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与我何关?” 美刊哀叹中国新生代(1)
(博讯2016年06月05日发表)

    
    万维读者网记者捷夫编译报道 六四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肠断处”,年复一年,它周而复始地提醒着我们拒绝忘却。然而中国的新生代却全然持有不同态度,这不仅令国人失望,也让外国媒体感到悲哀。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今年六四前夕发表文章探讨这个现象。作者曾在中国名校留学,经历之谈令人深思。以下是这一长篇报道的概要译文。
    
    在六四二十周年,我对几个中国大学生谈起那起举世闻名的事件。
    
    “你们这些女孩儿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问。她们回答说“6月4号”。我继续问道,“仅此而已?”睡我上铺的女孩儿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今天是那个事件的周年。但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她的那种消极和被动的态度在当今中国青年中并不罕见。似乎有一种流行的愿望,期待中国受过教育的新生代接过当年与戒严部队抗争的六四青年手中的火炬。然而我所观察到的情形则是,眼下中国精英对六四以及与六四相关的记忆根本没有兴趣,他们的注意力是如何赚钱并躲避麻烦。
    
    今年,当六四再度临近,我又与五名中国同事谈起了六四事件。他们要么1989年尚未出生,即使出生了的当时也还是小孩子。五个中国年轻人中没有一个人计划纪念六四这个中国现代史上最具创伤的流血事件;其中四个竟说“六四没什么重要意义”。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的确,六四在中国大陆是不能公开谈论的话题,没有一本教科书涉及六四的任何细节,再加上中国政府强有力的防火墙和互联网封锁机制,六四是第一禁区。然而无论如何阻挡,中国人还是有办法找到机会了解六四。加之无数出国的人从境外带回来的信息、人们在国内还能“翻墙”,北京当局想断然封锁六四的实情非常困难。上述五个青年并不是不知道六四,事实上他们全都知道那起事件的过程。
    
    这五个青年具有代表性。尽管他们知道六四,但他们日常所接受的更多的信息却来自官方媒体,这使他们逐渐放弃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尽管他们都在中国名校毕业、在外国留学并经常出国旅行。
    
    我还看到,当今的中国青年人常常贴有两张自相矛盾的标签:谨慎和野心。
    
    五人中的一个现在就职于全球四大国际会计师公司之一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他对我说,“六四周年对我的个人生活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而且我周围的同龄人也不在乎什么六四”。“人们更关心的是如何扎根于国际都城、获得更高的职位、为自己为家人谋取更好的生活前景”,“中国现在还是有许多发展空间能使人更上一层楼,现在不去拼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他进一步说,“谁会为那些虚无缥缈的政治理想去冒险而丢失已经得到了的一切呢?”
    
    他没有过于夸张。当今中国,公开纪念六四——无论是网上或是网下——都充满着巨大的危险,会被政府当局当成危害国家安全而受到严厉惩治。(未完待续)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6/2016060502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