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叶一知:上兵伐谋:以后的可行路向
(博讯2014年12月04日发表)

    叶一知:上兵伐谋:以后的可行路向


    摄:独媒记者 Gundam Lam
    
    「上兵伐谋(整体谋略),其次伐交(外交),其次伐兵(兴兵),其下攻城。」
    
    这是《孙子兵法》教授的道理,也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坦白说,对双学星期日的行动确有失望之处,当这个行动看起来毫无策略,便已违反以上原则——以攻城代替伐谋,即以最差手段取代了较好的手段。这不是马后炮,因为我们在之前从来不知道其策略。
    
    但也不能荷责双学。兵法可运用在很多地方,懂变通便可,但这场运动很多处都不能用上兵法,最大原因在于,无论做生意、搞社运还是战争,用兵得宜的关键是有领导。没有领导,不能练兵,没有服从,不能上下一心,所以即使双学以道德号召呼唤了一万几千人,由于只是散兵,毫无默契,与接受过训练的警队无法相比。以散兵攻城必然死伤惨重,这只是军事常识。
    
    诚然,我没有什么计谋可解决问题,可达到目的,但我不认同很多人说「这样做没用,那样做没用」的态度,因为我够胆说,任何一个单一计策在今天的形势都一定没用。我们是平民百姓,没有庞大资源,不像政府可以用税收来对付市民(而市民还要继续交税);我们没有动用武力的权力,连收藏一支棍状物体你也可被控藏有攻击性武器,对手却可随意挥棍;我们没有背后势力,所谓外国势力全属子虚乌有,不像对方有个更庞大的国家机器,可以动用近乎无限资源,单是聘请演员也可动辄用七位数字。有些人要强攻,一些人想文攻,一些人要保留实力伺机再战,但无论甚么方案,我绝不相信单一进行便可达到目的,连有没有效果也成疑。
    
    与其因为策略相异而互骂,倒不如重新思考,think out of the box:我们是否需要统一策略?我们可否寄望蝴蝶效应,多管齐下,好过把心血浪费在互相攻讦(除非那是你背后被委派的任务)。早已分析过,相信大家也很清楚,雨伞革命的肇因本就是一种蝴蝶效应,因为各方(包括对家)都做了一些事而促成。运动高峰已过,根本不能有大规模块织的攻防,故只能多管齐下,每件事都能累积一些效果,敌城自破的可能便更大。高手对决,你很难寄望用一步棋便将军,反而要诱敌走错一步棋,乘势而起,便可彻底反攻。你说要等多久?没有人知道,所有变革成功前,从来都没有人说得准会在何时成功,要么大家放弃,要么就坚守每条战线,咬紧牙根战斗下去。
    
    我们的路,至少包括:
    
    学民已在做的绝食
    
    诚然,我总觉得已不是时候,但又谁说得准?我有这个权威吗?谁有这个权威?而绝食确实有感召力,说不定有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三子自首
    
    占中三子要自首,也可随其尊便。他们的理念是透过公开审讯和自辩去阐述运动理念,你们抗争者觉得没需要,但他们代表中产、知识分子和道德代理(牧师),他们承担责任而带出的论述,确有可能令一班不积极参与抗争的人有不同想法,或至少塞住某些人的口。我们不能假定,不同群体是完全割裂的定型,同为基层,也有支持民主和只想糊口的;同为中产,也有顾及社会的中产公民和只顾自利的离地者。最重要是,我没有听过占中三子呼吁大家去响应自首,正如黄之锋也没有呼吁大家参与绝食。
    
    其次伐交
    
    学联本来用这招,就是希望上京见官,但显然此路完全不通。但伐交也可以有另一重意义,而大家其实也在做,例如积极向国际机构联署。这几天,中共不让英国下议会议员来港,明当他们是「黑名单」,这可会成为外交层面。另外,既然台湾和香港的年轻人有如此相似的论述(本土、抗共),大可与之联成一线,广交战友。眼光阔一点的话,当可更理解伐交之意。
    
    鸠呜
    
    鸠呜是一种有效的策略,但一定要认清其作用和限制。由于抗争者本来就是散兵,所以鸠呜战述看起来很有效。太平天国后期扰清的捻军,就是「无定之寇」,四处流窜,剿平太平天国的曾国藩也对其束手无策。如水之兵,虽难处理,但缺点就是难有据点,而且也受地理限制。旺角鸠呜是最理想之地,因为横街窄巷太多,水银泻地,而警方怕大水流入大道而成山洪,死守河口,流水便在不同小川乱流,难以处理。金钟清场要转化为鸠呜,并不容易,因为地理问题,可能要另觅地方。但这种战述其实难以达到最终目标,只可牵制对手,消耗士气——人数够多,流水的组成便天天不同,但当值的警员不可能天天完全不同,久战则怠。
    
