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莫哲暐:忧患是心境 —— 再响应王卓祺教授
(博讯2015年01月15日发表)

    
    (本文旨在响应王卓祺教授一月十日刊登在《明报》观点版的文章《「生于忧患」的青年世代 —— 响应莫哲暐傲慢与偏见的批评》)
    
    王卓祺教授抽空响应拙文《生于忧患,有种责任》(《生》),本人先表谢意。教授提出了不少质疑,本人现逐一响应。
    
    教授最主要的批评,应该是认为本人及所谓「八九十后」混淆了忧患的主观与客观意思。例如提出「生于乱世,有种责任」这口号,就是低水平的分析结果。教授认为,只有生在战乱时代,方可叫做「生于忧患」。
    
    《生》文详细述说徐复观先生提出的「忧患意识」,教授似乎认为那是「主观的忧患」,而非「客观」的。从字面看,「忧患」与「忧患意识」确有分别,但儒家学者如何说?牟宗三先生谓:「忧患的初步表现便是『临事而惧』的负责认真的态度 永远处在忧患之中,持着戒慎虔谨的态度,天命才可得永保」。唐君毅先生则谓:「儒者不仅能安于贫贱与世俗之忧患,亦能安乐于富贵与世俗之幸福 此乃兼安于幸福与忧患,而肯定一切世俗之忧患与幸福之价值之精神也。」由此可见,所谓「忧患」,重点不在于外在环境,而在于精神心境。不论贫富休戚,最重要的是内心保持「戒慎虔谨」,以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强硬分开客观与主观的忧患,并不符合儒家的理路。
    
    占领运动正好显示不少年轻人有「生于忧患」之心境。即使真的要谈「客观忧患」,当今香港虽非在战乱中,但也明显百病丛生:高官腐败无能、财阀残民自肥、贫富越趋悬殊、制度开始崩坏、自由饱受冲击 如此种种,教授不可能看不见。要进步,必要「比上」,学习比自己优胜者。不断「比下」,说黎巴嫩、伊拉克等战火连天,其实是逃避责任、合理化现状。
    
    至于教授有关讨论资本主义的部分,本人实在无法抓住当中重点。教授突然说:「就算剥削概念是成立的,剥削比压迫还是好得多」,实在不明所以。教授或许是认为本人完全否定资本主义,故尝试提出资本主义也有好处。其实本人并无视资本主义为万恶之源,只是反对高举市场至上逻辑去评断人之优劣。教授在文章《等而下之》中,确实以跨国企业转而聘请外国及大陆「尖子」为据,批评香港年轻人平庸。教授又谓:「市场及国际竞争并不会由于一些80后、90后追求民主理想而加以优待」,看似是提出客观事实,但明显也是做了价值判断:市场比民主重要。本人批评教授「实质资本主义」,不是全盘否定资本主义本身,而是反对把人异化为纯粹的市场生物。
    
    教授的思维,与香港主流意识所差无几:奉市场经济为指导思想,人之优劣皆由市场决定。「上进」、「成功」就是「能找到好工」,而「好工」就是「赚钱多的工」。此等思维,乃把人贬抑为纯粹的经济生物。为何香港一定要「高速发展」?一定要当「最自由经济体」?现今某些青年,就是不想在走这条路,希望我们的城市可以更多元、更有人性、更公道、更「正常」。教授引龙应台的话批评「小确幸」心态,但寻找金钱以外的价值甚或幸福,有何不可?为何我们的城市不可以慢一点?为何我们不可以对文艺工作有多一点尊重?有青年开咖啡店,与他人分享自己所喜爱之事物,提供悠闲空间,为何就必然是「自我感觉良好」,而不可以是「为冰冷的城市注入感情」?即使不谈所谓的「小确幸」,那民主呢?自由呢?难道此等原则与价值,统统要以金钱来评断?做记者、加入小区组织等,人工低、福利少,就代表是「废青」吗?这不是颓废不上进,而是希望改变我城的发展模式及主流意识。这不是「偏好」的问题,而是「价值取向」的问题。
    
    教授认为儒家君子之说,「止于『心性儒学』,未能进入政治制度建设,抗衡西方正逞(呈)现败象的民主制度」。儒家仁德之说,要转化为现代政治制度,确非易事。但新儒家学者其实早已指出儒家与民主能互相契合,不明教授为何认为儒家当「抗衡」「西方」民主制度。首先,民主制度确源自西方,但不代表不能实行于其他地方。强调「民主制度」是「西方」的,明显是故意把民主与中、港现存专制政权之别,讲成为中西文化冲突。南韩与台湾皆实行民主,且越趋成熟,他们是「西方」吗?一九五八年,唐、牟先生等新儒家先贤,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指出儒家思想可成为民主之基础,两者非互相抗衡:「从儒家之肯定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并一贯相信道德上,人皆可以为尧舜为贤圣,及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等来看,此中之天下为公人格平等之思想,即为民主政治思想根源之所在。」到了今天仍然把民主与「中国文化」对立起来,实是思想倒退五十七年。
    
    教授引朋友的话,批评本人《生》文「塞了私货、偷换概念」,例如批评教授「歧视移民」。教授又声称「不在意一些无聊及缺乏逻辑的评价」。本人从来无批评教授「歧视移民」,只是指出教授认为客观上歧视是好的,因为可以令移民上进,漠视了歧视本身的道德问题。本人的批评,认真谨慎,敢问何来无聊之处?假若真有缺乏逻辑、偷换概念之论述,则请教授清楚指出。只批评而不提供理据,实属低水平议论。教授与其继续带着偏见去批评当今香港青年的种种不是,倒不如详述自己长期研究的「改良版资本主义理想」,相信对香港更有裨益。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1513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