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华逸士:春晚与春运——极权中国的两大怪胎
(博讯2015年02月16日发表)

    i春晚与春运,“特色”当头

    每逢过年,中国人年关难过,有两大“春”字当头的东西罩顶,一则曰春运,一则曰春晚,这都是独具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东西,国际上独此一家。

    一场繁忙的节日出行,一场歌舞升平的节日晚会,看似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里面的酸甜苦辣和人间悲喜剧,一应俱全。

    先说春运。无数中国小民都为春运的繁忙拥挤,一票难求而发愁。早些年春运回乡的打工妹被挤死的报道时有所闻,今年再惊爆为了防止年幼女儿在坐火车回家途中与父亲走散,父亲居然用手铐把孩子铐在一起。至于火车上自带小板凳、自备纸尿裤,更是屡见不鲜。中共治下粉饰太平、年年搞笑的贺岁片,如果改拍一部春运的喜剧片,一定会笑爆肚皮,但肯定通不过电影电视审查,因为武媚娘的乳沟,就够审查官们忙活了,再来个揭露社会阴暗面的影视,岂不是砸审查官的饭碗?

    再说春晚。与春运让人头皮发麻相比,春晚的作用是使观众大脑休息,小脑反射,在歌舞升平中接受党对公民的洗脑。30余年来,春晚的锣鼓还是紧密,观众却在日渐流失,但这不打紧,央视在2015年春节来临之前,在北京举行春晚海外媒体推介会,要在除夕夜用英语、德语、葡萄牙语、阿拉伯语播出,已经与来自16个国家的24家媒体签订合作协议,给天朝人民洗脑的同时,顺带给世界人民尤其是海外华人洗洗脑。春晚似乎正成为极权政治向外扩张的王牌宣传品。

    春晚是收视者家庭的“小三”?

    今年春晚的主题据说是“家和万事兴”。看来在中国大船全面左转、独裁加深、文革回潮,用复古和传统两张皮来掩饰共产主义的衰微的大背景下,情妇主播出没的央视也不甘寂寞,推崇起“家庭价值观”来了。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是推崇家庭尤其是大家庭、大家族的。但共产主义者对家庭的厌恶,甚至摈弃也是人所共知的。以巴金的《家》、杨沫的《青春之歌》等左翼文学为代表,对“家”的批判无以复加。1958年,独裁者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就提出“取消家庭”。演变至文革中,中国传统中的人道主义“亲亲相隐”彻底蒸发,与家庭决裂,踢断父亲两根肋骨,扇父亲耳光的闹剧,在血二代薄熙来等人身上屡见不鲜;及至当朝,薄贝勒锒铛入狱,则夫妻反目,互相指控,人伦惨剧,莫此为甚。

    现在春晚这个娱乐传声筒要传递“家和万事兴”的信息了,我们不禁要问:“谁的家?家如何和?家如何兴?”

    不要再假冒“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好不好?咱们公民不是老百姓,咱们除夕夜高自个儿的兴,管你们屁事;咱们平日里看见专制腐败,人权黑暗,妄议两句,能没有国保请喝茶不?也不要假冒“咱们的大中国,好大的一个家”,好不好?没有选票的中国公民没有国家,自己的土地早已经收走,自己的房子说不定哪天被强拆。如果实在要家国一体化来洗脑,我就要告诉你:这个所谓的“家”就是一个疯人院,如同巴金笔下的冯乐山老爷子正准备践行“万恶淫为首”,践行校长如何与女学生开房的中国梦罢了。

    让我们稍稍回顾一个春晚的节目,就知道春晚前几年还致力于挖断中国家庭的“根”,致力于宣传所谓“计划生育”实则灭绝生育自由的谎言。难道不是宋丹丹和赵本山的小品《超生游击队》,把天赋人权之一的生育权污蔑为“超生”,把为躲避暴政伸进男女裤裆而到处流浪的底层人民污蔑为“超生游击队”,在取笑和作践中完成对民众的洗脑吗?生儿育女,是家庭的重要内容,这个时候,恐怕是“奴顺党事兴”吧?

    既然谈家庭价值,把除夕春节还给中国家庭如何,让中国家庭围炉夜话,无论是麻将打牌,还是叙旧联谊,都不要用电视洗脑来插一杠,把一个充满了宣传洗脑的伪娱乐节目,做全中国收视春晚的家庭的“小三儿”,好不好?

