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夏长江:中美两国GDP个人消费统计的差异
(博讯2015年06月11日发表)

     来源:共识网 作者:夏长江
    
    包括著名经济学者在内的很多人认为,中国最终消费率特别是居民消费率太低,经济发展的关键是要拉动消费。
    
       包括著名经济学者在内的很多人认为,中国最终消费率特别是居民消费率太低,经济发展的关键是要拉动消费。2013年,美国个人最终消费率为68.4%,中国居民消费率为36.2%,中国居民最终消费和美国个人最终消费是同一概念,除两国商品与服务的价格差较大外,两国统计有很大的不同【1,美国统计是按照《国民帐户体系SNA2008》并有自己的特点,中国统计是按照《国民帐户体系SNA1993》(1993版没有讨论公共部门),现逐步向2008调整。据世界银行IC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个人消费率要经中国统计高7个百分点,政府转移占GDP的10.5%)。
    
      众所周知,全社会经济活动有四个部门,即居民(住户)、政府、非盈利组织和企业,个人最终消费包括居民自支出消费、政府转移个人消费、非盈利组织提供居民消费、常住与非常住居民消费,一般规定企业不产生最终消费,企业只有发给雇员工薪(含实物),或捐赠给非盈利组织的钱物,转移给居民才为最终消费,但《国民帐户体系2008》附录四B描述了企业最终消费的情况,如企业赞助文体活动观众卖票记为广告类中间消耗,但直接发票给居民免费观看有记为最终消费的,美国统计就有这种情况。中美两国个人消费统计差异分别反映在四个方面,即居民自支出消费、政府转移消费、非盈利组织提供居民消费、企业调整居民消费。注意企业调整居民消费与企业实物转移不同,企业转移的对象是本单位职工,企业调整的对象是居民(包括本单位)。
    
      一、统计方法的差异
    
      《国民帐户体系SNA2008》明确说明,GDP核算时,各类消费以全行业数据为准,家庭调查数据为参考,行业数据可以清楚的记录所有消费,包括借贷、政府、非盈利组织的支出,美国以此为规范,家庭消费只是自费支出,食品卷、校餐、住房和取暖补贴,则记为政府转移。
    
      中国统计理论认为,一切收入,包括政府转移、非盈利组织提供、以及借贷都会体现为居民收入,自然会体现在居民支出上,如最低社会保障、(低收入者)住房、取暖补贴等。
    
      中国居民消费统计以家庭调查为基础,这种统计方法缺点是明显的,高收入家庭拒访,其它家庭也是收入低报、支出少记。美国家庭调查支出也有少统现象,但收入不敢少报,是重罪,家庭调查支出比行业统计少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居民消费借贷情况突出,中国居民收支是当年的并要平衡,当以当年居民消费为GDP核算基础时,不能准确体现实际消费情况。中国居民支出包括六个部分,但政府转移和借贷数据并不吻合,自然消费也不吻合。
    
      中美GDP居民消费统计方法最大差别于,中国是居民平均支出乘平均人口等于居民消费;美国个人消费费支出等于是居民自支出乘数量+农民自产自消+集体人口支出+政府转移居民消费+非盈利组织提供的货物和服务+企业调整居民消费+居民境内外净支出。
    
      美国居民消费分十二类(与中国稍不同,交通、通信、教育单独一类),各类包括政府转移、企业调整,然后各类合计。中国的统计方法是以家庭调查为基础,将家庭支出额除以家庭人数,得家庭人均支出数额,并以此替代全体居民的人均支出。GDP核算时,用家庭人均支出乘全体平均人数得支出总额。这就忽略集体住宿人口消费特点,集体宿舍人口在外用餐、水电燃、网络、有线电视等的支出有别于家庭。
    
      中美两国的家庭调查样本不同。中国是抽样调查(2012年抽样比为0.831‰);而美国是全体调查。全体调查比抽样调查,数据质量和可靠性较高,如美国GDP核算居民汽车及零部件为4017亿美元,家庭调查每户购买汽车及零部件支出3229美元(购车3210美元),共有12441.7万户,所有家庭购车及零部件为4017亿美元。这说明,美国家庭汽车等大件支出调查的漏统误差很小(有规定误差)。
    
