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律师维权与公众人物私德
(博讯2014年09月10日发表)

     边界 评论员
    
    边界:律师维权与公众人物私德


    北京律师程海遭停业一年的行政处罚。
    
    备受内地律师界关注的北京律师程海遭停业处罚事件,日前有新进展。 9月5日上午,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拟给予律师程海停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并为此举行听证会。但据内地传媒网站报道,此次听证会不仅被安排在「距昌平区司法局约12公里,较为偏僻」的阳光中途之家,而且诸多关注事件进展的律师界人士前往旁听未果。社交网络的信息显示,不少前往参加听证的律师遭遇警方短暂扣留,警方出动直升机在事发现场上空盘旋,场面一度颇为紧张。
    
    而在此之前,一些内地律师试图纪念贵州「小河案」两周年而在贵阳举行冤案申诉研讨会,同样遭遇当地警方(乃至更神秘部门)的阻挠,多个备选场地被干扰,最终在公园里举办的这次集会依然被全程跟踪,一度发生冲突。
    
    非常令人不解:一边是类似律师界的维权事件在内地媒体上少有报道和关注,局限于社交网络的信息传播则面临成建制的网评员跟帖谩骂;另一边,则是对事件参与者私德方面的攻讦与非议。昨日又看到在法院系统工作的人员对律师程海表达某种不屑,甚至不惜使用「败类」、「混账」之类的用词,并且这类言论常常以法治主义捍卫者的面目出现。无独有偶,此前也见到过对于活跃于内地揭黑第一线的一些记者个人品行的攻击,甚至有当事人随地小便的照片流出。
    
    私德这个东西,放在宏大的公共议题与事件之中,而且是非常「凑巧」和「恰当」地适时出现,显然非常耐人寻味。其所起到的作用,在我看来首先是、也主要是混淆公共讨论的核心议题,将当事人那些无法求证、缺乏证据支持的流言(有些以某种「个人观感」的方式表达),试图起到的作用,就是让围观、参与讨论的人出现道德上的失察感。但事实上,已经成为公众人物的当事者,对其私德问题的讨论,并不能直接否定、或者打乱对本身公共议题的关注,更何况,那些莫名而起的私德攻讦,本身就形迹可疑,且无处查证。
    
    以程海律师被停业一年事件观之,哪怕这位被北京法院系统人士批评为「败类」的律师本身真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其执业期间在法庭上的遭遇依然是不争的事实,北京法院对其代理的丁家喜案信守审理、分拆案件,各种明显违反限行法律程序的行为本身,是对法律精神的最大伤害。而对其事后的打击报复,一个事先张扬的听证会,也是欲盖弥彰,一边说听证会公开进行,一边却事先安排人员占满旁听席位,律师界人士欲参与旁听而无果,且遭遇北京多个派出所联合执法,多人被扣留。一个在葡萄园里进行的听证会,用得着动用直升机执法吗?在这些体制性、成建制的公然玩弄法律之下,对另一方公民、律师的私德攻击,尤其显得滑稽。
    
    长时间以来,因为对法律较真而备受内地党政部门打压的律师、媒体人,很多人曾遭遇过对其个人私德的抹黑。公众人物的私德问题,即便真的存在,也并不妨碍和有损公共话题本身被讨论与推进。生造出一个道德完人来实现宏大事业的做法,过去的革命党不是没做过,而且现在回头看,更多成了笑料。而事实上,目前这种藉由神秘力量发起、在体制内私下流传的、对维权律师等群体的私德攻讦内容,还经不起推敲,且无证据支持。但也正是这类说法,在体制利益、身份的加持之下,影响了一批体制内法律人的判断,并同时令其对体制本身存在的更真实、更严重的问题,视而不见,这是尤其令人担忧的。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1009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