    传闻央视大裤衩名不虚传,有人视之后宫淫窟,男的如“爱国贼”芮成钢被某大佬老婆诱奸,女的如叶迎春、贾晓烨为“百鸡王”周永康宠幸,传言真假如何,作为媒体应该为自己撇清一下啊?闷声发大财,请高瑜等上电视认罪,自己造假新闻的事情只字不提。今年春晚总导演哈文大言炎炎:春晚演员要绝对的道德无暇,如果过几年他也如同赵安、张俊以一般进去了,我们也绝对不会吃惊。

    春运是让奴隶们忙活的超级“娱乐”

    多少年后,若有人写一部春运史,一定会感叹不已:为什么中国人像候鸟一样,宁可死在路上,也要春节时回家过年?

    这就不得不提到这个国家顽强的传统和极权社会的新特色。中国长期是农业和封闭社会,故土难舍,不像地中海文明、欧美文明移民是常态,由于基督教的教诲,对异邦人也视作神的儿女,歧视要少得多。

    中共秉政,变本加厉实施嬴政以来就有的户口举措,将每个公民禁锢在自己的户口所在地,文革之前均为单位和户口奴隶;其后控制稍松懈,但党控制铁路,控制交通,设下重重寻租门槛,乃至为了维稳的无缝覆盖,又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在一个而今市场供应充足的社会,独独火车票供求不足,岂非咄咄怪事?中国媒体曾披露:既然火车运力不足,何不大力发展公路长途运输?可是仅批准权和过路费,就让许多欲投资长途客运者却步。

    实际上在中共极权体系下,无论是购房,购车,购火车票,在党看来都是一种超级“娱乐”。购房买房,购车买车,均有无数限制,都是为了控制,在一个管、卡、压的社会,一切就是为了让你们奴隶们既不至于死亡或者造反,又不至于衣食丰富,活得容易,从而获得足够的思想时间和空间。

    想一想,当你成天为一张春运火车票发愁的时候,为如何提前向老板请假发愁乃至编假话的时候,极权当局控制奴隶灵魂的目的就达到了:你疲惫不堪,哪有时间精力想自由与人权的问题?

    不错,极权体制为了鼓励公民当好权力金字塔塔底的奴隶,也鼓励当孝子贤孙,还经常在电视唱“常回家看看”,鼓励你“为爹娘洗脚”,但是你细看他的玄机:他并不鼓励以夫妻为核心的二人小家庭体系,而是鼓励尊老的家庭体系。他也不鼓励孩子为核心的家庭体系,因为孩子只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和三聚氰胺的试验品而已。

    当你透视了中国社会的种种荒谬,你一定会像福尔摩斯一样拼出了极权主义谋杀人性、亲情、家庭的完整图像。这个以“家和万事兴”为主题的晚会及其价值观,只不过绑架了传统,掺入了极权和独裁的娱乐毒品。想想吧,一堆被春运挤得虚脱得不成人样的“候鸟”,在除夕夜看完麻醉大脑的“春晚”,再奔赴春运的征途,把来年的血汗再无私奉献给主子,这是一个多么“美妙和谐的中国梦”啊!

    撕下春晚画皮,还春节家庭亲情

    美国等西方国家人们也重视团聚,感恩节、圣诞节的机票也供求紧张,但未如中国春运那般变态。欧美人也看重娱乐,但没像被极权洗脑的中国人那样变态,在一个民族的节日里,全民围着一个冰冷的电视机铁盒子。

    《美国谍梦》第二季中的苏联间谍有句道白,道尽极权主义的荒谬逻辑:“说谎是为了讲述更大的真相”。那么,春晚的说谎,是为了讲述什么更大的真相呢?为了奴隶们继续忍受春运的煎熬,忍受没有人权、票选、宪政、自由和民主的日子吗?

    撕下春晚画皮,还春节家庭亲情;正视春运苦逼的根源,与极权思潮决裂。迟早有一天,春运不至于如此繁忙拥挤,春晚迟早如同希特勒的女导演拍的《德意志的胜利》一样,成为历史笑话。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2/2015021611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