向民主发展。
    美国初始的自由而反民主,对民主制度有极大创造性贡献:由错误的反民主回归正确的制衡民主,三权分立由之而来。并把制衡成为普遍性原则,一件良好的事理,一旦没有制衡而绝对化就会成为反面坏事理。
    民主要制衡,自由要制衡,权力要制衡,权利要制衡,人权要制衡。
    
    20161114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1/2016111514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