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博讯2015年01月01日发表)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毛泽东的过,是显而易见的。
    
    去年这个时候,因为是曾一度被称作中国人民「大救星」的毛泽东的120周年纪念,在大陆互联网上,围绕毛的「千秋功罪」,闹得不可开交:尽情歌颂者,有之;据实批判者有之——当然,后来还是被新一届继承王位者在纪念大会上发表的讲话中定了调,这就是:「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定调者曾多次要求今天的执政党乃至全体中国人仍然要永远高举这个「不是神」的人的「旗帜」。现在转眼又是一年,在这个不「逢五」不「逢十」的时候,本人倒想对如何评毛说两句。
    
    不论英雄还是枭雄,只要是「雄」,即能留名。只要承认秦始皇是中华民族历史名人,那么毛泽东注定也会走进这个花名册。
    
    毛泽东之所以成为中国第一大党的头儿,除了包括阴差阳错在内数不清的因素外,在本人看来,就是毛泽东会写文章。试想,如果他毛泽东不会写文章,是万难坐上这头把交易的。且不说当年胡适就认为共产党内白话文写得最好的要数毛泽东,就是到了今天,回过头看,你依然不能不承认:毛泽东会写文章。本人甚至想,陈独秀之后,不论是张国焘、王明、张闻天,甚至是周恩来,他们不管哪一位,如果能像毛泽东那样会写文章,中国的天下后来很可能就不会是他毛泽东的。那样,打右派、大跃进、饿死人,乃至疯狂的文革十年也庶几可免了吧。
    
    可历史就是历史,毛泽东注定要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名人。既如此,我们就把他当作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介名人来评,不管什么人,都休想因为自己的一份狂热,来阻止人们客观甚至主观地评说毛泽东。像韩德强教授那种因听不得别人对毛泽东的半点非议并且还对一位80岁的老者施暴,只能说明此人的精神世界仍属于封建时代,而让这么一个「封建」在现代社会的大学里执教,他的学生们完全有理由进行抗议。
    
    对中华民族、对中国人民而言,真实的毛泽东有没有功,功有多大,除去歌颂的成分,应该不难搞清,我们需要搞清的是他的过。
    
    毛泽东的过,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有关部门为了维护政权,为了所谓社会的稳定,拚死维护毛泽东的权威,但现在毕竟是信息时代,人们已经知道了很多过去不知道的东西。有关部门虽然不允许曾任毛泽东秘书李锐的《李锐口述》进入中国大陆,但这是挡不住的。当然,倘若中国执政党的档案彻底开放,真不知中国会出现什么情况。可你捂得住今天捂得住明天吗?捂得住今年捂得住明年吗?你能永远捂下去吗?
    
    别的不说,就说这一年来,「敌对势力」一词在中国大陆频繁出现,从地方到中央,直到国家高层,都会不时地提起,东北地区有家「喉舌」甚至公开斥责大学老师「呲必中国」,且要求大学老师要如何给学生上课,后来甚至发展到据说有关部门要给大学课堂装上监控探头,只因舆论普遍持强烈批判态度,才不得不作罢。
    
    那么,啥叫敌对势力,谁又是敌对势力?真的就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或者是西方是英美?近日读大陆知名画家、文化随笔作家陈丹青《退步集》,其中有篇文章谈的是中国大陆1949年后的「建设景观与行政景观」。在文章中陈丹青告诉人们,其实毛泽东才真是一个崇洋媚外的中国人。当年针对张奚若批评北京城市建设规划是「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视既往,迷信未来」,毛泽东不仅在随后的1958年1月在南宁召开的会议上反驳说:「不好大,难道好小?不喜功,难道喜过?」而且还直接表明自己在这方面的好恶:「北京开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青岛长春的房子就好。」陈丹青在文章中批注似的说道,北京是元大都,距今八百多年;而开封更是汉朝古都,距今两千多年。青岛的房子是德国殖民者盖的,长春的房子是日本和俄国殖民者盖的。这说明,毛泽东不喜欢中华民族的人盖的房子,喜欢洋人盖的。
    
    此外,毛泽东最崇拜的「洋」和「外」,其实还不是日本、俄国,而是西方、是英美。从陈丹青的文章中可以看到,毛私下对他的医生说:「我不是苏联派,我是英美派」,而陈丹青分析,「他后来要全中国大炼钢铁,『十五年赶上英美』,说明他在乎英美」。
    
    然而,近年来,在大陆,有一班大脑似乎不正常的网民动不动就把客观评价西方、评价美国的人骂作「西狗」,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要说「西狗」,这些人所崇拜的偶像,不,应该说是他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泽东,才是真正的「西狗」,或者说是最大的「西狗」。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0111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