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陈章明大话连篇该辞职下台
(博讯2016年04月14日发表)

    
    
     听到被委任担当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的陈章明先生把「同志」说成「老同」,再夸夸其谈自己的学术履历时,大家只觉得这个人有点无知,思路不太清晰,对平等权利问题没有多少了解,也没有做什么功课。
    
    听到这位新任主席说赞成重新设定禁闭式难民营以关押以酷刑声请申请庇护的难民时,大家只觉得陈章明在人权问题上态度保守,只想讨好政府及建制派,迎合他们的政策,对弱势的人没有什么同情心及同理心。
    
    伤害平权运动发展
    
    当看到陈章明被踢爆「秘捞」又没有申报后如何左闪右避,如何一再以谎言及语言伪术为自己开脱后,大家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陈章明不但没有学者那份正直与执着,更缺乏基本诚信,根本没有能力及资格担任重要公营机构如平机会的领头人,他理应尽快引咎辞职,让位予其他有能力及诚信的人,以免进一步伤害平机会,伤害平权运动的发展。
    
    先让我们重温一下陈章明在「秘捞」风波后的言行反应。自本报在上星期揭发他跟形同「博士工厂」的国力书院有关连,并替菲律宾太历国立大学担任论文导师而没有向所属的岭南大学申报后,陈章明对指控一直避而不答,不肯回应。到四月八日岭大校方确认陈章明没有申报校外工作后,本报一直追访陈章明但他仍选择回避。
    
    本周一早上,他正式上班就任平机会主席。在本报记者锲而不舍追访下,陈章明终于开腔,承认自己有担任菲律宾太历国立大学论文导师,而这样做是主要因为太历跟岭大社区学院有合作。他说自己早向校方申报,又强调没有收取酬金。可这样的谎言很快就被戳破。岭大校方稍后回覆查询时表明不管大学或社区学院跟太历国立大学没有任何合作关系,陈章明也没有申报担任论文导师一事。
    
    眼见事败,陈章明匆匆在同一天晚上两次发表声明。第一份声明首次承认自己受国力书院邀请担任民建联区议员郑琴渊的博士论文导师及没有向岭大申报,他就此向公众致歉。到一小时后又发出第二份声明,承认自己曾收取8,000元酬金。可他还是不肯现身向传媒及公众清楚交代事件。
    
    好了,到星期二陈章明终于在下午现身会见传媒,再次就漏报事件道歉,解释是因为事情早在2013年发生所以记忆模糊,没有申报。他还说未来「会更加小心处理、喺记忆上面处理」。但当记者追问他是否说谎时,他立时转身离开,躲回办公室。
    
    三次说谎误导公众
    
    这样详细重述漏报利益事件经过是为了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陈章明从一开始就是在隐瞒,就是在说谎,往后的声明不过是在砌词狡辩。首先,指导博士论文不是一时三刻的事,过程至少两、三年。一件做了两、三年的工作居然一直没有申报,只能说是蓄意漏报而不是什么记忆模糊或记不清楚。而且,陈章明身为岭大讲座教授,又有多项公职,这些基本申报原则怎可能忽略。
    
    而在记者揭发漏报利益后他的反应更是大话连篇。先是推说两家大学有合作,又指已向大学方面申报,更说没有收取任何酬金。可惜,三个答案都是假的,都是他捏造的,实情是两家大学毫无关系,他没有申报,还收了8,000元薪酬。一次说谎还勉强可以说是记错,接连三次说谎就肯定不是什么记忆上面有问题,而是刻意误导公众,像这样的人诚信已完全破产,而一个诚信破产的人怎么有资格当平机会主席这样重要的公职呢?
    
    其实,陈章明的狡赖实在令人瞠目结舌,不会比梁振英好多少。即使在谎言接连被揭破,丑行无所遁形之际,他仍不肯坦承过失及责任,而是借口记忆模糊不肯承担责任,又要求大家以后集中关注他在平机会的工作,更不肯面对记者的质询就转身离去。像这样大话连篇又不肯承认责任,不肯面对公众质疑的人,不但没有资格担任平机会主席,也失尽学者应有的诚信及尊严。陈章明若还有点羞耻之心的话,请尽快辞职,以免玷污学术界成为平机会包袱!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4/20160414076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