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尚笑:宪政真能解忧吗?
(博讯2015年04月23日发表)

    
    
    澳大利亚网友 韩尚笑
    
    韩尚笑:宪政真能解忧吗?


    
    能否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是对执政党的考验。
    
    四月二十日,BBC发表了点评中国的文章: 撕裂不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读后,有感却不敢苟同,故此,异义相与析。
    
    在评论员看来,中国不可避免撕裂,唯有宪政可以解忧。
    
    在我看来,今天中国毛派的崛起和中国社会的撕裂,不是不可避免,而是残酷的现实。
    
    作者把现实虚拟之后再推论出不可避免,进而又肯定为不争的事实,似乎是文字游戏不可光扬的倾向和危险。把没有争议的话题当成不可避免的前提,然后导出预先设定的结论,有伪命题之嫌,也有导引之虞。
    
    既然撕裂是事实,那么解忧就是人的担忧。将解决人之忧当成解决问题之道,把不同概念并列互为因果,产生了逻辑上的混乱,尽管文字正整又对仗。
    
    宪政可以解忧,也就是说宪政解决的不是治国问题,而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人的担忧的问题。
    
    将抽象的,或许是沒有实质内容的担忧与自毛泽东执政以来,不断从潘朵拉的盒子里释放出的妖魔混在一起,使本来的困惑更加负载不堪。
    
    担忧与现实不同,不能同日而语。担忧可能是⌼c人忧天,忧人自扰。担忧的人,可以沒事忧,有事忧,或者有事反倒不忧,因为发现忧也没用。
    
    自一九四九年起,中国的不少文人,开始善用漂亮的词藻、逻辑的似是而非来遮掩和弥补判断力的先天不足,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尤显突出。
    
    这是中国文人的顽疾,是中国大学中文系的通病,久而不察,乐而不疲。这或许是毛泽东焚书坑儒阴险的初衷,却也是习近平的智囊,届届有理,屡试屡爽的大脑下限。
    
    我在观察,在思索,无意去匆匆结论,亦无力去指出解决中国的良方。
    
    然据我所知所察,印度的传统和文化,与中国虽近,却貌合神离,又渐行渐远,变得十分陌生。
    
    印度的现状,虽有长足的发展,仍难以称是成功的典范,包括宪政,尽管有二百多年英殖民地的历史。退一步讲,印度的宪制,既便算是成功,也未必适用于中国,称之为“解忧唯有宪政”,略嫌武断。
    
    英语有句谚语:All roads lead to Rome. (条条大道通罗马)在此引用未必贴切恰当,却道出了问题解决的方案,远不止一种。
    
    事物总在变化。用固定的格式套用不同的国家和群体,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宗教原旨之嫌,显然非作者本意。
    
    最后,并非最不重要的是,中国目前的问题,撕裂也好,信仰危机也好,道德每况愈下也好,是执政党长期忽略客观实际和国情民情民意民权等等造成的。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
    
    一个执政党,能否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考验着执政党是走到了尽头,还是前面尚有一行程?
    
    被洗礼过的中国,不堪回首的经历,非左即右,忽左忽右,摇摆不定,投鼠忌器,讳嫉忌医,难能长治久安,更难让人心安。
    
    对此,我并不乐观,尽管我总在说服自己,要乐观。
    
    来源:BBC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4/2015042305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