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谁占谁的路?谁占路的危害更大/杜阳明
(博讯2014年10月30日发表)

    中共走狗梁振英指责香港战中占路,中共喉舌媒体群起而攻之,把占路宣传成大逆不道的破坏社会秩序的罪行,为后续的迫害制造舆论攻势。
    
     香港战中确实占了路,影响了很多市民的日常出行,甚至可能给各行各业带来损失,但是此种影响只是暂时的,犹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样有阵痛。一旦新生儿落地,一切恢复正常。众所周知在中共的铁幕下,控制了所有的资源,与不讲道理、不讲法理的中共各级政权协商,简直就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根本行不通。每年几十万起的群体性暴力抗争证明了这一点,是中共的蛮横无理,走狗肆意妄为导致了善良的中国人民忍无可忍,不断举行各种形式的抗暴斗争,虽然不断失败,仍然前赴后继、无怨无悔地进行抗争、奉献牺牲。
    
    杨佳的杀警行动为什么受到中国人民的尊敬、纪念,因为他用鲜血、生命捍卫了人的尊严,惩罚了代表邪恶势力的警察,虽然没有选中首恶必办的对象,但是杨佳的杀警是对中共恶政恶法的有力宣战,将被记录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如果仅仅从杀人而言,不论何种杀人,尤其是冤冤相报的杀人不仅不能提倡,而且要坚决反对,但是杨佳蒙受不白之冤,并且被恶警暴力殴打,导致生殖器损坏,失去生殖能力,历经一年多的讨要说法的和平维权,没有结果,性格刚强的杨佳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杨佳的杀警是有理、有利、有节的捍卫人的尊严的正义行动,试问中共对于人民侵权的所有违法犯罪行为,那一桩事情是中共主动认错解决的,杨佳的蒙冤受害注定了在共产党体制下石沉大海,要么含悲忍泪、屈辱地生活一辈子,要么与制造罪恶的贼人同归于尽,杨佳勇敢地选择后者。
    
    在新疆发生的所有警民冲突的流血事件,都被共匪定性为暴恐,其实是中共反动的民族压迫政策造成的,是中共专制性的人权侵犯引起的反抗,其性质与杨佳一样,新疆人民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人的尊严。
    
    只要中共不放弃一党独裁的反动政策,这样的反抗就永远不会停止,直至中共政权的垮台。西藏、新疆的和平解放都有历史文件为依据,中共依然可以食言,不断蚕食二地人民的民主权利,与蚕食对中国人民的承诺一样,对于刚刚回归不久的港澳同胞一样开始蚕食,中共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中共从来没有把中国人民西藏人民、新疆人民包括港澳同胞的与生俱来的权利当回事,在沦陷的中华大地上冤假错案俯拾皆是,这些人一开始并不怀疑共产党的领导,甚至通过很长时间的哀告、申诉,接触了中共所有的能够接触的部门,发觉都是此路不通,不仅如此,还会受到许多不应有的遭遇,得出了与杨佳一样的结论,只不过有人有能力、有条件实施,有人只能寄希望于梦境。
    
    香港战中的觉起者相当清楚地了解共产党的过去、现在、将来,更加明白战中的长远意义。香港人民的民主权利的存在于否毕此一役,胜则开拓民主进程,败则与内地人民一样享受独裁专制。祸及子孙后代。战中者占路只是占了部分人的路,占了暂时的路,一旦抗争胜利,或者被武力清场,道路自然畅通无阻。而中共的占路是占了中国人民的民主之路,只要这个政权存在,就是永久性的占路,不谴责中共的占民主之路的大奸大恶,却揪住战中者的无奈之举大做文章,不是助纣为虐,就是别有用心。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301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