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海波:关于成立中央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及综合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
(博讯2014年09月27日发表)

    
    作者:杨海波
    
      当前,各领域改革已共同前进到了一个枢纽性的关节点上。在这个关节点之前,各项改革在摸着石头过河式的探索中取得了开创性的进展,为初步实现建设“富裕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当前进到了这个关节点上的时候,各项改革都开始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这个问题既存在于改革的每一项领域之中,又成为一种机制将各项领域之中改革面临的挑战紧密而系统地连接在一起,并在最深刻的程度上影响着进一步的更深刻的改革。这个问题就是以往改革的初级阶段性所不能解决的传统的国家权力机构与现代化的民主的市场经济体制【1】的不适应性和因此而表现的粗放性、腐败性、是非标准和是非界限的不确定性。这个节点所面临的任务就是以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为总框架、以民主和法制为核心的政治体制改革。
    
      所以,乘已初步赢得民心的反腐狂飙和强力并深入推进的改革潮涌,在中央一级成立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系统研究、全面指导和深入推进全局的政治体制改革恰逢其时。这是时代和历史的召唤,是使命的要求。
    
      一、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集中进行顶层设计和整体推进改革的需要
    
      1、各领域改革既缺乏系统的顶层设计,同时已经取得的顶层设计成果又被混乱的思维和矛盾的实践否定着。一方面,虽然以往的改革打破了计划体制束缚,极大地激发了社会的活力和创造力,但由于市场经济体制涉及到的庞大内涵,以及必然地贯穿于非经济领域的经济机制远未被人们认识,极大地限制了包括经济领域在内的各领域的顶层设计和实践步伐。这集中表现在多年来各个领域都能够提出明确的目标,但却拿不出实现目标的系统措施。仍然没有摆脱摸着石头过河的初级阶段。另一方面,初步地取得的顶层设计的成果没有被自觉的认知,而且被破坏着、被掩盖着。这就是《歧途的制度建设严重地阻碍了现代化的政权建设与反腐败斗争》【2】一文所述的,由于传统国家权力结构的局限,使人们改革的方向在制度建设上偏离了正确的轨道,爆炸式的过渡的普通制度建设掩盖和否定了法制建设的成果。
    
      2、各领域改革都要求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并且各领域改革之间需要协调整体推进。各个领域都面临着共同的反腐败任务,面临着共同的腐败机制挑战,也共同需要完善的、统一的,和涵盖各领域的现代化国家权力结构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权力制约问题、公平与发展问题、市场机制中的个体竞争与公共利益的矛盾关系问题。这一易产生腐败的客观逻辑作为一个系统的机制对产生和滋长腐败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又作为一个系统的力量,在各领域广泛地产生着负面的影响。
    
      3、政府职能转变严格意义上说不是政治体制改革,更代替不了政治体制改革。政府改革要解决的是政府与市场主体(包括社会组织、公民)之间关系的问题,核心是放权,还权于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还权于社会组织和公民的主体权益。但是,政府不可能将所有的权力都放弃,特别是那些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宏观调控手段、防止垄断和促进公平的宏观调控手段(还应该加强)、调节总供给与总需求关系的宏观调控手段、在城市化进程没有完结前对大量基础设施建设的宏观调控手段,对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公共利益的宏观调控手段,等等。如果这些都放弃了,那样就不是社会主义了,也不是现代资本主义了,而是后退到自由资本主义时代了。而只要这些权力不放弃,那么,传统的不变的更深层次的国家权力结构必然决定着现有的权力关系、社会关系不会发生本质的变化,由此所决定的腐败机制也必然不会发生变化(如省、市、县级党委书记参与的腐败机制,以及政府系统内部在服务社会中的腐败),那么,对于腐败,无论用其他什么手段治理也不会在根本上取得实效。那么在治理上,如果再往前走,就还会走到改革开放前的的状况:运动一来,通过教育和惩治,情况会好些,运动一过,问题照旧产生和发展起来。如毛泽东在一九六一年中央工作会议(五月二十一日至六月十二日)多次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干部中有一些人似乎摸到了一点“规律”,以为整‘五风’(共产风、命令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风)大概整个年把时间,‘风’就过去了,就没事了”。这就是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的必然现象。
    
