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吴祚来:江泽民时代的罪他律与分裂人民
(博讯2015年01月01日发表)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江泽民时代的罪他律与分裂人民


    朱镕基对下岗工人与进城农民工的方式,显示人道主义与人权对党国经济发展是障碍。
    
    江泽民时代也是朱镕基时代,可以说是「江表朱里」,邓小平发现了朱镕基,认为他是一个懂经济的人,但这样一位懂经济的人,是懂真正的公平正义的市场经济,还是懂党国的政治经济呢?
    
    朱的分税制,使党国经济做强做大,这是后来国家经济泡沫化、虚假繁荣与崛起的根本保证,正是经济上巨大的保障,使党国极权政治为所欲为,朱为什么要搞分税制?1993年9月16日,他在广州与广东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座谈时说得明白:「目前中央财政十分困难,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如果不适当地集中中央财政收入、加强中央财力,日子就过不下去,最终全国都要受害,都搞不下去。」(明明是中央在专断的经济收权,却不忘同时以此威胁地方)
    
    看起来中央经济主导、地方经济相对自给,是一种利国利地方的经济分权模式,但它造成了中央经济集权,而地方既要向中央跑步钱进,又向底层百姓掠夺,既掠夺土地、资源、民力,又通过计划生育、滥罚款等方式,谋取地方更多的非法利益。朱在经济开放方面是划时代的进步,使中国加入了WTO,使世界市场与技术促进中国快速发展,如果说中国真的有崛起与发展的成绩,除了民力与资源被不计成本输出,就是国际市场与技术向洼地中国涌入带来的红利。无论怎样,市场经济是双赢经济,也是一体化经济,中国人在意识形态上暂时无法与世界同步一致,但经济形态上,相对达到了共同体境界(中国从此难以与外面的世界割离)。
    
    朱的分税制并不是为了制造后来出来的罪错,但制度的痼疾,使他的重大决策,都为党国罪错埋下了伏笔。为了国家经济效率,懂政治经济学的朱总理用剥离的方式,分裂了人民,运动式地剥夺城市工人合法权益,这种政治主导的工人下岗,实质是一种剥离,国家政府不再对工人负责,国家经济发展不再带被视为负担的工人阶级发展,为了让国有企业转型,600万以上工人被下岗,领导国家的工人阶级,实质上不复存在,国家用廉价的、没有保障的农民工进城,以刺激城乡经济急速发展。
    
    这样就形成了工人在自己城市里吃劳保,农民在别人城市里无保障打工。工人与农民这两个国家支柱阶级(工农联盟为基础),都成为受害者,什么叫挖社会主义墙角?这就是。保守的计划经济开始破产,党国主导的利伯维尔场经济,实质上是权贵资本主义或权贵官本主义经济,开始成型。
    
    网络上流传的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中国下岗工人献给朱镕基的赞歌《七律‧朱镕基》:曾有高官秀神州,鞠躬尽瘁死而休;千颗地雷何所惧,万丈深渊壮志稠(酬)。国企三年愁未解,职工四方困街头。
    
    一个官员下岗,必然有罪错,否则怎么可能离职下岗?六百万工人被下岗,当然也因为罪错,谁的罪错?当然是党国体制之罪错,但党国体制之罪错,却由工人阶级与进城农民阶级来承担了。党国体制的罪错,一次次都让百姓埋单,永远没有罪错的,是党国政府。为什么意识形态一直不允许谈人道主义?从朱总理对下岗工人与进城农民工的方式可以看出,人道主义与人权对党国经济发展是障碍,党国要经济发展与崛起,必然要牺牲工农权益、还有环境生态成本、甚至道德与法治代价。
    
    江、朱时代是后邓小平时代,毛发动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的文化大革命,而邓、江发动起来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经济大革命,文化大革命革的是地主、知识分子的命,经济大革命呢,革的是工人、农民的命,处于社会底层的工农,一直承受经济剥夺,每年数以万计的上访,但无处可申冤,维权被维稳打压甚至迫害。政治权利得不到保障的国民,经济权利必然被无限剥夺。强大的专制暴政,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撑,朱镕基为党的经济王国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有分裂或剥离,必有联合与同盟。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让中共成为全民党,不再将中共视为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全民的先进代表,要融合不同的政治力量,形成一个庞大的政治同盟,三个代表是虚,三种力量的联合是实,哪三种力量呢?就是资本力量、官本力量与知本力量的联合,让社会成功阶层(并不是所谓精英阶层)成为一个分赃的联合体,全国政协、全国人大这样的决策与监督机构,由官员、企业家、名流、知识界、民主派别等主导,工农阶级只有极少名额,即便有代表,也是虚置的代表,权贵资本主义在江时代全成型。为什么左翼作家魏巍们猛烈抨击江泽民三个代表,因为左派们看到了权贵资本主义与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悖离。
    
    把整个社会拉入市场经济,在党的政治意识之下,让知本主义与资本主义、官本主义三位一体(官本主义主导一切)。
    
    我们看到的教育市场化、医疗市场化,甚至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军人身份与官职都被市场化,这就是极致的党领导下的腐败的市场化运动,一切都被市场化,特别是知识领域与医疗领域,无论是传统中国还是当代世界,都罕有先例,这两个领域应该代表良知与公益性,但在市场大潮中被迫沦落,现在的医患冲突与教育领域的腐败,都是江时代留下的权贵资本主义政治遗产。
    
    城市与乡村发生分裂,官与民精神分离,这个时候,城市里出现了城管(街边摆摊或零售是有罪错的),农村里出现了计生人员(多生孩子是有罪错的),截访人员(上访维权是有罪错的),政府与百姓之间的冲突,通过粗暴的管理者法外处理(甚至纠集黑社会力量),政府与百姓之间的持久战开始了。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011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