      由于美国个人消费统计口径大于中国居民消费口径,按中国统计方法,美国的GDP及个人消费将有所减少;按美国的统计方法,中国的GDP及个人消费比重有所增加。
    
      二、食品(餐饮)支出
    
      GDP核算时,美国个人食品消费统计最能说明中美统计的差别!美国食品和餐饮是分别统计的,两类消费已包括政府转移、非盈利组织转移和企业调整,如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原食品券)、补充供餐计划(WIC和CSFP-母婴和幼儿营养计划)、儿童营养计划(含学生校餐),提供雇员(含军人)食品和政务支出等。这里需注意企业的调整消费,可能还有应记为企业消耗的部分。
    
      中国居民食品消费是(城乡居民)人均支出乘平均人口。美国个人食品消费等于居民自费购买+农民自产自消+政府补贴+非盈利组织转移+企业调整。2012年,美国农业部统计含酒饮食品支出15461亿美元(含酒饮),GDP核算个人含酒饮食品消费14430亿美元,企业支出1030亿美元,即,企业支出的10%计入了GDP。参见表一。
    
      表一2012年美国食品(在家和在外)消费资金来源表单位亿美元
    夏长江:中美两国GDP个人消费统计的差异


      注1产家捐赠包括食品厂家和农场
    
      2政府支出主要有: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原食品券)、补充供餐计划(WIC和CSFP-母婴和幼儿营养计划)、儿童营养计划(含学生校餐),提供雇员(含军人)食品和政务支出等。幼儿特许牛奶划分在家、在外消费。
    
      3企业,包括员工补助和慈善。
    
      4.酒饮饮料支出,据比例划分为在家、在外。
    
      5.外食品包括餐饮和酒饮巴、咖啡店、单位食堂等,以及酒饮水等。
    
      6.保留一位小数,四舍五入。
    
      资料来源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农业部经济研究局、国会预算办公室(预算局)统计数据整理
    
      农业部食品消费与经济分析局的GDP统计口径不同,农业部统计分三部分,在家食品、在外食品和酒饮饮品;GDP核算有两部分,一是在家食品及酒水饮料,二是在外餐饮等。中美比较时统一了口径。2012年,美国含酒饮在家食品消费7321亿美元,GDP核算为8549亿美元,包括捐赠220亿美元。企业中间消耗不计入GDP是28亿美元。
    
      记入GDP在家食品资金来源有五部分,一是居民自费购买约5775亿;二是农民自产自消费3.9亿(修订后的数据),三是产家捐赠食品220.43亿(含非盈利组织提供);四是政府食品补贴816亿(其中食品券804亿),政府食品补贴清楚的记录了管理费用;五是企业职工食品111亿。
    
      美国在外食品消费6884亿(含酒饮),计入GDP餐饮5,881亿(含酒饮),不计GDP个人消费1003亿美元(企业消耗1002亿美元,府消费不超过1亿)。记入GDP在外餐饮资金来源有四个部分,一是家庭自费5056亿美元。二是政府补贴(学校早午餐、穷人救济餐、其它食品)212亿美元。三是政府(含军队)员工消费和军队外购食品196。四是企业调整消费337亿,包括食堂补贴、餐饮业员工用餐(表二管理服务)、慈善餐饮等。
    
      表二在外食品消费结构表(2009年)单位百分比
    夏长江:中美两国GDP个人消费统计的差异


      类型比重类型比重类型比重
    
      一、商业餐饮服务89.2一、商业餐饮服务(续)二、非商业性餐饮服务8.2
    
      1.吃的地方65.96.酒饮店和汽车旅馆4.51.员工餐厅0.1
    
      a.传统餐厅31.97.餐摊等0.82.工商业机构0.3
    
      b.快餐厅27.38.餐点5.23.教育餐饮服务2.1
    
      c.小吃和饮吧(非酒饮)4.2a百货店餐厅a小学和中学1
    
      d.其它吃点2.5b杂货店餐厅b.其它学校1.1
    
      2.酒饮吧和小酒饮馆3.1c汽油服务站4.医院2.5
    
      3.餐饮业管理服务6.9d.康乐及体育场所2.25.杂项1.8
    
      4.工厂食堂1.26.俱乐部1.5
    
      5.高校食堂2.37.军队等2.6
    
      资料来源餐饮业协会统计资料整理
    
      注:1.不包括监狱等餐饮
    
      2.含小费
    
      上述表格和论述很清楚地说明:
    
