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北特钢能否重生?
(博讯2016年10月23日发表)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已进入法律程序。对赖帐不还的东北特钢来说,这是必然的结局。但对国家产业政策、法律的尊严来说,这是好事。对无辜的员工来说,这是莫大的喜讯。然而,敷衍塞责地“平稳过渡”甚至为“免责”而重新造假,必然伤害债权人,也会深深地伤害国家和员工。
    
    破产肯定不是好事。可是,来自东北特钢方面的说法都是轻松愉悦的,看不出任何对党对国家的愧疚,看不到羞耻,看不到对债权人的歉意,只有厚颜无耻的辩解:破产的原因是债务过多;东北特钢当期赢利了;东北特钢承担军品任务多;东北特钢装备先进;东北特钢破产不是关门而是重整,对员工、社会没有影响,是对债权人的保护······在东北特钢管理层说来,破产就是天大的好事。如此奇谈怪论出自破产的责任方,能让人放心吗?还有公理吗?国家给的机会又将被蹂躏了?
    
    东北特钢管理层及其监管机构企图蒙混过关、“平稳过渡”,已是昭然若揭!他们已经坑害了国家,坑害了债权人,还想逃避问责追责,还想重新坑害资产承接者,还想进一步坑害国家!
    
    本来,破产重整是为了压缩过剩产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妥善安置员工。对东北特钢的员工和债权人来说,确实是一次机会,是现有优势资源(含人员、技术和装备等固定资产)起死回生的机会。
    
    对东北特钢破产重整的操作者来说,当前的中心任务是把握这个机会,把握这个不可复制不可再生的机会,绝不应该时刻不忘推卸破产罪责。
    
    目前,这个机会却面临危机。
    
    危机在于掩盖真相推卸责任。
    
    这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无的放矢。当事者的振振有词已暴露出其居心不良。
    
    公布真相是重整的前提。
    
    自2016年3月东北特钢违约、杨华自杀至今,东北特钢的资产负债始终是雾霾,见诸媒体的数据多不一致,甚至相差百亿!
    
    真实的情况是:东北特钢自组建就从未赢利过。东北特钢破产的直接原因是资不抵债和不能偿还到期债务。但造成此恶果的原因却是管理团队诈骗银行贷款和债市股市、资产流失严重、经营亏损和赵明远团伙贪腐猖獗。
    
    资产造假、财务造假、随便挪用贷款和债市融资、股市融资、以新贷还旧贷等是东北特钢的家常便饭和活命的法宝。
    
    赵明远团伙贪占得肠肥脑满,利益输送得官员俯首听命及银行债市股市等任由摆布配合诈骗。
    
    以上才是真相。
    
    如果问责追责,会涉及众多权势者。相关权贵无不希望东北特钢破产“平稳过渡”,一致的愿望是“既往不咎”。
    
    果然如此,公理奈何?国法奈何?员工和债权人奈何?为一伙权贵免责,还要害多少人?还要坏了天理?
    
    东北特钢引以自豪的新设备以生产长材粗钢为主,以产量而非质量品种见长,基本上属于重复建设的产能过剩的装备。承担军品合同不足东北特钢总产量的5%,而是国内不是没有替代的厂商。东北特钢总用新装备、军品等镜花水月说事,骗骗股民和自愿上当的金融机构尚可,却蒙骗不了内行的业内人士。
    
    所以,东北特钢破产重整的最大可能是:破产操作者指使审评机构高估土地、房屋、不折旧或少折旧的设备等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的价值,虚高估价流动资产,把这些高估了的“优良资产”和所有人员以“拉郎配”的方式转给本钢集团(与东北特钢有共同的婆家),债权人资产全部缩水。如此这般,政府满意,员工满意,东北特钢赵明远经营团队免责而千恩万谢喜上眉梢,各金融机构全部免责——以前违法之责和今后追责之责。如此这般,皆大欢喜!
    
    这样做的被害者,一是国家损失了数百亿(应不低于400亿)资产,二是坑害了冤大头本钢集团,使之顷刻变成僵尸。
    
    东北特钢经营团队和其监管机构,这样操作破产重整,不但不受追责,反而因破产重整成功又创造新的政绩!而且,他们的理由不罕很充分:总不能让员工失业吧,总不能不注重社会稳定吧;除了本钢,没有其他公司认购东北特钢破产资产;债权人赞同这样的重整。
    
    但是,这样的破产重整,就不会利用国家提供的机会实现涅槃重生,变成了为免责而藏污纳垢!
    
    赵明远已破产了抚钢集团,又破产了东北特钢,给国家造成了近800亿元的损失。他和他的团伙期待着重整只是换个名称而概不问责追责。
    
    这样的破产重整,违背了市场化原则,行政干预取代了市场机制。这与中央精神大相径庭。
    
    一个简单的道理:资产越“干净”竟买者越踊跃。动机不纯,为免责而偷天换日,不说真相,何以进入市场?若不是被迫,则对东北特钢的破产财产,无人问津。所以,东北特钢重生的希望极其渺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0/2016102306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