      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民主法制建设的需要
    
      2011年6月29日,人民网转发一篇人民日报刊发的文章,题目是《没有法制,权力就没有制约》。实际上,这一论点在此之前和一直到今天,很长一个时期以来,特别是十四大以后发展市场经济以来,这一直是一个主流观点。在这种观点指导下,法制建设有了长足的发展。可是发展到今天,法制建设虽然上去了,但法治却落不下来。虽然有法可依,但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现象比比皆是。
    
      这除了《歧途的制度建设严重地阻碍了现代化的政权建设与反腐败斗争》一文所述的国家层次的法律被一些地方性的法规,特别是海量的普通制度所屏蔽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民主没有跟上去。
    
      民主与法制(法治)是一对矛盾,是一个对立统一体。任何一方都以另一方的存在为自己存在的前提。在民主没有同步跟进的情况下,法制即使上去了,“法治”也下不来,权力也难以受到有效的制约。因此,从制约权力的目标说,仅仅从法制上谈法制是没有意义的,至少是不全面的,是不能实现预期目标的。
    
      那么如何推进民主政治建设呢?由于我们现在是实现了立法上的民主,而没有实现司法上的民主,致使法治时常变成游戏,所以从表面上看,一是要建设有人民广泛参与和内在参与的法治,而不仅仅是以司法者参与为主的法治;二是要让法律真正成为人民的武器;三是要改革和完善包括司法体制在内的的政权组织结构和组织形式,为人民广泛和充分参与司法、参与社会管理提供体制基础和机制要件。显然,这就要求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3】,综合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三、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反腐败工作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需要
    
      从严格意义上说,用制度预防腐败不是防治腐败的治本之策,制度不可能从根本上防治腐败。一般的制度经常性地屏蔽法律制度,使法律失效;而法律因民主滞后又难以起到应有作用。所以,治理腐败,特别是预防腐败需要从三个层次上建立国家一整套的政权体系。第一个是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这是最根本的层次。二是推进民主与法治建设。必须将民主与法治作为一个对立统一体系去从根本上同步推进。三是协调好国家层次上的法律制度与地方性的法规和一般性的地方制度、部门制度、一般法人单位制度的关系。要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国家层次上的法律制度,大幅度地减少地方性的法规,大幅度地减少地方党委、政府、部门的制度,大幅度地减少一般法人单位的制度【4】。
    
      四、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深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
    
      跳出市场经济,在更高的层次上看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什么?
    
      一直以来,我们始终是在市场经济的范畴内探索市场经济的规律。如对市场经济的定义(以市场作为配置资源基础或决定性作用的经济组织形式)就是在市场经济范畴内探寻市场经济的内涵和规律。但实践发展到今天,当实践和理论都面对重大抉择之际,如果跳出市场经济的范畴去认识和把握市场经济,就会豁然开朗,就会发现,市场经济的内涵更加丰富,发展市场经济的使命更加神圣而光荣。而如果不能够跳出市场经济看市场经济,那么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所面临的诸如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统筹等一些深层次问题就难以获真正正确的认识,也难以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应当说,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最大的成果和经验就是,跳出市场经济看市场经济,不仅会更加科学地认识和把握市场经济,而且可以更加科学地认识和把握现代社会主义社会的更深层次的发展规律。
    
      跳出市场经济看市场经济就会发现,市场经济实际上是民主经济,是实现经济民主或民主经济的经济组织形式。
    
      一直以来,人们认为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没有法治就没有市场经济,没有法制就发展不了市场经济。但实际上,这既是片面的观点也是错误的观点。受此影响,实践上也是法制建设孤军深入,结果是法制上去了,但法治却落不下来。
    
      事实上,市场经济首先是民主经济,其次才是法治经济。因为第一,市场经济不是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是最充分发挥社会全体成员积极性和创造性的经济组织形式;是使社会全体成员中每一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能力和特长,自主参与社会经济活动的经济组织方式;是使社会全体成员中每一个成员都能自己决定自己命运和发展前途的经济组织系统。
    
      因为是民主经济,所以不免个体目标与社会整体利益存在不一致、不统一的地方,所以才要健全法制,落实法治。所以,民主才是市场经济的第一特征,而法治则是市场经济的第二特征。
    
