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不能为高铁赔上香港的司法管辖权
(博讯2015年12月17日发表)

    
    
     听梁振英就公共事务发言或回应常常禁不住问这个人是不是从火星或什么遥远的外星来的,怎么他说话总是那样「九唔搭八」,跟正发生的事及市民的感受相距这么远。就以如何避免高铁一地两检削弱香港的司法管辖权、影响一国两制的问题为例,这位仁兄竟然以内地大多数高铁站没有海关和出入境设施为理由否定「两地两检」,坚持要推行一地两检,还夸口说有信心在符合「一国两制」前提下实行。
    
    这种以不成理由的理由否决「两地两检」建议的说法,这种不以保障一国两制及香港司法管辖权为念的态度,怎不是跟一般市民的忧虑相距十万八千里呢?
    
    先说轻重问题。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大政方针,也是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及香港市民的承诺。任何涉及香港的政策、法例都应以维护、巩固一国两制为优先。任何可能、可以削弱一国两制安排的建议都应该被否定、被排除。为了捍卫一国两制及香港的司法管辖权,在内地一些连接香港高铁的车站如深圳或广州增设海关及出入境设施是轻而易举的事,成本不高也不涉及什么法律变动,只要北京中央政府一声令下就能落实。跟可能损害一国两制这个大政方针相比所造成的困难实在微不足道。梁振英怎么说绝不可行呢?难道他认为只为了减少内地执法部门的麻烦就得牺牲一国两制及香港司法管辖权?
    
    两地两检减执法争议
    
    事实上「两地两检」不管在立法及执法上都比较简单方便,不会出现什么模糊不清的问题,也没有权限的争议,更没有越境执法的忧虑。抵达香港站的旅客都明白要面对的是香港的执法人员,要遵循的是香港法律法规,只要不违反的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或疑惑。当旅客进入内地口岸,他们知道面对的将是内地执法人员,要遵守的是另一套法律观念及制度。这当中没有半分含糊或不清楚的地方。
    
    而对中港执法部门来说,大家都可以按原来、既定的法规及程序办事,不需要second guess另一地方的执法人员在想什么、做什么,不需要不断商讨或交换讯息,更不用担心对方逾越权限或不守本地法律。换言之,不管对旅客或对执法人员而言,「两地两检」都简单明了,没有含糊或误会之处。怎会被说成绝不可行呢?
    
    从历史上看,中港向来是两个司法管辖区,一直实行两地两检,各有各的海关申报及出入境检查体制。这许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人流客货流非常畅顺,没有什么障碍,也没有什么政治及法律争议。有什么理由为了高铁而要放弃、改变这个行之有效的安排,变成一地两检,令整个出入境及海关检查安排变得不明朗以至混乱呢?
    
    一地两检增恐袭风险
    
    即使从反恐及内部安全来看,「两地两检」也比较优胜。应该看到,当前恐怖组织的魔爪已伸向全世界,中国大陆及香港也难免受到威胁。为了应对越来越明显的恐袭威胁,即使已实行《神根公约》及让公民自由流动的欧盟国家也开始检讨成员国之间的出入境安排,希望可以增强堵截恐怖分子潜入渗透的机会。香港是个出入自由的城市,当然有必要加强自身的情报搜集及反恐工作;内地公安部门同样有本身的情报网及关注重点。双方虽然可以交换资料及情报增强反恐能力,但由于双方对不同团体的评估及恐袭风险考虑各有不同,勉强实行一地两检的话很容易因为重点及做法不同而出现漏网之鱼,直接影响铁路系统以至管辖地区的安全。倒是「两地两检」可以免去有关误会,双方可以各自把好自己的关,再透过双方合作及跟国际合作加强防护网。这不是比实行含混、矛盾多多的「一地两检」好得多吗?
    
    兴建高铁香港段这个大白象工程已经耗去近千亿元的公帑,支出能否就此封顶仍是未知之数,能带来多少经济效益更是疑问。现在,梁振英还要为了这只「大白象」搞「一地两检」,牺牲一国两制,损害香港的司法管辖权,这实在是跟市民为敌,跟香港的安危为敌,市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2/201512171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