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伯炎: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意欲何为
(博讯2014年10月15日发表)

    
    
     中国社科院被称为红色翰林院,居院长首位的王伟光,最近以“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不输理”一文,引爆了网上的批判潮。他还在说:“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这些老调子听来,全是文革大字报上拾的牙慧,从梁效文章抄的破烂,改革开放几十年了,读着他这些陈辞滥调,好像一眨眼,又回到改革前那以阶级斗争为纲时代了,王伟光把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这些魔咒一念,能念出社会倒退吗?能念回几亿农民工再回到人民公社做农奴么?能念出知识分子回到牛棚当“臭老九”天天悔过么?能再用专政再专出5类、10类贱民,造出新的反动阶级么?可再由毛语录273条打造精神牢笼,去禁锢全国的思想么?可这些供王伟光念这阶级斗争魔咒的社会条件,己不存在了,
    
    3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告诉王伟光,就是他的祖师毛泽东从水晶棺里复活过来,再念他的“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也唤不回了,因为他把社会批斗得污糟稀滥,天怒人怨,记忆犹新,就是那些在斗中获益得利者,一比较改革开放后,肚子更圆、路子更宽、受恵更多,一听王伟光的谬论,也会嘲笑与吐槽了。
    
    友人告我:王伟光写这滥文,决非他个人行为,此文出笼,定有来头与背景。想来此言有理,当年姚文元写批海瑞罢官的文章,不怕犯众怒,不就有很硬背景么?但是,即便王伟光今天还想充姚文元角色,也没有东宫江青娘娘这种后台了。而姚文元仗恃那么硬背景,也落得入狱18年哩,何况,有人说薄熙来在重庆,王伟光就与司马南、孔庆东去抬轿子吹喇叭,可他投靠的薄氏大腕,已下狱,即便是比薄熙来更硬的后台,王伟光可好风凭借力,送他上青云吗?说不定仍是张春桥、姚文元之类下场哩?
    
    王伟光重举阶级斗争之旗,再摇专政有理之幡,也不看看过去那些打江山玩它玩到坐江山,已睡进八宝山红色宗庙那些王公们的儿孙,人家改革开放这30多年,玩的早不是阶级斗争教条,改玩双执制官倒、玩股市房地产操纵、玩批文、玩权钱交易、玩军火走私,从无产玩成有产,由赤贫玩成土豪,还听得入耳王伟光那些阿Q先生喜欢唱的调调吗?
    
    中国社会转型30年。计划经济早己在走向市场经济,搞封闭的自给自足,已开放为大进大出的流通。社会阶级结构,已发生颠覆性变革,农耕社会已过度向工商社会,全靣专制与垄断,毕竟已被部份市场自由引出活力,并已产生新的金融寡头与经济大鳄,成为新的剝削者阶级,人们称呼他们叫:太子党、红色官僚、权贵资产阶级。总之,他们的腐朽性与寄生性,早在60年前,南斯拉夫的吉拉斯就在他的《新阶级》一书中,进行了透辟的理论探索与阐述,他论的新阶级,也就是今天中国这种特权的权贵阶级,那时他就分析说:这个新阶级是贪婪而不能满足的,就像资产阶级一样。不过,它并无资产阶级所具有的朴素和节俭的美德。新阶级的排斥异己正像贵族阶级一样,但没有贵族阶级的教养和骑士风格。”笔者读来,对中国这新阶级,认为:比欧洲的,更多所谓中国特色应是:小说家王朔在20多年前早一语道破的:我是流氓,我怕谁!只是这流氓化,现在更黑帮化而已。这类权贵的新阶级,可能倾心王伟光的老教条吗?
    
    可笑更可悲的是:60年前,东欧便出现吉拉斯这种理论家,有新的理论发现。60年后,中国所谓理论界的王伟光,还只能从死的教条中编造陈说,当红色混混,想混世,却难惑人骗人了。
    
    显然,王伟光这套阶级斗争的斗经,一拿出来,就碰到层层门槛与关隘:
    
    1,他能推翻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吗?这一决议结束了讲以阶级斗争为纲,恢复实事求是路线,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及平反寃假错案。而这些,经实践检验已证明是成功的,是中共走出经济崩溃,并有GDP增长为据,王伟光推得翻吗?
    
    2,阶级斗争,必须明确谁是革命阶级,谁是反革命阶级。马克思说工人阶级代表先进生产力,他是从瓦特发明蒸汽机那时代看到的生产力。可邓小平在1980年去参观日本自动化工厂,不见了工人,只几个技术人员在操控,受此启发,他才说科技是生产力了。王伟光那旧的阶级意识,还适用今天社会现实吗?而你们的先进工人阶级,早被赶出工厂,像夏峻峰流落街头,走投无路还在被警察殴打,自卫也犯罪处死了哟!王伟光文中专政阶级已成被专制滥杀的对象,不是对王伟光专政说极大的讽刺吗?今天,若以资产占有多少划分阶级,红二代官二代都是暴发的资产阶级,是否都是被革命对象呢?还能从棺材里把早死的地主再拖出来作斗争对象吗?
    
    3,即将召开的中共四中全会,将讨论“依法治国”议题。要把由毛泽东那无法无天破坏的政治与社会伦理,60年还是无秩序的混乱设法理顺和恢复。此刻王伟光出笼阶级斗争说,岂非用毛泽东那以斗治国来对抗当今以法治国吗?中国能被王伟光念的阶级斗争魔咒,再念回当年国民经济崩溃的危局吗?
    
    王伟光的阶级专政或人民专政,从来没见过。这60年在中国,只有一党专政,并被毛泽东发展为个人专权。于是,这专政扩大到国家主席刘少奇与国防部长林彪被专死,包括现总书记习近平(因言被劳教)及其父亲习仲勋(因小说反党入秦城监狱)王伟光的专政教义能抹去这些荒诞历失吗?而辞职的总书记赵紫阳,还被囚禁至死,算什么对敌专政呢?不过是给独裁者的方便而已。
    
    在当今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相互依存、交融与发展,中国由阶级斗争撕裂的社会伤口尚未愈合,造成的互斗互啮互仇的互害社会,刚复苏的人性正渴望向互助社会转化。王伟光这套有害谬论,无论从中南海高层与基层,能有多大巿场,可想而知,看看网上的唾沫,足以淹死王院长,即可断定其荒谬绝伦和不得人心了。
    
    华颇先生指出:王伟光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包藏祸心的。“阶级斗争”理论是中共夺取天下的法宝,中共就以此来夺取政权的。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坐稳天下的中共并没有抛弃“阶级斗争”理论而是把它发挥到极致,这是因为中共还要继续利用这个理论来清洗党内、党外的异己分子,毛泽东一再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中共在执政以后,利用“阶级斗争”理论成功清洗了党外的“阶级异己分子”,以“镇压反革命”、“反右”为代表。而发动“文化大革命”则是针对党内的“阶级异见分子”。王伟光重新高举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的旗帜,实质是要掌控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以此来压制党内和公民社会要求政治改革和实行民主宪政的呼声,维护一党专政。但是在奔流不止的历史潮流冲击下,王院长此举无异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1504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