    投诉
    
    很少香港人希望赖以成功的核心价值受损,因为如果香港变成大陆,全港一镬熟。对于诸如人权、新闻自由、法治(非单单守法)等被践踏,我们要尽全力去守护,警察滥权,必须追究到底。所有核心价值如果没有人去团结守护,都是脆弱不堪的。但要懂得投诉程序、渠道、如何写投诉信等,并不是普通市民擅长的。以我自己为例,我见到片段中警察打人,我也怀疑究竟可否去报案?我记得警察说过youtube片段也可举证,过去就有小巴司机因youtube片段被成功入罪。那么,有冇人可以整理或成立「监察或投诉组」,指导市民如何举报滥权,撰写投诉信初稿呢?用尽一切合法渠道去召集更多人参与,务必死守一众核心价值,也是抗争之路。
    
    铺路选举
    
    明年是区议会选举,后年是立法会选举。暂时来看,泛民有守不住之危——我看到的是一群完全落后于是次占领形势的泛民。但选举只看私怨,便会输掉大局(大家真要多咀嚼《选战》),输掉议会,后果可以很大,当然大家会说「选泛民入去咪又系做唔到嘢」,但政治道德从来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有一定泛民议员最少有希望做到嘢,没有泛民议员则连希望都没有,到时只有对手做到嘢,连拉布都不可能。
    
    但我对选民是否有足够成熟去为大局投票,并不看好,而且看来当中必有人搞局。我认为部分抗争者的确可以积极考虑组党参选,可以借选举把议题公开带出,也可尽早吸收政治经验(这从来不是不朝一夕可达),即使让选民花生一下,看着你们质问那些建制派参选人,也是一乐。而且,年轻人在选举工程中,最少包袱,说不定奇峰突出,就像今次雨伞革命一样,能击破选举范式也说不定。
    
    路向当然可以更多,例如「超合作运动」,各路人马可以尽出奇谋。问题只是,以上种种事情如何协调一起做,才可达最大效果,才是最难的「伐谋」。谋定而后动,乃千古不变之律。谨记,有些事不应公开说,因为人人都可以看到文章。大家深思后与自己的同路人商讨便可。
    
    认识一下历史
    
    最后,想谈一谈孙中山。这场运动中,很多网民久不久就拿孙中山为例耻笑人不够勇武,或用辛亥革命来模拟,不断批评同路人。在我眼中,他们读书有限,因为他们真以为孙中山勇武非凡,一出山就扫平满清,一如大家少年时读完三国演义,便以为刘备是忠、曹操是奸、诸葛亮是神一般。
    
    孙中山在1895年第一次在广州起义,但其实什么都未做便「收咗皮」,史书形容为「事机泄密,接济未至而失败」,如果换了今日,就是大家闹双学的「柒爆」。之后孙中山便逃至日本成立兴中会,后在伦敦蒙难而上了英国报纸头条,因祸得福而声名大噪。之后他一直在外地,不断宣扬革命讯息,做的就是「伐交」,而不是四处打击「同路人」。孙中山是一个理想型政治家,故很懂得包容其他意见,主张变革维新的梁启超属保皇派,不断攻击革命派,逃亡日本后,孙中山仍然找他讨论大局,最终双方也较能互相谅解。1905年,孙中山整合不同的革命路线势力,将自己的兴中会、黄兴与宋教仁的华兴会等势力团结起来,成功建立同盟会。
    
    由于孙中山在外的努力,令到很多在外地特别是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信奉革命思想,回国加入军队,在武昌起义时起了重大作用——响应起义而叛变。满清半壁江山并不是革命军勇武打回来的,而是积累已久的理念总爆发。武昌起义成功后三天,孙中山才从报章得知。但革命于此时仍未成功,因为袁世凯的北洋舰队把革命势力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孙中山以总统之位利诱袁世凯,由袁出面游说清室投降,交出政权,始避免了内战,并促成革命的成功。
    
    可以看见,辛亥革命的成果并不是单靠勇武而得来,有勇无谋,树敌排他的路向,即使成功也不见得成果可以长久维持。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0409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