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任建峰:内地维权律师,他们才是真勇气
(博讯2015年07月17日发表)

    
    
    (执业律师 任建峰)
    
    任建峰:内地维权律师,他们才是真勇气


    ■中共近日在内地大规模拘捕维权律师,图为支联会成员早前到中联办示威,抗议中共的拘捕行动。资料图片
    
    这篇文章,我想了很久,不知应该怎样写。
    
    哼,为何这文章不知怎样写?因为根本就不知应不应该写。为何连这个都不知,难道我不是要交稿的吗?是要交稿,但不知应不应该写自己心中想写的东西。不过我平时基本上什么都够胆写,为何今次又会犹豫?唉,平时写的是香港事,在香港喜欢骂谁就骂谁,但写内地新鲜热辣的打压行动就不同吧。
    
    哦,原来想写内地维权律师近日被大肆打压、冤枉的事件,但与骂香港的事情有什么不同?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但心里总是有一点害怕。有什么好害怕,这是香港,不是内地,仍然有言论自由吧?对,但正如我早几天对着老婆说:「大陆捉维权律师的事令到我很心寒。」啊,原来是害怕今夕吾躯归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但我根本就是一个满身铜臭,与维权挂不上任何关系的「赚钱」律师,应该没有问题吧?对,我的忧虑是不理性的,但打压工作的目的,就是要令到所有人闻风丧胆吧。
    
    面对的打压远比港人多
    
    喂,其实法政汇思在星期一已经就事件发表短评,所以要害怕都已经太迟,不如豁出去就算吧?但那个是用团体名字出的,可以用「那份声明是组织内的集体决定」来做借口(虽然对我写作风格熟悉的人都应该看得出那份短评其实是我写的)。不过我亦有就此事接受资深传媒人刘锐绍的网络节目访问,还想狡辩?要狡辩,其实很多方法,我大可以撕破自己的脸孔去冤枉刘先生,说是他的引导性问题使我堕入陷阱,把事情说「大」了。咦,任建峰原来是一个懦夫,连为内地维权律师写几句良心话都扭扭拧拧?这一点,我从未否认过,我时常主动承认我是一只「鹌鹑」。
    
    嘿,胡闹够了!而胡闹够的不只是我,而是我们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最离谱的当然是一些较保守的香港人,每当他们见到内地维权人士、教会人士被迫害时,他们就会突然变成超级本土派,说「我们不应理会内地的事,顾好香港就可以了。」但就算在支持民主、自由、人权的人当中,都不时听到他们说「我同情内地维权人士,但我害怕如果我出声的话就会影响我的什么什么。」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相对于中国维权律师要面对的滋扰、跟踪、恐吓、殴打、扣留,有时连家人都受到同样对待,我们害怕的又算得是什么?他们要害怕的东西比我们多、他们因站出来而要承受的后果比我们严重,不过他们仍愿意勇敢地去为社会上最弱小的人去维权。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就会领悟到什么才是真勇气。每当我看到一个又一个只是履行天职的律师受到迫害时,就会觉得惭愧,因为我连他们拿出来那股勇气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如果我因为一些无形的害怕就连几句支持他们的说话都不愿写下来,试问良知何在?
    
    哗,突然走得那么前?都是低调一些较稳阵,况且就算写什么,都不会改变到这些维权律师的状况吧,所以都是不写就算了。什么?稿已交,已经米已成炊,不能退缩?对,我已米已成炊、香港人的状况亦已米已成炊,要害怕都太迟了。况且,就算发声「无用」,我们仍有道德责任去不平则鸣。就让我们凭良知高呼:释放维权律师、我要法治中国!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7/2015071710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