      1.全社会含酒饮食品消费,只有7%没记入GDP及个人消费。
    
      2.餐饮业营业额绝大部记入GDP,2012年,美国餐饮总产值为6093.2亿美元,餐饮业增加值为5881亿美元,增加值率为96.5%。
    
      3.政府含军队消费食品不超1亿美元(没记入GDP个人消费),包括军人特殊食品或政府消费支出。
    
      4.居民自费食品占食品消费的75%;政府和企业等占25%,其中政府占8.5%。
    
      5.单位食堂占餐饮的11.8%左右。
    
      中国餐饮业消费统计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美国餐饮业最终消费占GDP的比为4.34%,中国统计比例约1.2%,少于美国,并且增加值率太低约27%左右,与中国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国家统计局只公布限额以上企业餐费收入2013年为5430亿元,餐饮业增加值超7000亿元;但据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城乡)居民外餐就有1.2万亿(城镇居民人均外餐为1374元、再加农村居民),又据中国烹饪协会报告餐饮业其收入为25569亿元。因此,中国餐饮业不是完全统计,且统计口径比美国小很多,如单位食堂(企业、学校、医院、机关、部队等),路边摊,再有酒饮吧、咖啡店、茶馆等。中国的漏统非常严重,按美国的统计方法,中国居民食品消费被大大低估了!
    
      中国的食品消费至少应该补八项:
    
      一是各部门(财政、妇联、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儿童基金等)有关(贫困)学生营养改善、(贫困)住宿生补贴和儿童营养改善,国家公众营养改善项目,等等支出要计入个人食品消费,仅前三个目中央财政一年至少支出303亿元。
    
      二是单位(政府、企业、非盈利组织),和居民捐赠购买食品的要记入个人食品消费,如救灾时。
    
      三是单位补贴要统计为个人消费!中国明文规定,政府支出难区分,暂不记居民支出;企业支出应统计为实物消费,但实际统计记为中间消耗。
    
      中国包括私企在内很多单位,有免费或补贴用餐的习惯,补贴金额是消费的30%-5倍不等,有的单位午餐只收入1元。发餐卡的(每月在100-450元)记为个人收入,但单位补贴部分没有统计(个人支出体现不了)。
    
      2012年,城镇就业人员有3.71亿人,有免费或补贴的职工集中在垄断企业、机关、事业、文体娱业(如电视台等)、建筑和房地产业、部分经济好的制造业,至少涉及7976万人。同时,政府这部支出应转记个人消费。
    
      四是餐饮业员工工作餐要统计为个人食品消费。2012年,餐饮业从业人员(含私营和个体),约927.55万人。
    
      五是集体人口(如军队、武警、在校生等)的食品消费高于家庭人均的部分。
    
      六是记为家庭转移支出的婚丧喜宴等要记餐饮消费。
    
      七是路边摊餐饮(含流动餐车)。
    
      八是农民自产自消费。
    
      中国几次经济普查的结果总是高于当年核算数,第三产业尤为明显,中国应加强一些行业或非规模企业统计,包括餐饮、娱乐、衣着、家庭小用品等等。
    
      三、居住统计
    
      中美居住统计不同,主要有三点:
    
      (一)自住房统计方法。中国是资产折旧,美国是虚拟租金。美国房租有专门的统计,2012年,出租房平均869美元/月套,自住虚似租金1008美元/月套【4】。出租房与自住房有两点不同,一是出租房租金包括房内的电器、家俱和家居用品等,虚拟租金不包括。二是自住房的面积比租房大,约150平米。
    
      中国自有住房统计是折旧,按住宅建安成本计算,年折旧率为2%(折旧年为50年),2013年中国房屋平均竣工成本每平米2643元,即折旧费每平米为4.4元,与实际房租相关太大。中国农民自住房按折旧率3%计,但成本仅681.9元/平(2013年),与市场价相差太多,按美国统计方法自住房,中国GDP至少提高5个百分点。
    
      (二)集体宿舍。美国在居类统计集体宿舍,2012年约13亿美元;中国不统计。计入GDP集体宿舍分两类,一是工作宿舍(不含军营、运输工具依据、简易宿舍、工棚)。
    
      (三)学生宿舍统计为住宿类。2013年美国大专院校在校生2148.5万(含国际生),一部住学校宿舍,2013年大专院校宿舍平均价格5296美元/年。2013年,中国住校生约3000万,其中大专以上学生2647.5万。
    
