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博讯2014年11月05日发表)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王伟光早前重提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引发舆论热议。
    
    王伟光院长早前发表文章重提阶级斗争的核心,是强调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现在且不说是否还真的存在这种大面积的阶级斗争,只说资产阶级到底好不好,以及中国人对资产阶级的认识,一直是我们这个国家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下面就容本人谈几句。
    
    记得看过一本书,客观上表扬懒汉,说很多发明创造是懒汉干出来的。为什么呢?因为这种人懒,就想着怎么能让他既能懒又能与不懒的人一样享受生活,甚至比不懒的人享受得还好。自己一时忘了书中举的一些例子,但我相信这种情形不仅有,而且还确实不少,很多人在生活中也一定遇见过,甚至其本人就是这种「懒人」。当然,不管怎么说,这里都不能不补一句,即使如此,我们也还是不能鼓励人懒。懒汉中搞发明创造的毕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懒汉只是个懒人而已,中国民间给这种人送了一个难听的形容词,叫做:好吃懒做。
    
    从懒汉说到资产阶级。在中国人心中,一提资产阶级,就是享受,甚至叫「爱臭美」。但我们现在可以说了,享受,爱美都没错。很多人不能享受,乃至所谓不怎么爱美,是因为没有条件,甚至没有资格。另外,一个人要享受、要爱美,就需要先通过劳动也就是创造财富(官二代、富二代除外)。一般说来,总是先有了财富,才能享受;有了爱美的「条件」,才可以「爱美」,不然,就只能像杨白劳的喜儿那样,打扮自己的只有二尺红头绳。
    
    而资产阶级,只要不是通过暴力「革命」夺取,不是通过坑蒙拐骗或者残酷剥削他人而实现的财富积累,我们都没有理由说资产阶级不好。 1949年后,甚至直至今日,资产阶级在一些仍没醒悟或假装没有醒悟的中国人那里,仍然「臭不可闻」。直到今天仍没有几个中国人敢于公开说他喜欢资产阶级,人民日报上从来没有说过资产阶级好。这都是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害的,是像人民日报这样的所谓主流媒体害的。这种对人们思想精神毒害的时间越久,对中国人的聪明才智破坏性也就越大。现在的问题是,已经六十五年了,这个国家像是还没有睡醒似的,尽管人们早就知道这个国家中一些有权有势者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可作为一个国家,这种公开且肆无忌惮地自欺欺人,其结果必然是导致人人说谎。这种情形不改变,中央电视台十几个频道一天二十四小时哪怕全部播放那些教人讲文明讲道德讲诚信的公益广告,也还是没用。我不知道,中国大陆有权力改变这种情形的人为何就是不明白这一点,让像我这种生活在最底层的一个百姓「干急无用」。
    
    有时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现在这个国家虽然已经承认了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但就是不肯沿着这一点正确认识继续往前走。在这里可以大声地说:只要承认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那么就还可以接着承认,人的天性就是能过上幸福快乐而有尊严的生活;如果再有可能,还想过上资产阶级那种已经超出了过去穷人们所说的幸福快乐更加尊严的生活。
    
    不知大家是否浏览过张贤亮去世前接受媒体人专访中的那几句回忆。张贤亮能成为中国不可多得的作家确实是有渊源的。 「他是世家的孙少爷,祖父和父亲都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他家住在上海高恩路的洋房里。」张贤亮告诉记者:「我母亲可是官宦世家,大家闺秀,又受过美国教育。」七八岁的时候,「晚上,你坐的汽车到你家门口,大门缓缓地打开了,汽车在一条铺了砂石的路上缓缓而行,两边的路灯一下雪亮,你家的整幢房子都闪亮。然后进门,有人给你换鞋,有人给你脱大衣,有人给你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摘手套──你是一种什么感觉?」说白了,这就是资产阶级生活。事实上,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想过这样的生活,只是有人实现不了罢了──就是那些奋斗的无产阶级,敢说骨子里不是为了能过上这种生活吗?
    
    我不信。
    
    自然,如果资产阶级只停留在这种思想,那也确实没有值得什么可宣扬的。再说,享受、爱美,如果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全部,我也不会来赞扬它。有些人不要以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产阶级是多么地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不是。你认真读一读《共产党宣言》就明白了,用今天中国很多人的观点来看,资产阶级好着呢,资产阶级对人类的贡献大着呢,大到现代资产阶级领导的资本主义社会在不到一百年里的进步,胜过资本主义社会之前的整个人类史的进步。 《共产党宣言》里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这句话被中国研究或非研究马克思的很多人都引用烂了,也就不用注释了吧。
    
    马克思只是为了他们所谓更伟大的理想目标,即「消灭私有制」,认为资产阶级会成为「绊脚石」,不能不反对,不能不消灭,甚至不惜采用暴力革命取得胜利。然而,从马克思去世到现在130余年的人类史证明:马克思和他最亲密的战友恩格斯都错了。这是客观事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英国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通过研究,得出一个马克思当年大概根本就没有朝这方面想的结论:因为人类史只是一次性的,所以不可能有什么规律。
    
    让人多少有点欣慰的是,据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教授称之为真正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已经去世快两年的吴江先生告诉我们,马克思去世前以及恩格斯的晚年都认识到了,他们的理论有大漏洞,这大约也是马克思生前之所以一直不肯出《资本论》第二卷的一个因素,「《资本论》第二、三卷是马克思逝世后由恩格斯、考茨基根据马克思遗留草稿整理出版的。所以严格地说,马克思本人只能对《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出版)负责。」(引自广东省政协主办的《同舟共进》1998年第2期第28页)而「恩格斯对于他们的急于事功的缺点坦率地作出了自我批评。恩格斯说:历史表明我们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并分析说:『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情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致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资本主义『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而工人阶级自身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实现社会主义改造并进行政治统治的程度。』(见《马恩全集》中文版第二十二卷)」(同上)
    
    下面,就不用再说了吧。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0507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