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参与联合国人权事务 妇女团体任重道远
(博讯2014年10月24日发表)

     边界 评论员
    
    边界:参与联合国人权事务 妇女团体任重道远


    当局为何恐惧曹顺利到联合国?
    
    就在笔者写作本文的时候,在联合国日内瓦欧洲总部万国宫,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之一、成立于1982年的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正在审议中国政府提交的报告。中国政府报告的内容,是作为条约缔约国之一,执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的情况。这个审议一般四年一次,中国上一次报告是八年前的2006年,此次是第七八次合并审议。
    
    今次审议与以往的不同之处,是中国的妇女团体、NGO(非政府组织),部分妇女权益活动家和学者,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万国宫,成为联合国的「坐上宾」。在「人权」二字依然是敏感词的中国,能出境参与「人权议题」的审议,即便是到中国作为成员国的联合国,不具官方身份的与会者,大部分时候要承担相当高的风险。最坏的情况,与会者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2013年9月14日,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女士,在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失踪一个月后以「非法集会罪」刑拘。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急剧恶化,当局拒绝救治,曹顺利病情恶化去世。
    
    曹顺利为什么要去日内瓦?为何作为女性、维权人士的她,出境即遭逮捕,直至死在狱中。当局为何如何恐惧她到联合国?而同为非官方、体制外身份,此次参与联合国审议的中国妇女NGO人士,却得以顺利出行?
    
    国内民众对于联合国的印象,大多停留于电视画面上每年新会期开幕,联合国大会各国领袖发言的片段。中学教科书上,联合国是国际间政府组织,参与联合国事务是政府的事,与我无关。实际上,随着人权理念在国际社会得到持续不断讨论,主权国家独霸的局面所引发的人权灾难,让联合国机构也反省在全球事务上,除了主权国家、国际组织之外,各国民间社会以及个人(英文Human rights defenders,即「人权捍卫者」)的重要作用。刚卸任不久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曾经写道:「在人类争取公平正义的道路上,民间社会的意见、实际经验和知识对人权运动至关重要。」
    
    为了让民间社会能够介入和参与以往只有主权国家政府才能参与的联合国事务,联合国设立了一系列机制,保障成员国民间社会能够参与对话,尤其是在监督相关缔约国政府执行条约时,发挥更大作用。民间社会不仅可以促进其所在国批准和加入现有条约,监督缔约国的报告义务,还可以提交「影子报告」(相对于政府撰写的「国别报告」而言),提供条约委员会专家参考。这些专家在审议缔约国报告时,会根据民间社会提供的信息线索和问题清单,向做报告的缔约国政府提问。相对于许多国家官方报告往往大唱赞歌的情况,民间社会提交的影子报告,更能反映真实情况。她们被邀请至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观点、调查和质疑,透过国际平台,缔约国的真实情况尤其是草根的声音受到广泛关注,对于官方,也是一种压力。
    
    了解了民间社会如何参与联合国事务的运作惯例,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同是非官方人士,曹顺利与今日参加CEDAW审议的中国非政府组织妇女代表,境遇会有所不同。曹顺利2008年底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要求按照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制订《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一要求广泛涉及中国最严重的侵犯人权问题,比如强制拆迁引发的血案,针对维权人士和律师的强迫失踪、非法拘禁等等。这些议题在国际间广泛曝光,常常被政府认为「有损国家形象」、「被西方国家利用」。曹顺利去联合国无异于到「国际上告状」,当局将其视为敌对势力,不惜下重手。
    
    比较而言,中国NGO妇女代表能「安全」出现在日内瓦,参与有关妇女人权问题的审议。一方面是这些话题偏「软」。据了解,此次由半官方「NGO」全国妇联带领的NGO团队,提出了妇女参政、家庭暴力、出生性别比和女性教育等四个方面的议题。应该说,这些议题不是什么新问题,政府代表在这些议题上回答联合国专家的质询,并非什么难事,大可以一二三列出已有成绩和近年来这些问题改善之处,谈宏观而不谈具体,更像是公关表演。而像境外到场、参与联合国审议中国报告的人权团体,她们提出的问题,如强制计划生育、独立参选,谴责中国政府包括对曹顺利在内的妇女人权捍卫者的报复,这类「硬」问题有个案、情况恶劣,中国政府就相当难堪,大多支吾其词。
    
    而另一方面,国内与体制联系不那么紧密的妇女NGO能「安全」出现在联合国场合,这要归功于一些团体在妇女人权倡导方面讲求策略、逐渐将话题「脱敏」。以北京为主要活动基地的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女声,近年来常常运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法规来进行妇女人权倡导,成效显著。在诸如校园性侵害与性骚扰,高校录取男女分数线不同,以及针对性工作者的收容教育等议题上,她们向中央和各地方主管部门发送信息公开申请,通过媒体引起公众关注,可以说,其灵感和操作手法,都得益于民间社会参与联合国人权事务的相关手段及策略。换言之,最大限度地利用体制缝隙、相关法律和机制赋予民间社会的行动空间,让人权事务脱敏,扩大公众知情和公众参与。
    
    就在今天,中国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闭幕,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个「法」,也许大多数人想到的是宪法和国内立法。实际上,中国作为联合国成员,必须遵守国际法和政府加入的一系列国际公约、条约。一方面,促使中国政府落实加入的国际条约,让这些国际条约与国内法衔接,可以督促政府在立法层面更好地保障人权。另一方面,民间社会积极参与联合国事务,可以呼应这些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在国内的倡导活动。脱敏、柔性、「国际」反哺「国内」,是目前国内民间社会能够参与联合国人权事务的不多选择之原则。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2406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