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兆富:死不认错的官僚文化
(博讯2015年07月30日发表)

    
    
    (独立时事评论员 李兆富)
    
    李兆富:死不认错的官僚文化


    ■中华基督教会基真小学副校长石玲就该校女童堕楼案在法庭所作的证供被裁判官批评为一派胡言。资料图片
    
    香港是个很虚伪的城市。在这个城市,我们每天遇到的人,绝大多数因为工作身份,要将自己人格割裂,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这也是多数打工仔女讨厌资本主义的原因。
    
    其实这种大机构层层叠式去人性化的结构模式,有人叫做官僚,也有人叫科层制。马克思认为官僚是资本主义产物,就正如一般香港打工仔女所想像般的。不过,建立在官僚上的组织也不只是大企业;凡举政府部门、各级学校甚至慈善团体,只要具备一定规模,就要有一定的官僚程序。计划经济社会,就是官僚的极致;人只不过是社会上负责执行程序的机器零件,一切有规有矩,没有酌情权,也不用个人意志,最理想就是排除一切个人因素。
    
    有些人爱稳定不想冒险,一份官僚式的工作对他们来说就是一辈子的成就。加入官僚不等于加入政府,但凡论资排辈,定期升职,有就业保障,有制度,都是官僚。银行、学校、公共企业等,其实都是官僚组织。而香港又特别多官僚,尤其是七、八十年代起,这个城市急速官僚化,渐渐地官僚文化成为了香港的风俗。
    
    对那些第一次到香港的个人自由主义朋友,我通常都会这样介绍:「千万不要以为香港是一个很自由的地方,这个城市在文化上是一个很家长式高度管治的社会。远的不说,只要到任何一个公共厕所,你会见到连怎样冲厕、洗手、干手,都有巨细靡遗的指示,仿佛在某些人心目中,没有明文规定的指引,世界就会大乱。」
    
    我们常常听到有抱怨,说当下社会想找个有点常识的人也很难。试想连洗手那么简单的一个日常细节,都要拆成三大注意四大步骤,这不是反智社会是什么?不过,由反智到虚伪仍然有一段距离。日常生活细节程式化,只是现代社会灵魂被淘空的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就是规则变成只徒具形式,但没有内涵价值的白纸黑字。
    
    道德约束比赏罚约束有效
    
    人守规矩有两个原因。一种人,是因为知道规矩背后的意义和价值。另一种人守规矩,只是因为规矩的存在。香港人,大多属于后者;也就是说,香港人虽然是很守规矩,甚至没有规矩会变得坐立不安,但他们大多数不知道为什么要守规矩。这种只知守规矩,但不知为何要守这些规矩的人,约束力就只有来自外来的赏和罚。
    
    相反,明白规矩背后存在原因而守规矩的人,通常在内心有种道德的自我约束。行为经济学的实验反映,这种道德约束的力量,比什么赏罚都有效。由道德约束走向赏罚约束,就是社会走向道德沦亡的定义。近年社交媒体上经常有公共交通工具关爱座的讨论,许多人都当上了脸书上的道德判官。不过,想深一层,假如社会上的成员普遍有同理心,让座者是否在关爱座上,根本不是重点,因为让座予有需要的人,本来就是很自然的行为。
    
    让座只是小事,但讽刺是居庙堂之上的议员竟然提出立法强制让座。本来以为,新民党田北辰的让座立法,已经将反智推到新高峰,殊不知律政司竟然也在上个月,提出《在香港制定道歉法例》的咨询文件。法律技术官僚指,许多人做了伤害别人的事后,误以为道歉会增加自己的责任,甚至有人因为保险条文规限,不能向受害人道歉,所以建议立法,免除道歉的法律责任。
    
    这份咨询文件反映,技术官僚眼中,道歉是经过计算的行为。大多数情况下,官僚自视为执行者,没有个人道德的责任,所以也不会就失误道歉。不过当他们发现道歉可以息事宁人,他们就会出来代表组织和其他人道歉。可恨是,他们不知道,道歉是不可以代别人去做;而虚情假意只是在受害人的伤口洒盐,令人更愤怒难过。事实上,社会上许多无谓的纷争,都是这样而起。
    
    基真小学的授课技术官僚,在女童堕楼后的行为表现,在我们常人眼中,不可思议。可是在授课技术官僚的世界,却是理所当然,所以他们将责任向四方推卸;有人说是教育局指引不清楚,也有说是社会问责气氛太重。
    我希望为人师表者在午夜梦回时,放下授课技术官僚的身份,做回一个人,感受内心中因为见到别人受到伤害的那份难过。真心的道歉,也不是计较对错追究责任,而是希望别人可以原谅自己,也对自己的良知有个回应。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7/2015073011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