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Fung Huen:占中与反占中的病理分析(下篇)——附后占中方略之引论
(博讯2014年09月19日发表)

    上篇大致分析了占中的目的、手段及理由,经检视后,其论点总体上是成立的。
    
     这时或有人问: 既然我知道了世界是圆的(占中是正当的),我为何还要花时间去了
    
    解世界是平的(反占中)的所谓理据呢? 这话有一定道理,但我们仍有需要多行一步,因:
    
    (一)反占中未正式完结,兼且类似的动员恐怕仍陆续有来,故须知己复知彼。
    
    (二)应用ARM分析框架于议题的正反二面,有助我们进一步了解ARM的用法,从而应用于其他议题上,例如“袋住先”。
    
    (三)这可作为通识教育的示范。师生们大可自行判断ARM是否更简捷有效的分析框架。
    
    且一视同仁,再应用ARM框架于反占中之上,即是将反占中发起人的论说还原为目的(A)/理由(R)/手段(M)。但我随即发觉竟连反占中的目的是什么,亦说不准。那究竟是顾名思义的'反对占中',抑或向中共邀功,或被逼表态,或为有钱袋(住先)? 由是带出一系列閟题与原则:
    
    1. 目的是有属于公益(public interest)抑私利(private interest)之分。
    
    2. 由于我们讨论的是公共事务,作的是集体/共同的决定,自不当将每人的私利逐一考量,否则七百万人就可能有七百万项私利,真是讨论到地老天荒都未说得完。由是,只应以公益为正当的相关目的(legitimate aim)。
    
    3. 惟这并非指私利没其一席之地,只是须本乎'先公后私'的大原则。正如大家若讨论怎举办一杯赛,当先寻求一公正的赛规,然后各人方可各师各法,各尽己力,去谋求一己利益。若反其道而行,则行之不远矣。
    
    无论如何,为公平起见,仍将反占中以ARM格式列出如下:
    
    目的(A): 如上所述,表面上目的是反对/制占中(者使用暴力)
    
    手段(M): 首先以包括宣传、说服、威迫、利诱等手法促令人家签名、游行。次而堆砌签名、游行者数量,管他真心抑假意,总之声称全是出于反占中故。
    
    理由(R): 有两个所谓理由,但其实是假设。第一,占中就是暴力。 (其推理是,占中是违法的,违法就是暴力的。)第二,以签名和游行,就可阻止暴力发生。
    
    先就其目的而言,只须将占中者改为足球员,即可见其逻辑矛盾。众所周知,足球赛偶有暴力出现,但放诸古今中外,谁曾见有人鼓动民众签名、游行以反对球赛进行?!因没谁胆敢公开妄言但凡有球赛,就一定会出现暴力!更何况一来占中发起人已不下百次重申占中是非暴力抗争,二来七月一日的占中预演已表明它实能以非暴力形式进行。退十步说,若有人(或球员)到时使用暴力,你大可于事后谴责他都未迟,如此方为正当做法。
    
    更严重的是,彼等日夕控诉占中破坏法治,可是自己却一直无视法治的一大基本原则,即是无罪假定。占中第一仍未发生,第二香港并无列明占中是一罪行(反之,甘地当年的印度则列明私下贩盐是犯法),第三即使占中发起人亦不能代他人承认其未实行的行为是违法的,第四既末审,第五更未判,又何来必是违法!(你我顶多只可说,占中可能会违法。)所以彼之假设/理由一,不成立。可是现在竟连所谓特首都一再宣称占中即违法,那是公然破坏法治呀!在欧美,这是足以促成下台的过错。
    
    就假设二而言,若签名、游行竟能阻止暴力发生,那么彼等何不再签名、游行以'保和平,反暴力,反黑社会',这样黑社会就不会再行使暴力了。再请问,类同且相隔不久的占领华尔街,何以又不见美英有人签名、游行反对?又一例,五、六十年代美国黑人争取平权,何以又不见当年仍占绝大多数的白人们群起签名、游行反对?由此可见,有些手段的用途若不当又或针对的对象不当,是有违道德的。
    
    <总论>
    
    我们能从'占中反占中'学习到的无疑有很多,只是我想集中于'诊治'此一关键上,这亦是本文以'病理分析'为标题的初衷。且先检讨己方,再批判他人。
    
    A) 回首过去,泛民集中于争辩公民提名上。换言之,这做法给予民众的印象是,民主就在于普选特首,而普选特首就在于公民提名。无疑,这种民主观是狭隘的。而其后遗症就是,人民若只以为那是他唯一出路,一旦此路不通,他自倾向认命矣。故此我们务须急起直追,全面探讨包括公民参与、审议式民主等各种民主实践道途,从而扩寛人民的民主视野。
    
