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永苗:大陆台湾化,民国是防中共雾霾的面具
(博讯2015年12月14日发表)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
    
     要么青天白日,要么雾霾中国,只有二选一。
    
    雾霾和垃圾已经替大陆解放军攻占金门岛,日本也被迫巨款援助大陆治理雾霾。雾霾中国对日本和台湾都是威胁,绥靖之政策只能求得一时之苟安,如今到了反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日本的援助,得到的回报不见得一定是青天白日,而恐怕就是更重的雾霾飘到日本本土。
    
    在台湾、大陆两个清华大学任教的程曜教授说,facebook、Google等网络大头都要回到中国,相互渗透,应该是未来的格局。 「闽台一道」的道理一样。他还说,大陆极权加资本主义必定有贪腐和寻租,中产上位到最后必定争权。
    
    要么青天白日,要么雾霾中国,只有二选一。政治雾霾不去,环境雾霾不消,经济文化雾霾滋生。来大陆相互渗透,需要防毒面具,不然自己也容易成为经济雾霾或者文化雾霾。市场经济和自由要素嵌入大陆权贵资本主义,我认为这也是雾霾。极权颗粒进入社会空气中,与流动的资本水汽结合,形成致癌的经济雾霾。
    
    脸书是民国基地,推特是政治反对基地。脸书以民国为防毒面具,进来关系不大。这么说来,西方世界接触中共推动改革开放,只所以失败,那是因为没有民国作为防毒面具。
    
    台商进入大陆,没有带来民主的因素,反而是中共渗透台湾的桥梁,专制病毒的宿主。一个原因也在于其国家认同的暧昧,是文化民族的「一个中国」,而不是民国认同。
    
    民主宪政因素需要一个国家性位格。有一个结论是清楚的,不管是来自西方世界的民主宪政因素,还是来自大陆自发秩序生发出来的民主宪政因素,没有民国作为国家位格是不行的。例如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共产主义运动,从国际开始,唱国际歌开始,全球的无产阶级联合,最后还是必须变为民族主义的,以民族国家为存在形式。
    
    自由与专制交错,深入专制世界,需要一个防毒面具。香港因为没有民国防毒面具,就倒下大陆化了。在97年之后,香港为了和中共协商民主,担心犯中共的忌讳,抛弃了民国之根。
    
    在自由与专制相互渗透犬牙交错的香港,一个立场的选择,有个主体性要求,就是自己们的,能推动做到的。很明显的常识是,不去大陆化,就没法保持香港化。
    
    除非赞成自由与专制交流的那种立场,能成功阻挡香港大陆化,否则都是在帮倒忙。
    这种立场具有双刃剑的属性,往往只砍香港。青年学者郑涵说,我觉得共党在每一个领域,都是双刃剑,只是共党强大,暂时不会伤到自己。
    
    在香港当下,革命也走不通。但其实还有当下最不坏的反对努力,以香港独立或者回归民国来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于普选。如果能革命了,这样也为革命铺垫了,当下就做了铺垫的工作。即使革命了,只要中共答应普选,革命也变为改良,香港人也放下武器。叛乱的目标促成宪政和解的也不少。
    
    正如我鼓吹福建台湾化,以在福建扩大一国两制,来安慰台湾人,当年的邓小平也就这个思路,以深圳和澳门的香港化来安慰香港人。只有在自己毗邻的地区,被台湾,香港渗透,以建立起隔离带,对台湾香港才是安全的,半台湾的福建,半香港的深圳是最好的保护屏障。这是地理空间的防毒面具。
    
    所以香港人要保住自己不大陆化,是应该鼓吹把两广「一国两制」,都要香港化。
    
    对于香港人来说,自由法治已经不错,只要有普选就相当完满了,不需要通过革命来缔造,所以香港人的目标是普选,手段是与中共谈,独立或者回归民国,最后由手段回归于普选目标。目标是清楚的,手段可以是因时而异的。
    
    对于大陆人来说,因为中共的改革开放,自由法治的有了一点影子,还有民国宪政的原来框架内中共红色装修也有所拆除,只要维持和继续发展,就可以了,不需要打碎重新缔造,因此目标是清楚的,继续完成政改或者恢复民国宪政,手段可以是继续与中共谈,或者暴力拆除障碍。也就是革命起的作用,不是过去那样打碎重新缔造,而是消除障碍。
    
    这个也是整个大陆台湾化香港化的进程。
    
    内部杀毒,外部建立起隔离地带。这是最正确的办法。台湾人实行内部杀毒,外部没有建立起隔离带。以国民党和台商为载体的中共病毒流入台湾,然而台湾人倾向于内部杀毒。香港人本来有着深圳澳门的隔离带,但如同温水煮青蛙被麻痹了,因此香港大陆化,放弃了杀毒机制,还倾向于继续与病毒接触。
    
    不能把病毒抵御于外面,而在里面是最为危险的,何为最大的敌人,就是发现自己的家人,最近的朋友站在敌方了,抵御的防线只能是自己了,或者极少数人。即使人数很多,但一旦病毒进入内部,就传播很快,传染很快。
    
    一种引狼入室的做法绝对是错误的。要接触和改变对方来自我防卫,只能在敌方土地上,不能引狼入室在自己地盘上,在自己地盘上的接触交流的下场,往往就是被传染成为载体宿主。西方国家在中国改革开放早期是进入中国大陆来接触来交流来改变,后来中国模式传染入西方文明世界机体,渗透到内心基因,这时候就是表面上打着反红旗的政治正确,其实是被红旗反来反去,被红旗化了。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2/2015121411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