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章文:21世纪案反映纸媒穷途
(博讯2014年10月01日发表)

     章文 知名评论员
    
    章文:21世纪案反映纸媒穷途


    沉颢的新闻敲诈案,背后反映中国传统媒体经营者面对的困境。
    
    这几天的心情起伏不停,当看完沉颢在电视上的「悔过状」,心情很是晦暗。在沈颢几天前被警方带走的那天晚上,我还发微博为其「背书」,称不相信他会卷入「新闻敲诈」,顶多也就是管理不善的问题。
    
    我之所以选择相信沉颢是清白的,主要是基于他当年在《南方周末》的表现。我很难相信也很不愿意看到,一个曾经的「新闻理想者」居然会堕落到「新闻敲诈」的地步。
    
    作为21世纪传媒有限公司总裁,1971年出生的沉颢拥有同龄人难以企及的职业成就。这位北大毕业的才子毕业后进入《南方周末》,并很快成为新闻部主任,与同仁们一起推动《南方周末》成为中国最著名的报纸。在这期间,他参与执笔的1999年新年献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流行大江南北,打动不少人心。
    
    后来由于接受外媒采访违反了中共的宣传纪律,沉颢被迫离开《南方周末》。但在南方报业集团的「庇护」下,沉颢仅坐了5个月的冷板凳,就转任《城市画报》社执行副主编,一年之后沉颢与另外的同事创办《21世纪经济报导》并任主编。在随后10年时间里,《21世纪经济报导》逐步扩展为21世纪报系,拥有了报纸、网站、杂志以及手机新媒体,俨然一个媒体帝国。
    
    从一个普通记者成长为媒体集团的总裁,沉颢仅用了十年时间。然而2008年沉颢出任21世纪传媒公司总裁后,事业上似乎到了顶峰的他,实际上站在了悬崖的边上。从媒体人到媒体经营者的身份转换,使得沉颢必须要「往钱看」,必须要让媒体盈利。
    
    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新媒体的崛起,都给传统媒体以巨大冲击,尤其是广告投放的锐减,成为所有传统媒体经营者的梦魇。 21世纪报系也不例外地面临生存危机,摆在沈颢面前的第一要务已经不再是做什么好新闻,而是怎么去赚钱。
    
    于是「有偿新闻」、「有偿不(丑)闻」以及「不偿即(丑)闻」等灰色操作手法,普遍地出现在包括21世纪报系在内的传统媒体尤其是财经媒体的身上。这种通过公关公司以负面报导「威胁」公司企业拿钱来交易的做法,的确是一种变相、隐蔽的「新闻敲诈」。
    
    沉颢承认自己领导并支持了这种做法。不管沉颢自己有无在其中收受「黑钱」,作为21世纪报系的领导,他都难脱干系。他自己也坦承:内心常有被撕裂的感觉。
    
    沉颢的困境是中国所有传统媒体经营者共同的困境。尽管中国所有媒体都是「党的喉舌」,但不同于党报党刊有国家财政供养,市场化媒体都是自负盈亏,赚得多就分得多,赚得少就分得少。亏损就会降薪裁人。倘若连年亏损,则媒体生存都无法为继。
    
    除此之外,市场化媒体同样承受着严密的政治管控,隔三差五的新闻禁令阻止了诸如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等西方百年大报在中国的出现。中国传统媒体人既享有不到独立的职业尊严,现在又遭遇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利润寒冬」,日益窘迫。
    
    这次21世纪报系出事后,被带走的20多位媒体人的遭遇更是凸显了中国媒体人的可怜地位。在失去自由的一个月中,这些涉嫌「新闻敲诈」的传媒人不被允许会见他们的律师。以沉颢为首的几位曾经的报社负责人被上中央电视台「悔罪」。尽管有一些法律工作者就警方的违反「程序正义」表达反对,但社会大众则多数不抱同情,反而是一片声讨和嘲讽。
    
    说实话,我和身边的一些朋友看到这一幕,产生深深的「物伤其类」的感受。这几年,不少传统媒体的友人选择离开,去公司去新媒体。传统媒体的衰落是大势所趋,留在其中要么消极等死,要么冒险作恶。也许的确到了该诀别的时候。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0110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