      说市场经济首先是民主经济,其次才是法治经济,原因还在于:第一,只有市场经济的民主性充分发展,才能全面认识和准确把握市场经济对法治建设要求。第二,只有市场经济的民主性充分发展,法制的落实——法治才能得到广泛、持续和有效的监督。第三,只有市场经济的民主性得到充分发展,民主与法治、法制与法治才能实现真正统一。
    
      因此,市场经济既是现代化的经济组织形式、方式和系统,也是现代化的社会管理方式基础。
    
      既然市场经济是民主经济,在政治体制的改革上,就要向经济的民主性需要方面靠拢,以满足亿万人民敢于创造、善于创造和能够创造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激发和保护民主经济发展的活力。这就要求:一是要建立能够拒止和防范特权向经济领域和经济活动中渗透的政治体制和机制。要据止和防范的特权,不仅包括对经济活动具有直接管理或调控职能的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也包括各级党委、人大和政协组织及其领导人的特权,尤其是各级党委及其领导人的特权。二是要建立和能够拒止和防范市场规则制定或决策中蕴含支持、鼓励或保护垄断因素的政治体制和机制。这里要重点据止和防范的仍然是各级党委及其领导人。因为在现有的体制机制中,他们具有第一点所说的渗透的体制机制条件,所以就必然有制定规则或决策时为渗透创造进一步方便条件的动机和驱动。三是要建立能够拒止和防范党委特权由上而下逐级渗透、政府特权由上而下逐级渗透的政治体制和机制。这些要求,过去也努力尝试过,但都仅仅局限在制度的浅层次层面,而没有深入到通过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在科学配置权力界限的深层次层面。
    
      五、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加强以社会主义价值观为核心的先进的思想文化建设的需要
    
      试想,在旧社会,我们为什么不能只喊打倒剥削、打倒压迫,还要推翻旧的政权呢?因为旧社会的国家机器、国家权力机构是支持剥削、支持压迫的。你不推翻旧政权、不打碎旧的国家机器、旧的国家权力结构,只喊口号是打不倒剥削、打不倒压迫的。
    
      试想,在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为什么资产阶级不能只喊资本自由和资本神圣不可侵犯,还要进行对封建统治的革命呢?因为,封建的国家机器、封建的国家权力结构是不支持资本神圣自由和不受侵犯的,只喊口号是不能实现资本自由和神圣不可侵犯的。
    
      试想,“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只喊解放思想,不能只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进行各方面改革呢?因为过去的计划体制是不支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只喊解放思想,只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不能确立经济建设的中心地位的。
    
      举这些例子,不是把今天比做成旧社会、比做成封建社会、比做成“文革”时期,而是说客观决定主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思,国家权力结构决定社会关系并通过社会关系决定社会的价值观念。
    
      我们所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现代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而不是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观。现代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只能通过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才能通过更加纯洁的现代化的社会关系得以确立。并反过来,在相辅相成中更好地巩固和发展现代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权力结构和社会关系。
    
      就像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以后,即使不用像刚要建设市场经济体制之初那样经常反复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整个社会的运转和努力也自然而然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样,当我们建立起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之后,则即使我们将提倡和确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努力减少到现在的十分之一,效果也会比现在好上百倍、千倍。
    
      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工作也是这样。到了那个时候,到了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得到建立和巩固之后,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同西方和平演变的斗争,就会一改改革开放36年以来,特别是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23年以来一直处在的被动局面。那时,我们的思想建设将同经济、政治、科技、军事一道,全面走向复兴,全面走在世界前列,全面走向辉煌而伟大的未来。
    
      注:
    
      【1】杨海波:《对经济体制改革成果及经验的总结亟待在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高度上予以确认和把握》。《中国改革论坛网》。2012年,9月4日。
    
      【2】杨海波:《歧途的制度建设严重地阻碍了现代化的政权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国改革论坛网》综合。2014年,9月1日。
    
      【3】杨海波:《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权力结构是推进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建设民主政治与民主经济相统一的现代社会主义国家的总枢纽》。《中国改革论坛网》。2014年,2月27日。
    
      【4】同【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2717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