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缶:贫困的传递已非偶然
(博讯2015年10月20日发表)

     赵缶 媒体人
    
     贫二代的路越来越难走,并不仅仅是教育问题。还有就业市场中更为「拼爹」的所在,能够留给他们的资源所剩无几。
    
    据报道,位于贵州省最北部的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在道真,老百姓有一句俗话: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读书,在道真人看来,是摆脱贫穷的最好通道。但事实上,在道真县,很多靠读书走出大山的年轻人又回来了,没能阻止贫困的代际传递。相对应的是,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应届生就业调查报告》显示,农村家庭的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成为就业最为困难群体,失业率高达30.5%。
    
    他们之间的关联性一目了然。贫困学子希望通过读书来改变家庭命运,摆脱贫困,但这条路却并非想像中那么容易。那我们再来看看另一则数据,根据有关专家的统计,重点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在不断降低,以北大为例,2000-2010年间农村新生仅10%,到2013年依靠国家贫困地区每年30000重点大学照顾名额,北大农村新生比例升至14.2%。而 80-90年代这一比例是30%。
    
    「寒门难出贵子」和「农村学生失业率高」的残酷之处就在于,它无比冷酷地指出家境的重要性,「拼爹」所具有的战斗力,也让无数身处寒门的子弟开始怀疑,个人的努力向上和拼搏是否有用?进而将会对整个社会的公平性产生质疑。
    
    贫二代如何才能摆脱贫困的代际传递?毫无疑问,公平与机会。然而,经济发展与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使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在一开始就不可能处于同一起跑线。在农村,家庭贫困的老百姓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是因为在他们朴素的认知里,鲤鱼跳龙门,靠的也只有读书。但同时,在农村,导致家庭赤贫的两大因素一个是疾病,另一个就是教育支出。
    
    如此一来,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家庭付出巨大的代价让孩子读书,但他们所处的教育环境和教育资源又严重不足,农村孩子如果不是需要付出比城市孩子多几倍的努力,难以和他们并肩跨入重点大学。这也决定了能够成功的孩子只有少数,而大部分孩子要么不能进入重点大学,要么肩负着沉重的家庭重担继续奋斗。如果就业再不顺利,那么面对这些农村孩子的则是无比坎坷荆棘的人生路。而对于那些早就放弃通过读书来拼前途的农村孩子来说,通过劳力改变贫困更是艰难。
    
    这也是学者们所忧虑的贫富差距的稳定化和制度化,社会阶层流动通道的堵塞。这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社会公平、正义和稳定的巨大挑战。无疑,教育部门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014年,教育部出台政策,高校招生适度向农村学生倾斜,然而,一部分数据的上升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贫二代的路越来越难走,并不仅仅是教育问题。还有就业市场中更为「拼爹」的所在,能够留给他们的资源所剩无几。
    
    贫困的代际传递背后是整个社会已经呈现的阶层分化,贫困学子难获同等的公平和机会,他们中的少数人或许可以通过个人努力获得阶层的进化,但大部分人只能困于天井之中,仰望那一片难以触及的天空。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0/2015102011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