      中国集体宿舍也要独立统计,其房租低于实际,单位补贴要记为个人消费。
    
      (三)是房屋装修。《国民帐户体系2008》规定,铺木地板记入个人消费,其它装修计入固定资本形成。美国新房多是有装修,中国多是毛坯房,中国GDP核算规定,含铺木地板等装修都不计GDP。
    
      四、政府转移和非盈利组织提供的个人消费
    
      (一)政府转移个人消费,按《国民帐户体系SNA2008》规定,包括了以下四类:
    
      (1)教育类转移。高等教育、学前教育和中小学教育(含特殊教育)、职业教育和培训。
    
      (2)医疗转移。医疗产品(器械和设备)、门诊服务、医院服务、疗养院和养老服务
    
      (3)其它社会保障转移。包括食品、儿童、居住、能源、老年和残疾、贫穷、失业等。
    
      (4)娱乐、文化、体育和宗教服务转移。
    
      中美两国财政统计口径不同,美国财政等于中国五个帐户,即一般公共财政、社会保险基金(与公共财政稍有重叠)、政府性基金、国有企业资本经营帐户(只是企业的)、公立事业资本经营帐户(中国就没有)。美国财政收支一个帐目收支清楚,而中国则要几个帐户合并。
    
      政府支出分六部分,一是政府有关个人支出,个人支出有关社会医疗保险(医疗保险基金财政补充)记为居民消费,其它有关居民转移收入的不记个人消费。二是政府支出用于公共(集体)统计为政府消费(含国防防经费);三是政府投资支出统计为固定资本形成;四是财政企事业的拨款;五是财政对外援助;六是其它。
    
      中国GDP核算涉及财政的主要依据有三个,即“公共财政支出表”,“全国预算单位支出决算明细表”和“中国国防白皮书”。中国政府转移个人消费主要社会医疗保险,统计方法是将这部分支出平均到居民,记为居民支出。中国GDP核算明文规定,“应在政府消费支出中扣除政府部门给城镇居民的实物消费,但由于资料难以获得,暂不计算。因此,财政有关个人转移,有的统计为政府消费,有的支出不明(非公共财政帐户)。
    
      在医疗、教育、文体等科目,中美居民(家庭)调查统计不同,中国居民支出包括公共医疗,美国则要居民自费加政府转移,加非盈利组织提供。如教育,居民自费(含及存款和借贷)支出约占(教育最终消费,含非盈利提供)的58%,还要加两部分,一部由政府资助学生(含公立教育机构),一部由私立教育机构提供(含机构和个人援助),名目繁多,有政府奖助学金、机构和院校助奖学金、学杂费抵税、减免学杂费等。特别注意,美国有教育工作者进修助学金,明确记入个人消费。因此,美国个人教育最终消费包括居民自费(含借贷),加上政府、私立机构资助学生(含企业、个人捐款),和非盈利教育提供最终消费等。美国记入GDP个人教育最终消费至少是教育总产出(含各界捐款)的80%。
    
      美国医疗保障体系与中国不同,中国是政府直接管理,美国除联邦基金委员会之外,还私人社会基本保险机构,因此,美国个人医疗最终消费有三部分,一是个人自费支出约8%;二是政府医保转移支出(包括疗养和养老院),占42%左右;三是私人社会医疗(含非盈利机构提供)。医保支付住院规定有公立医院、非盈利医院、财团医院,统计课目有医生服务(报酬【3】)、专科服务、辅助治疗、医学实验室(化验、仪器检查)、家庭护理等。
    
      美国财政支出医疗保障包括儿童健康、印地安人卫生、退伍军人医疗等。中国应记入个人医疗消费主要有,疗养和养老院支出、儿童健康防疫(种疫苗),等。
    
      按美国统计方法,中国应明确政府转移个人消费,如食品补贴、学生餐补、助学金(奖学金)、住房和取暖补贴、疗养和养老院支出,等等。
    
      (二)非盈利组织提供个人消费,据《SNA2008》表23.1(ICNPO类别),非盈利组织分12种【3】,部分功能与政府有交叉,按中国分类,有的是事业单位,有的是社团。其实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有明显的经济利益,这类要统计为企业,如电视台网、无财政资金的公立媒体等。第二类是无明显的经济利益,如学校、医院和科研单位等,公立的要统计为政府;非公立的统计第三类,即没政府资金且无明显的经济利益的非盈利组织(英文简称为NPISH),这类组织资金来源主要于募捐、缴款、捐赠和财产收入,如党派、慈善组织、养老院、娱乐和体育俱乐部(无明显经济利益),等等。
    
