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郎咸平:周永康有罪,赋予其绝对权力的制度也有错
(博讯2015年06月21日发表)

    
    来源:郎club 作者:郎咸平
    
    2015年6月,中国最重要的新闻之一,应该就是对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周永康的审判。因“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周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周永康无疑是罪大恶极的,但我认为还有比他“更坏的”,那就是给予官员犯罪机会的制度。“好制度让坏人变好,坏制度让好人变坏”。当权力过于集中在某部分人手中时,一旦约束力薄弱,就容易出现贪腐问题。我认为,中国当前进行的预算制度改革,即是遏制贪腐最合适的武器。
    
    关于中国经济、社会的转型问题,我在2015年推出的全新作品《郎咸平说: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中,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大部分思路和政府公布的多项改革不谋而合。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
    
    我们在这里探讨一下中国的权力结构。我以省一级政府为例。省长之下,有七八个副省长协助省长推动、行使行政权,他们分管不同的领域,比如科技、教育、土地、水利、交通等。为了处理政务,每个省政府还配备了一个省政府办公厅,里面有一个秘书长和七个副秘书长,每一个副秘书长对应一个副省长,这些秘书长就负责为每个领导安排每一天的日程,工作也非常繁忙。整个省政府办公厅的规模一般在170人左右,而一个省级政府直属的行政人员大概有4600多人。以广东为例,省政府在编人员4600人,分属于不同的46个厅(局),分别被八个副省长管辖。
    
    省长和副省长如何管理各个厅(局)级单位?首先,是由上而下的财权。一个局的局长想推动业务,必须在得到分管副省长的批示之后,才能拿到应有的经费推动业务。其次,人事升迁权。副省长可以在平时处理财权,但是省长拥有人事升迁权。省长怎样管下面的局呢?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省长都要分管审计和监察这两个部门,其实是对下属各个部门的监督权。
    
    另外,省府之下有很多地级市,每一个地级市的行政结构和省一级是一模一样的。有一个正厅级的市长,还有七八个副市长,每一个副市长也分管几个局;地级市政府也有一个政府办公室,也是一个秘书长加上七八个副秘书长。 所以,市级领导也是透过财权和人事升迁权控制底下的几个局。每一个地级市,又控制五六个县。
    
    中国省级政府管理系统图
    郎咸平:周永康有罪,赋予其绝对权力的制度也有错


    县,作为中国基层的政府部门和市、省有所不同。县里面,副县长的权力要小很多,基本没有财政审批权,很多时候只是起协调作用。所以县长的权力非常大,也可能是这些人里面最忙的。我们跟踪调研了一个县。在57天(3月1日到4月26日)里面,这位县长一共主持召开各种会议17次,走访调研10次,赴外省招商引资3次,出席项目开工仪式3次,接待群众来访2次,陪同上级、企业调研考察2次,督导检查工作2次。各位请注意,这57天去掉周六、周日一共才40个工作日。这还不算县长在办公室处理的各种日常审批、阅读红头文件等工作。而且我相信这不是个案,全中国基本都是这样。
    
    所以我们的地方政府从省一级到县一级都是透过由上而下的财权、人事升迁权,严密管控每一个行政单位,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状,这就是“权力金字塔”。这种结构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强而有力的执行力。有没有缺点?有!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我举个例子,一个人想要办事情,他就想直接找省长、市长、县长解决,因为“权力金字塔”是自上而下管控的。但是他找省长本人、市长本人、县长本人一点都不方便,接近他们太难了,怎么办呢?当然接近他们身边的人,比如专职秘书。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主席提出要取消专职秘书这样一个提案。
    
    总结中国政府的权力结构可以看出,因为政府一把手的权力巨大,又可以通过政府结构链条紧紧锁住每一个人。所以上一级领导决定下一级政府有没有经费搞建设,决定下一级官员能不能升迁。而我们的权力结构又没有相配套的完善的监管体系,导致不仅是官员权力巨大,连他们身边的人都能透过权力外溢分享权力,形成腐败窝案。因此,取消专职秘书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规范官员的权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6/2015062116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