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林天悟:从新华社批港富豪到罢免田北俊的启示
(博讯2014年11月06日发表)

    中共对香港情势果真是以「国家安全」级别处理,自由党的田北俊所谓「违规」而遭到罢免全国政协委员职务,直如把60年以来,中共以作民主花瓶的政协遮丑布一迸剥下,连作个模样也懒得装作,真是老实得可以。不过,不要以为中共五大三粗只懂动拳动脚,其实只要细心一看,中共向田少下手其实早已有因由,只是香港传媒水皮,把新华社英文版的一条炮轰香港四大富豪未开金口反占中的新闻稿低调处理,于是走漏了前传,殊为可惜。
    
     须知道,新华社的英文电讯其实极不简单,以一个国营通讯社,发出迹近点名威吓的稿件,可以说是从未试过。有人推说是社内有人把关不力,这种写得差的稿件错手按掣出了街;也有人说是不要理会,因为只是记者不懂港情。如果实况如此,恐怕中共早就亡国亡党矣,无他,以中共搞斗争起家,文革期间主力诛杀知识分子,社内重重权力架构下,是根本没有可能发生看走眼把关不力这回事。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六四之后新华社发出支持平反六四都不是奇事,但事实上从来没有,原因便在于把关得力,连所谓「擦边球」都半点容不下。因此,新华社点名批评本港四大富豪,其实便是替革除田北俊做好铺垫,简单直接的一句,就是:「仲使同你哋客气?」
    
    事实上,新华社的做法已相当着迹了,换了是回归前的香港传媒,每家都有阅读中共把戏的老手,在那时候的社会氛围下,传媒胆敢畅所欲言,或者一报之内百家争鸣,新华社这种稿件,肯定没有人当成小事一椿。
    
    田北俊被「搣柴」一事,反映出来的是中共对港政策全盘转向极左,邓小平当年信誓旦旦说「共产党是骂不倒的」,如今是全面贬值。事实证明中共不仅怕骂,而且连批评特区首长也受不了,手段与气度全盘倒退,可谓难看之极矣。诚然,以大国崛起后的财力权力,得罪香港四大富豪也不算甚么大事,只是在宣示过往怀柔手段早就扔进垃圾桶,习主席还有至少8年在位,大家睇车。
    
    不过,话得说回来,北京如此强硬也不是坏事,因为底牌已现,那些中间人也好,那些民主回归派也好,甚至乎「为香港好」的传媒也好,这次之后可以放弃做春梦的假幻想,如果仍蒙在鼓里以为中共可以「又倾又砌」,或者在晓以大义下以香港为福祉的各方人马皆可以休矣。因为今天大陆穷得只剩下钱,那股气熖之高涨,当今恐怕只有日本美国可以一压其威,但却仍需抑其鼻息,至于回归了的「忤逆仔」的香港,连发点小脾气都唔使旨意了。
    
    有人说,习主席以毛主席为师,这一点笔者不敢苟同,不过,习年代以强大民族主义为主轴,外交则「以我为主,背倚俄国」已成大势。对香港对钓鱼台均是如是,对香港摆出的硬态度,堪称30年来之最,至于钓鱼台方面,习的算盘如何打,暂无人得知,不过,事实是如果钓鱼台兴战中共胜出,固然可以一雪国耻江山永保,日本的安倍政权可下台归家;可是一旦输仗,或者打到得来美国插手范围更大,则是另一条数,结果或者截然不同。因此中国近期对日本开始嘴软,久已不闻解放军空军战机与日本空中自卫队对峙的消息,亲共的一些半内地半香港的传媒,口气也在变,只是表面仍死撑「要日本好看」,玩玩耍嘴皮的「小学鸡」把戏而已。
    
    如今中共政权要的是头彩,之后如何是另一回事,例如对越南一度喊打喊杀,结果是先行让步。香港情况当然不同日本越南,但也微微看到取态是口硬手硬,然而能否一硬到底,值得观察下去。不过,最近中共对台湾间谍策反大做文章,其实可以作为参考,这样大张旗鼓,台湾方面只有越来越反对统一,然而北京仍是如此强硬,莫非没有想到台湾问题?笔者估计,这是长远策计之下的反射,认为台湾早晚在经济上不能不拢靠大陆,今天强硬就是不怕你有离心,因为台湾总会自行靠近,飞不出中共以经济大靠山布下的五指山也。
    
    循着中共招数分折,就知道对富豪的新闻稿是投石问路,革走田北俊是小试牛刀,社会若视之为寻常,甚至淡淡然地认为一切都是「你懂的」,香港将在一批又一批港共掩护下,红色潜规则将加速壮大,更大的压力将肆无忌惮压境而至,因为中共看穿香港不能飞,当经济越来越靠依大陆,「祖国好、香港好」,这小岛自然无路可走,最终成为偌大的国土里其中一个城巿,一国一制,指日可待。
    
    从新华社狠批香港富豪的稿件,到田北俊的下场,正好说明面对今天的中共,强如「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住得起」的香港富豪,都已经没有了沉默的权利。要在香港活得好赚得多,只能大声说爱国爱党,至于只为爱港而说真话,恐怕是没有好下场。
    
    —— 原载: 香港《信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0606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