      非盈利组织提供个人消费,2014年,美国净额为3280亿美元,占个人消费的2.7%,占GDP的1.9%。
    
      中国相比美国,缺少非盈利组织提供个人消费的专业统计,相关的数据,一部分没有统计,一部分统计在企业和政府。同时,由于非盈利组织提供个人消费一部实物,更增加了统计难度。
    
      中国非盈利组织【3】统计,一定要注重教育、医疗、慈善机构(含基金会)等。美国教育、医疗等非盈利机构的大部分收入都记入GDP及个人消费,在统计有关非盈利组织提供的各类服务时,分别统计两次,一次是各类消费项,统计了非盈利组织服务家庭的数额;再次是在非盈利提供个人最终消费项,(总产出减服务家庭数额,并扣减固定资产投入和消耗)。外,中国官办慈善机构如中国红十字会、中国慈善总会等独立核算,按统计规范,或统计为政府,或统计为非盈利组织。各慈善机构发放的钱物(食品等),都要统计于提供给个人的最终消费。2012年,仅两官办机构,全年直接接收社会捐赠款物578.8亿元,捐赠物资折款54836万元。
    
      五、实物转移或共同消费
    
      共同或实物转移消费包括企业、政府和非盈利组织。
    
      实物转移消费主要有八类:
    
      (1)向员工提供的食物和饮料(餐饮),含单位食堂的所有补贴(SNA2008规定:不含商务接待或出差的伙食补贴;特殊工作条件下必需专用食物和饮料,如军人等执行任务时的快速食品。中国不包括企业,美国包括企业。
    
      (2)向员工提供的住房服务或员工家庭居住的房屋(SNA2008规定:不含出差的住宿,不含家庭不能居住的工作地住宿,如工棚、车船飞机上的住宿、军营等)。
    
      (3)为员工提供个人使用的汽车或其它耐用品。
    
      (4)向员工及家庭提供的运动、娱乐、休闲。
    
      (5)向员工提供的上下班的交通工具和停车场。
    
      (6)企业提供的本单位的生产产品和服务。如铁路和航空公司的免费旅行,煤矿自产煤,等等。
    
      (7)为员工子女开办的幼儿园、学校。
    
      (8)为员工购买生活设施或用品借款的利息差,如购买住房、家俱等。
    
      共同消费包括如下,如单位为员工配备的小汽车,既用于工作又用于私人事务,按比例统计为个人消费。再如单位发的服装,工作服、制服和防护服统计为消耗;而既能在工作岗位穿,又能在非工作岗位穿,按比例统计为个人消费,类似的还有电脑、手机其它耐用品。此类包括政府员工费统一的服装、学生校服等,2014年,仅军队制服就统计为3.52亿美元。
    
      据美国GDP核算,2012年,企业经常性转移(含实物)个人有414美元。
    
      六、其它货物和服务
    
      美国其它服务支出统计的非常详细,主要有六项,即宗教活动、法律服务、会计(及其他商业)服务、劳动组织会费、专业协会会费、婚葬服务等,是个人消费的3个百分点。
    
      中美相比,中国统计不尽详细,甚至憾缺,其它服务支出主要有洗澡、理发、美容等,2012年,服务支出每年人均157元,其中城镇262元、农村40元,按服务(男女)平均价格计算,这三项一年的支出就超出(洗浴还不能算高档场所)。
    
      按美国的统计方法,中国居民其它服务消费应强化统计。
    
      1.婚庆服务费。美国租婚纱(租鞋等)支出在服装类,婚宴在餐饮类,现只讨论服务费支出。据百度文库苹果咬咬《婚礼市场分析》,城镇婚庆服务费平均8700元(乡村相应要少),据民政部门统计,2012年结婚超1000万对。这是一部分居民消费。
    
