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滕彪:浦志强案的轻与重 中共随意操控司法
(博讯2015年12月23日发表)

    滕彪更多文章请看滕彪专栏
    
    
    (中国维权律师 滕彪)
    
    滕彪:浦志强案的轻与重 中共随意操控司法


    ■浦志强昨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资料图片
    
    备受关注的人权律师浦志强一案,以判三缓三暂时落幕。这个结果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获得自由,与家人团聚,不必在牢里受煎熬,和原来被控四项罪名、最高可判无期徒刑相比,轻了很多。即使后来减为两项罪名,也有可能两罪并罚判处长期徒刑。和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刘晓波的11年、刘贤斌的10年、郭飞雄的6年相比,缓刑毕竟让外界觉得好接受一些。
    
    但同样这个结果,也实在太重了。浦志强已经被关押了19个月,原有的疾病加上糟糕的监禁条件,使他健康状况大大下降,还要接受三年缓刑期间的种种限制,当局可以随时再以违反缓刑规定为由将他收监。有罪判决使他失去了继续从事律师执业的机会,这对一个具有丰富经验、思辨和口才出众的律师来说,是一个惨重的代价。
    
    关键问题不在表面上刑期的轻重。一个公民,仅仅因为几条微博就被关押,并安上煽动民族仇恨、寻衅滋事等可怕又可笑的罪名,这本身就表明,这个政权把自己放在了人类自由之敌的位置。浦志强这些犀利的微博文字,不但不构成任何犯罪,也不构成任何民事侵权,完全反映了一个法律人、一个公民对公共事务的责任感和批判的勇气。根据这些文字,哪怕关押一天都是对国际人权标准的践踏;即使仅仅靠考虑中国法律,对浦志强的关押和判刑也完全是非法。
    
    但中共并不觉得「非法」是个多大的事情。浦志强案从头到尾都是政治因素在操控,跟法官、律师的法律工作基本没有啥关系。官方媒体颠倒黑白的报道、网络五毛和水军的抹黑和侮辱,无非是试图贬低和丑化这位备受尊敬的民间英雄,降低他的影响。
    浦志强自称「美丽岛律师,资深反革命」,挑战劳教、双规,代理政治犯案件,签署《零八宪章》,公开纪念八九,对官方钦定的模范人物嬉笑怒骂,在新疆和西藏问题上严厉批评政府。他的名字和事迹经常见诸报端,在新媒体上更是粉丝众多。他的智慧、领导力和道德感召力,都让身居高位的当政者相形见绌。这恐怕才是他遭受牢狱之灾的根本原因。
    
    抓人之后,同样是政治博弈。宫廷内斗,国内的勇敢抗争,国际的公开谴责,私下的斡旋和谈判,也许也不排除体制内的良知人士的努力。最后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结果。在多数情况下,中共把国际人权压力当作耳边风,但个别案件仍可见到明显效果。仅在今年,女权五姊妹案件、高瑜案和浦志强案,都需要感谢国际正义力量的贡献。
    
    中共随意操控司法
    
    浦案和其他每个政治案件一样,反映了中共操控司法的随意性,人可抓可放,罪可增可减,程序可长可短,央视可上可不上,结果可轻可重;不管狱中还是狱外,待遇可好可坏。即使缓刑,也可生出多种花样:高智晟几度被失踪、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在缓刑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被收监。此类案件,在幕后操控者那里,没有什么可以预期的法治规则发挥作用。郭飞雄800多天不给放风、审判时临时增加罪名,齐崇淮快刑满的时候加刑八年,陈光诚出狱后仍遭严密软禁,有全家人都被构陷入狱的哈达,有长期失踪的秦永敏,还有从外国绑架回去的王炳章、姜野飞、董广平,还有被折磨死的李旺阳、力虹、曹顺利、丹增德勒仁波切、张六毛等等。
    
    这种随意性才是真正可怕之处。这极大地恶化了政治犯的处境,并增加了抗争者的潜在风险。而这也正是专制政权想要的效果。浦案并不是什么试金石,它只是披着司法外衣的色厉内荏的新极权政治。它的蛮横、荒唐和恣肆,我们在接下来的大量政治审判中还会看到。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2/201512231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