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聿文:阴谋论为什么在中国盛行
(博讯2016年10月22日发表)

    
    来源:华夏文摘
    
    阴谋论就是这样一种病症和看待世界的哲学。不幸的是,中国一些人现在也患上了此症,动不动就从阴谋的角度看待世界。
    
    阴谋,按照一般的理解,是指采用一种不那么光彩的手段去算计人。在这里,不光彩不单指手段或方式而言,更是指目的不良。为着一个不好的目的,有时或者多数时候——现在更是这样——利用制度和规则的缺陷,用一种合法的方式去害人。所以,阴谋在中国人的字典里,是带有负面评价含义的。一个人若被曝出对人耍阴谋,说明这个人的人格和品行多半很卑鄙,为社会所不耻。而被阴谋暗算的对象,自然是代表光明和正义的。
    
    世上有没有阴谋,或者阴谋家?肯定有。我们从历史和传记中就看过很多著名的阴谋故事和阴谋家。但若因此带着阴谋的眼光看世界,以为这世界处处、时时都充满着阴谋,布满陷阱,把人际之间、商业之间乃至国家之间正常的行为都看成是潜伏着某种不可告人目的,则显然夸大了事实,是一种病态的反应。阴谋论就是这样一种病症和看待世界的哲学。不幸的是,中国一些人现在也患上了此症,动不动就从阴谋的角度看待世界。
    
    最新的例子是中药协。这个中药行业和企业的“自治”组织,在最近归真堂的上市风波中,为辩护“活熊取胆”,直斥反对者是“受西方利益集团资助”,并为西方利益集团服务的组织。
    
    在中药协看来,归真堂是中药企业,而中药是我国宝贵的民族医药,因此,谁反对归真堂上市,谁就是跟中药过不去,谁跟中药过不去,谁就是在搞阴谋,“假借动物保护的名义”,“胁迫我国取缔养熊业,以限制熊胆粉入药、削弱中药竞争力、为西方利益集团垄断中国肝胆用药市场谋取更大利益”。不仅如此,中药协会还耸人听闻地申称,由于这种“歪曲炒作”,“我国养熊业如今被打垮,许多急救药将消失,153个含熊胆中成药将不存在,183家制药企业每年100多亿元的市场将拱手相让,数万工人将失业。”——把自己的竞争力不行,说成是别人“阴谋”的结果,而亚基会这样的受“外国人资助”的组织,自然是实施阴谋的重要一环,充当西方医药企业的“打手”。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逻辑推理。由此可见,阴谋论的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无中生有,无限夸大,并把一些简单的事情上升到民族和国家利益的高度,用这个大帽子来压服人,否则,它的“故事”就讲不下,理屈词穷。
    
    对我们来说,需要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这套“阴谋论”的逻辑,现在很流行,从国外的“货币战争”一直到目前的“王立军事件”?
    
    我把它归纳为三个原因。
    
    一个直接的表层的因素,是中国的崛起。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国际地位的提高,直接助长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民族自信心空前增强。在他们看来,西方现在不行了,没落了,中国才是当然的老大,“万邦来朝”,谁要对我“堂堂中华”稍有不顺,不恭敬,就是对中国不友好,要打压中国。这种意识在民族被殖民历史的反复刺激下,认为西方现在出现了一个针对中国的阴谋,这个阴谋就是要打断中国继续崛起的步伐,重被西方所奴役。因此,任何对中国不友好的举动,都被看成是对中国利益的挑衅。这是近年国内盛行阴谋论的直接原因。
    
    在这样一种氛围下,我们看到,围绕归真堂的争论,本来是一场企业的社会伦理之争、人类生产的道德限制之争,结果在中药协那儿,就变成了一场中西利益之争,中西意识形态之争。中药协通过阴谋论,借助和诉诸于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民族和国家利益的保护者。
    
    深层的原因,则是中国的社会生态,虽经改革的冲刷,仍未有根本的改善,还是由权力主导。阴谋论天生是权力的“马弁”,以权力的思维为自己的思维。现实中的阴谋,总是以某种权力为依托,来实施的,所以,在阴谋论者看来,离开了权力,便形成不了阴谋,而阴谋也总是权力者才有资格玩的“游戏”。《货币战争》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它把西方阴谋论推到了一个极致,认为全世界的货币发行、金融运行乃至政治、经济活动都全部受制于以罗思柴尔德家族为首的一批国际金融财团。而罗思柴尔德家族之所以能玩得起这样一个惊天大阴谋,无非是他有足够多的钱,可以把西方多个国家的政府控制住,乖乖听他的调遣。
    
    自古至今,中国素以“权谋”著称,“权谋”文化发达,这从近年官场小说的流行可见一斑。官场讲究的就是权谋,人们对官场小说感兴趣,也主要是看小说中的人物怎样耍权谋,并把它运用于实际。在这样一种权谋文化的熏陶下,是不可能有独立、健康的思维和文化生态的。人们都是带着权谋的眼光和心态去看待周围的人和事,乃至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很多人立即自然想到的是,这里面有没有阴谋,王是不是阴谋的牺牲品?
    
    可以说,在权力主导的社会,权力在诱导人们的看法,所以,即使人们以反抗权力的心态去看待权力,依然脱离不了这种权谋思维,在权力诱导的看法圈子内形成社会心理。民粹主义的流行,对西方满怀仇恨,对金融阴谋和国家阴谋铭刻于心,都由这种脆弱的社会心理所导致。
    
    阴谋论盛行的第三个因素,从思维角度看,是理性思维缺失和信息缺乏的结果。一些人对事物不能持一种理性和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或者缺乏相关的信息和最基本的常识,就很容易从阴谋的角度去看待、评价和判断、解释,或者把它归界为一种阴谋。对于前者,事实上只要对被称为“阴谋”的问题或现象理智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把它称为阴谋是多么地幼稚可笑。以货币战争为例,除全知全能的上帝外,世上没有人能控制这个世界的经济和金融运行,不管它多么有钱有势有知识,因为现在的经济运行,是由无数人共同参与的结果,你能知道每个人在此时此刻或彼时彼刻想什么,做出什么决策?尽管在局部范围内或某些人的能力范围内,会有操纵发生,但要把全世界的经济和金融操纵在少数人手里,按照某些人的规则运行,则无疑是一种妄想,因为总有一些例外会超出操纵者的操纵,否则,计划经济就是最成功的经济了。对于后者,只要多掌握一些信息,也就不会把它看作阴谋。所以,归结起来,一个人遇事只要多动脑袋想想,多掌握点科学知识和常识,有一种理性的认知态度,是不会掉入阴谋论的陷阱里的。凡事失败了就说别人有阴谋,或凡事解释不通就说是阴谋,这是缺乏智慧的表现。
    
    归根到底,阴谋论的流行,还是因为我们积弱太久,养成了一种积弱的心态和思维方式,现在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这种弱者心态和思维方式并没有及时改过来,加之社会权力通吃,人们用权势者的眼光和视角去思考人和事,判断复杂的国际关系,一些人动辄出现阴谋论也就很正常。
    
    但阴谋论如果主导社会的文化心理,是不利于民族自信心的修复的。此次中药协抛出“阴谋论”,再次提醒我们,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然民族成熟心智的培育,还任重道远。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0/2016102204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