      2.殡葬费。2012年共死了965.75万。这是一部分居民消费。
    
      3.律师费。按有关规定,律师代理参与案件的调解,诉讼,除每件收取3000-5000元的办案手续费外,还按比例分段累计协商收费,有争议标的收费另加比例。
    
      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工作报告,各级法院一审共结刑事案件84万件,判处罪犯105.1万人,不计二审和没被判有罪的,按最低收费3000元计,有31.53亿。一审共审结涉及婚姻家庭、损害赔偿、房屋买卖、医疗纠纷、劳动争议、土地承包、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案件313.9万,如20%的请律师,按最低收费3000元计。这是一部分居民消费。
    
      4.协会费。经济类协会有个体工商户协会费、企业家协会、私营企业者协会、消费者协会,等等。虽说国家明文规定个体户自愿缴纳,但很多从业人员怕生麻烦仍在缴费。不计国有、股份制等,2012年个体户有5643万、私营业主有7557万。协会还有文联系统(作协、书画、音乐、舞蹈),科协系统的各专业动员会,社科系统的各专业,以及学校的各种社团,等等。
    
      5.世欲文化支出。美国的宗教服务支出包括宗教活动的货物和服务,中国的宗教活动是个迷,其支出难以估算,但随地可见,香火缭绕,除政府拨款、企业捐款外,个人支出不计其数。
    
      中国有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居民为其的支出数额可观。传统文化经营有街头和固定地址的两种,在城镇租房从业的中位价格,如看日子(婚礼、搬家、开业等),起名费、算卦相面、看风水(阳宅、阴宅等),等等。
    
      比较美国各小类支出,中国还有没统计的有,工会费、会员俱乐部等。
    
      七、个人金融中介服务
    
      金融业统计分四类,一是银行、二是保险、三是证券、四是其它金融。中国居民金融中介服务只统计银行和保险服务。美国统计则非常全,包括个人投资的服务性支出,如佣金,
    
      股票、债券、基金的销售费用,投资管理和资咨询服务,信托和托管费用。
    
      居民银行中介服务只是将银行业增加值,用个人存款和贷款的比例计算。居民保险中介服务只计人寿、家庭财险和(私人)车辆保险,不计健康保险(商业);美国计健康保险(商业)。中国居民保险中介服务不按规定教育处,以赔付款简记,如个人支出保费(含追加和退保)100单位,赔付30,个人消费为30(70为非个人消费);而美国按规定方法统计,实收保费--赔付-准备金-中间消耗;如准备金为10、中间消耗为20,个人保险消费为100-30-10-20=40,美国方法的数额比中国多。
    
      八、常住与非常住居民支出
    
      《国民帐户体系2008》规定将常住与非常住居民净支出(有称为境外净购买)统计为个人消费,境外消费包括旅游、出国留学、出国治病(含美容)、员工出国(含政府、国有企事业人员)、因私出国。
    
      美国按《国民帐户体系2008》规定统计。中国没有专门统计此项,仍按老办法统计在国际服务贸易。中国现是境外消费大国,2013年,中国旅行服务进口1285.8亿美元(境外游),包括购物、食宿行景点等,统计为外贸进口减少GDP,统计为常住居民境外消费增加GDP及个人消费。中国按新法统计,估计要加增加GDP及个人消费,中国出境消费多于入境,出国留学生数量和费用)多于外国留学生,治病及美容也高,现网上境外购物也越来越多;再有让人病垢的公款出国,不统计在政府消费,而统计在个人消费。
    
      这项统计方法的变更也有疑惑,按GDP核算支出法与生产法的平衡理论(数据应大体一致),本国生产的商品(服务)有三种情况,即本地消费、出口和库存,改变统计方法会出现当年不平衡(境外消费的钱多是往年结余,而非本年收入),本国居民境外消费并不能消费本地商品和服务,本地商品库存将会增加(设无非常住居民)。现实情况,各国都力促外国游客到本国游,确能增加消费、带动就业、增加GDP,很少鼓励本地居民到境外消费!
    
      除上述之外,美国有些数据符合统计规范,但中国一定时间不可能照规统计,如搏彩及中奖收益、药物滥用、宗教等。
    
      结束语。目前,国家统计局已注意到某些问题,正按《国民帐户体系SNA2008》逐步修订,完全按《国民帐户体系2008》核算,将增加GDP及个人消费。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6/2015061116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