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行李门」报告是滥权家族现形记
(博讯2016年04月27日发表)

    
    
     「贼喊捉贼」可说是梁振英的惯技,从当年特首选举开始,他就一直用这样的手法转移视线,抹黑他人以掩饰自己的过错失误。今次「行李门」丑闻他同样祭起类似的手法,先严词谴责《壹周刊》追访「行李门」丑闻主角梁颂昕,指有关记者滋扰「第一女儿」,又诬指机管局及国泰航空公司误会「第一夫人」梁唐青仪意图硬闯机场禁区。总之,千错万错都是人家的错,他及家人都是受害者。只是,贼不管喊得多大声、不管多努力想转移视线仍是贼,他的过犯,他的违规行为必须追究到底。
    
    梁特谎称捍卫新闻自由
    
    传媒追访名人包括政治人物当然有底线,当然不可能任意胡来,当中最重要的考虑是公众利益。梁颂昕是特首梁振英的女儿,又是今次「行李门」丑闻的当事人,她亲眼目睹交涉的过程,清楚知道地勤人员、机场保安及机管局人员在整件事件的处理手法。要让公众全面了解「行李门」,让公众判断事件是言语上的误会又或是有人矫枉过正又或是涉及特权,梁颂昕的回应,梁颂昕的说法都是关键。传媒派记者追访她不但合理,更是基本的责任,根本不能说是滋扰。
    
    退一步看,外界对梁特首及梁小姐的指控不少,例如「我爸是梁特首」之类就触及梁颂昕是否借权势横行的问题,让梁颂昕有机会反驳及解释实在是应有之义,也是新闻报道的ABC,梁振英怎么能把传媒合理的采访要求、采访工作看成是阻碍、滋扰呢?难道第一家庭卷入特权丑闻也得低调处理,只按官方或梁振英的解释就算?那他前天在报业公会说特区政府捍卫新闻自由不是赤裸裸的谎言吗?
    
    梁振英又说,「第一夫人」梁唐青仪女士没有意图或企图闯关送行李,一切只是语言误会(lost in translation),因为梁太说的是广东话而机管局及航空公司的报告用英文撰写,当中可能有些偏差。这样的说法显然是睁眼说谎及强迫人家「食死猫」。只要稍稍看看「行李门」整个案发过程就不难看到,在机场禁区外的梁太非常着急及愤怒,一再要求航空公司及保安人员违反规定把行李带给女儿梁颂昕,又不断批评相关人员没有弹性,不肯帮忙。接着报告说:「她还拿行李走向北面登机闸口说要亲身把行李拿到登机闸口交给女儿。」(Mrs. Leung started to walk to L7 North Pre-Immigration stating that she would take the bag to the boarding gate herself.)
    
    这样的记述不是出于个别机构的报告,不管航空公司或机管局的报告都有类似的说法。除非现场所有工作人员及写报告的团体都弄错或合谋抹黑梁太,不然怎可能出现同样的描述呢?由此可见,梁太企图以「第一夫人」的身份硬闯禁区不是什么误会,而是确有其事。也是在这样的「威吓」下,航空公司及机管局方面不得不让步,以免闹出更大的风波。这样的行径不是恃势欺人,以权谋私又是什么呢?
    
    一通电话施以无形压力
    
    不管梁振英及建制派都说,报告澄清了「行李门」丑闻,证明梁氏一家没有使用特权,机场保安也没有因此而受损。他们当然希望把事情淡化,当然希望公众能相信这样的解说,但魔鬼都在细节里,特权的行使也在细节里。当航空公司、机场保安人员在「行李门」事件想按规矩办事,想「揸正来做」时,他们碰到的是蛮不讲理的「虎妈」,这「虎妈」可不是普通的「虎妈」,她的丈夫是超越行政、立法、司法三权的特首,「虎妈」还不惜「硬闯」禁区送行李。面对这样的压力,前线人员以至航空公司能不屈服为他们来个「特事特办」?
    
    不能看漏的还有梁振英那一通电话。航空公司早知道梁颂昕是特首的女儿,而当这位梁小姐要职员听「爸爸的来电」时,她也许没说「我爸是梁特首」,但实际的效果完全一样,她及梁振英完全是在向职员施以无形压力,要他们尽快「特事特办」,让她可绕过正常安检、安全程序拿回行李。若果这还不算滥用权力,还不算使用特权方便自己人哪算什么呢?一般人的孩子可以这样「特事特办」吗?
    
    「行李门」报告清楚说明一件事,不仅梁振英本人滥权,梁振英一家也是个滥权家庭!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4/2016042708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