    B) 须澄清占中即违法的说法。
    
    C) 传媒本应为监察权贵的watchdog,现在却多沦为替主子传声以至鸣锣开道的门口狗;由'part of solution'变为'part of problem'。而且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故我们须有另起炉灶的准备!(我已构思出一个集资方法,是以千万元计的。视乎时机公布。)
    
    D) 借政改一役,港人的一大得着就是认清好些头面人物、组织的真面目(例如高永文、乜乜商会等)。须知事在人为,若所托非人,成不了事犹自可,被人卖了猪仔就后悔莫及矣。 (故智有道,难在知人也。)今后我们起码不用再浪费我们宝贵的时力在那些信不过的人或团体上。这不巳是很大的得着吗。
    
    E) 香港病了,已无疑,可是病源主要来自大陆(政权)。这情况和空气污染很相似,现在越来越多人患上呼吸道疾病,虽然本土也有制造空气污染,但污染源主要来自大陆。所以港人是难以独善其身的,更何况世上岂有只守不攻而竟赢波的道理。
    
    F) 最后,大家可觉得奇怪,既然ARM框架如此简洁、有效而又适用于诸般社会议题,何以竟罕见于各媒体以及教材(尤其通识教材)呢?!显著的因由是,ARM就有如一面照妖镜,而妖怪至怕的就是照妖镜,所以在妖魔当道的社会,妖魔们自会千方百计阻碍照妖镜的普及。可是还有更深层的关于人民认知的原故,而这又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后占中方略。
    
    <后占中的变革论述之引论>
    
    须知道,世人的认知背后总有其范式(paradigm),我们对政治的认知亦然。若那背后范式有所偏差,自会扭曲我们对政治的认知,由是进退失据。无怪乎,近期巳有多位论者指出,我们(其实不只港人)对政治的今后发展仍欠一总体的变革论述。对此我深表认同,因我于八年前已明确意识到此欠缺,并持续探究之。在这探究过程中,我发现这样的一个变革论述,若要持之有效,须有助民众构建一共通(但不必是同一模样)的愿景,并能为如何达至该愿景提出指引。而经过八年后的今天,我得出符合此标准的论述。兼且,现在时机亦趋成熟(Yes, timing matters.),所以可披露此论述了,以抛砖引玉。正是,大家如要取得一共同认可的方略,好歹都要先揾个方案或类似的东西出来,咁先有得倾㗎,否则又从何说起呢?
    
    抛砖••• 我们既要改革政治,自必须先搅清楚政治究竟是什么! 且先设一问: 较诸物理科学于近世的长足发展,社会科学的进展无疑相形见拙,何以故?很有可能是,包括政治在内的社会科学,其范式一路以来都有所偏差。
    
    无可否认,近世西方的社会科学是师法物理科学的。既然西方的物理科学的预设为物体是由原子组成(请注意,东方的并不。东方曰气、曰四大、曰阴阳五行),那么西方的社会科学自亦预设了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 可是错了!(这并非指它事实上错了,而是捉错用神了。) 那么政治究竟是什么?
    
    *政治者,实不外是人群怎就公共议题/事务作出集体决定而已。关键词,决定也。 *决定非只是decision而已。决定在中文是由决与定合成,英文的decision但指决定之决而已。仲使决源自内心,仍得定之于外界,方构成决定。
    
    *社会现实(social reality)其实是由个人与群体所作的大大小小决定所积而成。
    
    *故,决定之于社会科学,犹原子之于物理科学。
    
    *换言之,改革政治实际即是改革谁来决与定什么。
    
    *决定既有自决与群决之分,复有决定权与决定能力之分。这也是政治变革之四大变量(variables),或曰元素(elements)。
    
    我认,以上说法(可称之为'群己决定观',正如严复将sociology译作'群己界定说')颇原创,所以须时消化。故我暂在此打住,稍后再续。下一篇将循此基本原理及原则推导出今后变革之方略。这样大家就能更有条理地厘清其脉络,进而能更针对性的提出新选项、修正等,例如那一推导步骤须进一步修正,诸如此类。
    
    最后,且以一悖论作结: 至于你是否认同关键在于决定,总是你的决定。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1910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