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曾节明
(博讯2016年05月14日发表)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对于舆论关于雷洋死因的铺天问责,北京昌平警方一面拼命否认雷洋之死与警方暴力有关,一面死咬雷洋“猝死”于自身疾病,但迄今却拿不出任何视频音频证据,警方辩称:警车中的视频设备被雷洋摔坏了,那么足浴店门口的摄像头视频呢?警方称:也坏了——也被雷洋摔坏了!?这么这么巧呢?
    由此可见:涉事派出所有故意销毁证据的重大嫌疑!为什么要销毁证据?除了证据对自己不利——证据证明了自己在犯罪式“执法”、在抓良冒功。还能有什么原因吗!?
    因此,人们有太多的理由相信:雷洋其实并没有嫖娼,并没有猝死,而是“被嫖娼”、被“猝死” 。
    
    所谓“雷洋嫖娼”,细节上是破绽百出,如:案发后官方一开始就闹出了笑话,昌平警方宣称:雷洋戴套接受“打飞机”服务,此种不合常识的指称,就和指称一个人脱裤子放屁一样可笑;而现在官方急忙删除“戴套打飞机”的说辞。
    从心理角度看,“雷洋嫖娼”也说不通。警方声称雷洋“嫖娼”被抓后拼命反抗,及至打落车下。这就颇为蹊跷:正常人如果真是做丑事被抓,就会有羞耻感,断不会有如此强烈反抗的底气,我们大可以从中外抓嫖的视频中看到:被抓的嫖客大凡低着头、遮蔽躲闪都来不及,哪有反抗的中气呢?
    依照警方描述:雷洋被抓后如此拼命的反抗,除非有巨大的冤愤,否则是说不通的。而且雷洋还是一个书呆子,一个文弱的书呆子,突然豁出命去抵死反抗,除非有着被冤枉强烈愤懑,否则实难解释。
    
    因此有理由相信:五月七日晚上路经足疗店的雷洋,惨遭前来足疗店“抓嫖”的警察抓良冒功!
    雷洋和笔者一样,都是湖南人,湖南人多生性倔强,面对“被嫖娼”卑鄙指控,面相倔强的湖南人雷洋抵死不服,拼命反抗,由是被恼羞成怒的警察活活打死。
    
    公安抓良冒功早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早在二十年前,在“改开”先锋模范广东,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主要在赌博和嫖娼卖淫这两个领域:
    一直以来,中共国公安只对两种事积极性特别高、出警特别快——一是抓赌,二是抓嫖,这是公开的秘密。为什么?因为抓赌抓嫖来钱快、来钱多、最实惠。
    从九十年代末开始,广州的公安暨其地痞流氓爪牙组织——“联防队”,就经常抓良冒功。
    外地人,特别是没有“暂住证”的外地人、尤其是无依无靠的外地农民工,走在广州街头,就有着“被嫖娼”的危险,撞上抓嫖、查暂住证扫荡,说不定就被当作“嫖客”抓进派出所,刑讯逼供,整得你赶紧画押“认罪”,赶紧缴出几千元,抱头鼠窜而去。脾气犟的,打你个半死,铐在派出所几个晚上,任蚊虫叮咬,然后送“遣送站”再让其他人犯修理。轰动中外的“孙志刚事件”就是这么炼成的。
    
    2002年笔者曾因英语培训,在广州住过一个月,因未办“暂住证”,深谙广东之险恶,晚上基本不敢出门。即便如此,还是差一点被抓走:忽有一晚,两个派出所警察自巷口入,恶狠狠地砸防盗门,口称搜查,不由分说。幸而房东就近赶来,救我脱过一劫。
    但当年的“被嫖娼”,受害者基本上是外地人,尤其是农民工;还从没听说过瞄准本地市民下手的。此番雷洋作为北京市市民,同样惨遭其害,其足以反映出警权黑恶化已经大大升级!普通的市民,已随时有“被嫖娼”的可能。
    
    那么,现在大陆警方为何如此贪婪黑恶?昨晚与国内一个做公安的熟人交流雷洋事件,该兄竟认为:这与习近平的反腐有关,他说:其实现在公安也有很大难处:
    习近平不让搞“小金库”,现在收入少了很多,加班连加班费都没有,人员编制那么大,经费却没有保障,要创收,越来越依靠罚款——抓赌、抓嫖的罚款自然是大头;有些不好的领导就给下面压任务,年终必须完成罚款指标。逼得下面好人坏人一起抓,完成罚款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这,大概就是雷洋悲剧的直接原因。
    
    专制流氓体制下,人人都是受害者,“被嫖娼”的受害者,由农民工发展到市民,是必然的轨迹。以往对农民工受害漠不关心的市民们,是否想到有一天危险会临到自己头上呢?
    任由公权力不受制约的现行体制恶变下去,下一波受害的群体必然就是公务员和警察自身,因为警察异地也是可以“被嫖娼”、“被猝死”的。
    
    雷洋事件也反映出:对周永康的审判,与体制进步没有丝毫的关系;周永康倒台两年后,中国司法的黑恶化有增无减,那些因周永康倒台而盲目欢欣鼓舞、甚至吹捧习近平的人和组织,应该醒醒了。
    
    曾节明 于2016年5月13日于晴暖纽约州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5/2016051403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