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章小舟:就“民进党台独目标”一文敬复读者
(博讯2016年10月03日发表)

    
    拙作《民进党百善,唯台独目标值得商榷》刊于博讯后,见读者评论。
    
    首先感谢读者诸君抽出珍贵时间评论拙作。
    
    其次,请台独持论诸君冷静考虑,台独的根本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独立而独立?
    
    请问诸君,台独的根本目的,不就是为了摆脱中共专制威胁、使台湾更为民主、生活的更好、人民权利进一步扩大吗?如果有代价更小的方式能够达到这一目的,为何一定要独立呢?
    
    如果说别的方式不可能,台独就一定可能吗?不都是理论预设吗?
    
    兹引相关评论并敬复如下。
    
    1、评曰:
    
    這很殺子文化的味道喱
    
    回复:
    
    首先,何谓“杀子文化”?百度百科与维基百科均无权威条目,不过从字面意思和相关文章中可知,杀子文化本意是屠戮子女、虐害子女,引申指严重侵害子女权利,扩展义大概为,有意无意断绝或断送诸如生机、活力、想象力、创造力等属于后代的前景或优势的文化。
    
    拙论与杀子文化何干?就如台独理论一样,拙论也只是一种理论预设,拙论立足现状判断未来,旨在减少后代的抗争代价,使后代尽可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权利,请问这种理论出发点与“杀子文化”何干?
    
    如果硬是牵强附会地说,拙论实践之后没有成功会使后代处境还不如前,这算得上杀子或者无意之下的预期杀子,那么,请问台独理论就一定能够成功吗?如果不成功,将后代引入更为不堪之境地,算不算是杀子和杀子文化?
    
    就现状而言,是借力发力、推动大陆民主化的可能性代价高,还是无视或不甚在意台澎金马之外的一切正义良知力量,坚持单打独斗式的台独可能性代价高呢?至少,台独的代价已经出现,且近期预判不容乐观。
    
    2、评曰:
    
    把小孩子訓成小老人,實用主義,功利主義,探索及實踐的積極性提早掉光,缺乏想像力,缺乏勇氣,權利不是天掉下來給的,都是抵抗加爭取才得的
    
    回复:
    
    斥鄙人观点缺少探索精神、实践积极性、想象力、勇气以及抗争精神,更是无据空谈。
    
    拙作之主要观点乃是对台独前景和相关因素尽可能地进行理性解析,指出台独胜算的可能性,这本身不就是一种探索和想象吗?探索与想象之下,何来实用功利之说?探索与想象的目的,正是为了引发新的勇气和希望。鄙文概意是,在中共专制暴政淫威之下,直面,而非自欺欺人的逃避和切割!这难道是缺少抗争精神?鄙文观点旨在拓展抗争思路乃至抗争渠道,扩大获得权利的几率,何来“天上掉权利”之类说法?
    
    3、评曰:
    
    當年台灣民主人士最艱難時是,美國因為跟蘇聯對抗的關係,而任由兩蔣實行專制獨裁的統治鐵腕的控制都不怎麼張聲,所以他們孤立無援,台灣、南韓的部分老民運至今還帶有反美情感,現在台灣新生代主流傾向自決,是對象為匪黨的高度不合作運動,不做比做更不能擁有可能,不放棄可能,就沒理由放棄嘗試,在努力的氛圍下,才會開創出更多道路,如果預想艱難就放棄嘗試進行努力,設限之下,只有老路,沒有新路。
    
    回复:
    
    就如鄙人上文所言,鄙论与台独理论都是一种预设,任何理论预设都有逻辑边界,如果说鄙论是设限,台独理论何尝不是一种设限?因此,鄙人完全也可以说台独理论是“設限之下,只有老路,沒有新路”,鄙人完全也可以说鄙论是“不做比做更不能擁有可能,不放棄可能,就沒理由放棄嘗試,在努力的氛圍下,才會開創出更多道路”,“預想艱難就放棄嘗試進行努力”。
    
    4、评曰:
    
    以民间组织的方式尽量将这些力量联合起来,适当给予经济、物资等方面的支持,便足使大陆民主力量在反专制博弈中焕发出排山倒海之力量——寫這個文章的人不知道匪黨的監控境外NGO新規?不設匪黨黨委便滾蛋!難怪當年匪佔區所謂的自由派,還有那些海外民運,對73條、83條修正案的將通過是那麼冷淡,而今日一批又一批維權人士合法被失蹤,也沒誰提起惡法是原兇。這個寫文章人如有閒應留意匪黨的立法動作,再這樣下去,不但合法被失蹤,合法被自殺都可以了,都真是投槍投錯目標,大概因為自設不可能吧,就省得做,柿子往軟的掐,槍隨便亂投。
    
    回复:
    
    “寫這個文章的人不知道匪黨的監控境外NGO新規?不設匪黨黨委便滾蛋······”难道支援大陆民主力量和相对进步的力量的资金一定要通过境内的NGO才能够进入?思路狭窄如是,真是幼稚可笑!如果是这样,没有NGO的国家的反对派都无法获得境外的资金援助了。
    
    “還有那些海外民運,對73條、83條修正案的將通過是那麼冷淡,而今日一批又一批維權人士合法被失蹤,也沒誰提起惡法是原兇。”大谬不然,此言只能说明作者对大陆民主人士的文章所知甚少,对大陆民运状态应也不甚关注。请去谷歌搜索滕彪先生等人的文章。其实鄙人原来被博讯转载或首发的文章中国也提及匪党恶法之恶性日甚一日之现实,只是不像滕彪先生等人写的那么专业和详尽。
    
    “都真是投槍投錯目標,大概因為自設不可能吧,就省得做,柿子往軟的掐,槍隨便亂投。”此言更是凭空臆测,不着边际。鄙人对于中共暴政、国民党、马英九政府的抨击文章基本都在博讯网,请自己搜索。何况鄙人对于民进党并非持绝对批评态度,大体上还是肯定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民进党不是像中共那样的拒斥批评、只纳赞美的政党,确实是以追求民主进步为宗旨的政党,就应有宽阔的襟怀,唯其如此,才能不断进行自我革新,永葆生机活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0/2016100308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