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曹长青:奥巴马缺席巴黎游行让美国蒙羞
(博讯2015年01月13日发表)

    
    昨天在巴黎举行的反恐大聚会、大游行中,130万法国人,在全世界50个国家政府首脑带领的阵势下,手挽手、肩并肩地阔步在宽广的伏尔泰大道上,展示文明世界的团结、展示自由世界对恐怖袭击的不屈服、更展示民主国家众志成城抵抗恐怖主义的决心。
    
    在这个队伍里,人们看到那些熟悉的西方大国的元首们——除了法国总统之外,有英国首相卡梅伦、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伦齐等,还有不太熟悉的西班牙首相、希腊总理、丹麦首相、欧盟主席、乌克兰总统,俄国外交部长、土耳其总统等,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那个全世界人都熟悉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都走在第一排则尤其引人注目。
    
    世界领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就是一个对恐怖主义发出的宣言:我们绝不害怕,我们绝不后退,我们要跟恐怖主义宣战,而且我们必胜!但是,在这样的时刻、这样一幅画面里面,居然没有美国!
    
    奥巴马的缺席,美国的缺席,实在太显眼,太刺眼,太丢死美国的脸了!
    
    不仅美国的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全部缺席,只派了一个几乎没人认识的美国驻法大使参加,那个“美女大使”挤在人群中,除了会被当作哪个国家元首的夫人之外,没人知道她代表美国。奥巴马的司法部长人在巴黎,居然也没有参加这个大游行。
    
    且不说除了国务卿克里按原计划访问印度之外,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在星期天都根本没有什么行程安排,即使有安排,都应该放下而赶去巴黎!在当今世界还有比恐怖主义更严重的问题吗?还有比此时此刻展示文明世界的大团结、迎战恐怖主义的决心更重要的事情吗?
    
    奥巴马昨天在没有任何其他行程的情况下,不参加巴黎的盛大反恐游行,今天星期一的唯一行程是在白宫接待NBA的马刺篮球队。这叫一个什么总统?在世界如此人命关天的重大时刻他在干什么?
    
    那些在巴黎现场做实况报道的美国记者们,连成天吹捧奥巴马的左派媒体的记者,都为在游行队伍里看不到美国的国家要员而感到难过、感到羞耻。
    
    对于美国人来说,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旗帜。在人类抵抗邪恶、追求自由的战役中,美国从来都是当仁不让的领袖,从来都站在最前面,最有决心,最有实力,为自由付出了最重大的牺牲,为人类和平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
    
    但是今天,在法国遭受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恐怖屠杀、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恐怖主义的游行,在有全世界50个国家首脑的队伍里,居然没有美国总统!
    
    奥巴马让美国蒙羞,让我们每一个美国人蒙羞!
    
    前国会议长金瑞契(Newt Gingrich)在推特上愤怒地说,“50个世界领袖在巴黎展示团结,但奥巴马拒绝参加,令人痛心。他的怯懦在继续。”
    
    白宫居然以“安全”为由解释奥巴马的缺席。如果这是真的,就更令人蔑视,如此胆小如鼠,怎么配做美国的总统?!连最有人身危险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都昂首走在队伍的最前排,白宫怎么好意思拿出如此低档次的挡箭牌。
    
    事实上,奥巴马岂止是怯懦,真正的问题是,他到底有多大的真正要抵抗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决心?
    
    恐怖分子其实根本不可怕,他们今天的武装力量跟当年的纳粹天壤之别。如果美国领衔自由世界真的使用自己的实力,不出一个星期就可以把只有二、三万人的伊斯兰国(ISIS)武装力量全部消灭(当年100小时就摧毁了整个萨达姆政权)。但奥巴马却说要打三年!难道要把这场战争打成越战吗?
    
    令人恐怖的现实是,只要是以奥巴马为代表的西方左派主导,这场战争就没个赢。因为他们拖住你的腿、捆住你的手不让你放手把敌人消灭在恐怖主义的大本营。布什政府打阿富汗战争、打伊拉克战争的时候,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反战的声浪最大。其结果就是,不把战场放在中东,就把战争引到自己的家门口。
    
    在和平、自由、宁静的文明世界,对恐怖袭击是防不胜防的。在波士顿马拉松,两个人就可以导致众多的人丧生、受伤;在悉尼,一个恐怖分子就可以在咖啡店抓一堆人质,杀害好几个;这次巴黎的三个恐怖分子,杀了17个人,伤了十几个,导致法国第一天就动用了八万军人,第二天的全法国搜索武装逃犯,不知又增加了多少军队和警察。
    
    那些恐怖分子,主要是在极端伊斯兰主义的“精神征召”下,在得到独裁穆斯林国家纵容的塔利班或伊斯兰国的培训和经济支持下各自采取的行动。这次他们也只是三、四个人行动,就导致如此严重的结果,如果他们同时有三十、三百人,同时在法国,或任何西方国家的平民堆里,发动类似恐怖袭击的话,西方和平世界不就成了战场了吗?这种战役怎么打?不在恐怖主义的大本营打,那就在自己家的咖啡馆、报社、杂货店打,用自己的平民做代价。
    
    昨天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出现在巴黎游行的队伍中的举动显示,只要有选举,恐怖主义、极端伊斯兰主义就不得人心,穆斯林世界的领袖们就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在没有独裁国家的政府力量支持的情况下,恐怖主义就没有市场,就不堪一击。所以说,用战争在中东消灭塔利班和伊斯兰国,摧毁所有的独裁的穆斯林国家,才是真正铲除恐怖主义温床的唯一道路。
    
    奥巴马不仅在中东无所作为,今天更不参加法国展示自由世界力量的大游行,说他是杀害“查理”的同谋也不过份。因为爱恩斯坦曾说,“沉默的好人就是邪恶的同谋”。那么有能力战胜邪恶、更有法律责任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有道义责任维护世界和平的美国总统不动作,不更是邪恶的同谋吗?
    
    给美国送来了自由女神像的法国在遭到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之际,美国总统居然不赶去慰问并给予盟军的最强有力的支持,这怎能不是美国的耻辱?
    
    2015年1月12日
    
    ——原载“曹长青网站”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1303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