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博讯2014年12月14日发表)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聂树斌的母亲(左)多年来为子冤案奔走上访,却遭当局冷待。
    
    在聂树斌家人及代理律师申请、申诉9年之后,最高人民法院终于作出决定,指令山东省高院异地复查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这个决定虽然来得太迟、经历了太多的艰辛与曲折,但符合聂家人、聂案代理律师及所有关注聂案的法律界人士及民众的期待,因此获得了一致的肯定与欢迎。聂家人及其关注者是高兴的、兴奋的,网友们也一片欢欣鼓舞,认为纠错有望。不过,我认为,如果以为聂案在异地复查就一定能查清事实,让聂树斌案得以平反和昭雪,那只能是普通民众一厢情愿的良好愿望。
    
    聂树斌1995年被控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死刑后执行枪决。10年后,即2005年,一个身负多个命案的案犯王书金落网,他自供1994年9月曾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死一人。而这个人已被侦查机关认定是聂树斌杀死的,法院也已据此判决「凶手」是聂树斌并已执行死刑。也就是说,聂树斌是被无端冤枉而死的。聂案的矛盾和冲突于是出现。
    
    这个案件能够浮出水面并被公众关注,确实也应感谢案情中的「异地」二字,它具有极大的偶然性。聂树斌案中受害人被强奸杀死、聂树斌被抓及侦破、起诉,聂案判决,全过程都在河北省范围内,即办理聂案的全部是河北省内警方和司法机关。不巧的是,逃犯王书金的落网,却是在河南。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了王书金,王书金供述了在河北省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事实及「非亲到现场不能提供的证据」,案情重大,河南警方立功的机会来了。因此他们组成项目组核查此案,认定王书金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并且将此消息透露给《河南商报》记者,使《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出炉,案情在此首发。
    
    如果你了解中国公检法系统内部的记功、考核机制,你就能理解河南警方为何会花大力气去拼命追查一件发生在河北的案子,从而发现其中的蹊跷。试想,如果王书金是在河北警方手上被抓,即便王书金供述自己是聂案的凶手,河北警方也去查实了,此案也只可能有两种结果:一是河北警方纠正错案,内部作出处理,但绝不会对外公布;二是将错就错,不予理睬,不予纠正,从此将此案雪藏、掩埋、绝不复查。这两种结果都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公众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家丑不可外扬、官官相护、绝不认为自己办错案、地方保护主义等等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这同一种假设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这也正是王书金自供为真凶之后,为何河北方面长达9年声称在「复查」,但却没有任何进展的真正原因。聂树斌案曝光9年来,无数法律界和社会人士关注、呼吁复查,有微博大V「每天一呼」,要求有关方面采取行动,但根本无人理睬。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70多岁了,几乎每个星期都去法院上访一次,但大部分时间法院根本不见她,见了也是以各种理由搪塞,让她「再等等」。聂家的代理律师在9年时间里向河北省高院提交了54次阅卷申请,但每次都被拒绝,不允许阅卷,即便致信最高法和最高检控申此事,也无任何结果。更荒唐的是,「真凶」王书金的庭审中,作为国家公诉机关的检方,本应指控被告有罪,但河北检方却力证王书金不是强奸杀人凶手,控辩角色竟然颠倒。
    
    种种遮丑、掩恶、护短,河北公检法长达9年不作出处理,现在却突然开始「响应社会关切」,主动「请求最高法院指令其他法院复查」,难道是他们突然良心发现,或是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感召下,让他们有了真行动?当然都不是。河北高院「鉴于聂树斌案案情重大复杂,社会广泛关注,社会公众也有要求异地复查的呼声」的潜台词是:「既然我们查的都不信,那你们就让别的法院去复查试试,看是不是还是同样的结果?」在2013年,河北高院已经裁定,王书金不是聂案真凶。但这个裁定遭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质疑。既然如此,河北高院也就顺水推舟,把舆论压力从自己身上挪走,推给最高法院和其他高院。至于案件真相水落石出会不会「伤害」到河北省的有关公检法官员,那你就放心好了,9年的时间,案卷里该拿走的证据都拿走了,该重新制造的都重新制造过了,「天衣无缝」。更何况山东省高院也不是河北高院的敌人,同行和兄弟,事先会打好招呼,谁也不会为难谁。
    
    所以,这事上,先别欢呼。等有了结论再说吧。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1409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