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施建章:划花墙入女童院,曾灶财咪要坐成世
(博讯2014年12月31日发表)

    施建章:划花墙入女童院,曾灶财咪要坐成世


    
    一名14岁女童,在2014年12月23日深宵时份于金钟「连侬墙」用粉笔画涂鸦,被警方以涉嫌刑事毁坏罪名拘捕,重案组通宵扣查少女长达17个小时后才获释放。警察于2014年12月29日向儿庭法院为女童申请保护令,女童按令入住女童院至2015年1月19日再审前。此段期间女童需住女童院无法上学。这宗判案,简直是令人发指。当了超过20年外展社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案例。
    
    首先,这位女童从没有失踪的先例,到底法官依据甚么准则,判定女童不听从家长劝告会离家出走。再者,就算是刑事毁坏,她有纵火?用硬物击碎建筑物?或连环打烂车头玻璃?原来经过占领运动后,粉笔继雨伞后,是另一项大杀伤力武器,她因此而需要入住女童院,若果是这样,社工们有福了,肯定全香港需要十万个或以上社工,跟进这类「严重」个案。
    
    此外,若因涉案女童的父亲有听障,就等于她没有能力教导和治理女儿,这是甚么逻辑?若她父亲有听障,审讯时有没有手语翻译,如果没有,这宗案件是否涉及审讯不公平?
    
    抛烟头肯定要坐十年八年
    
    香港大字到处见,当然不鼓励涂鸦,不过若依照这样的法理,已故的著名街头书法家曾灶财,他的墨宝遍布全港,蜚声国际,若他在生,肯定要终生监禁。各位吸烟人士也要注意,他们你们在街上抛烟头,可能也要重囚十载八载。各位家长,或者反占领的人士,你不要因此幸灾乐祸。因为你不能担保孩子一定不会手多在公家墙划两笔,只要他们稍为对警察不敬,可以随时将你们骨肉分离,下一个受害的,可能是你子女。
    
    各位社工、教育工作者,你们还能对此哑忍扮中立吗?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3110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