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彼得:重新党化知识生产蕴含巨大国家风险
(博讯2014年08月27日发表)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重新党化知识生产蕴含巨大国家风险


    社科院要「为人民做学问」,但人民需要什么样的学问?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员刊出院长王伟光7月29日在「三项纪律」建设专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抛出一个很有「新意」的说法,称「中国社会科学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并提出中国社科院的所谓「三大定位」:马克思主义的坚强阵地,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思想库和智囊团。
    
    而所谓「三大纪律」,即政治纪律、组织纪律、财经纪律。按照王伟光们的设想,将「三大纪律」贯彻下去,从此大家就要「为人民做学问」了。
    
    这又是一个打着人民的旗号反人民的案例。人民需要什么样的学问?自然是追求真理、敢于说真话、为公共利益代言了。可是党所坚决反对的,正是「不受任何政党领导、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的『自由文人』或『文化个体户』」,也就是要求社科院的研究人员只能站在党的立场上「做学问」,自觉服从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
    
    如此看来,社科院和人民军队、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日报》记者们的处境统一起来:人民军队不能由人民政府领导,而只能「党指挥枪」;人民法院依法办事不行,必须「讲政治」;《人民日报》讲究专业主义、强调真实也不行,必须强调「本质真实」,实际上就是睁眼说瞎话。一切打着人民旗号的东西,都跟人民无关,而成了党的专有专用,实际上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社科院将来「为人民做学问」,本质上只能是「为党做学问」。
    
    近几年来,中国社科院据说是出了若干间谍,前些日子曝出研究员张昕竹收受美国高通的钱而帮其出具「反反垄断」经济学论据的事件。现在提出加强对社科院及其研究人员行为的规范与管理,应当说有其合理之处。中国社科院是官办学术机构,必须服务于国家利益,出卖国家利益的事不能做。
    
    但如何规范与管理,则是另外一个问题,有大是大非在。在中国,颇有一些党官动辄以为,新闻媒体、社科院的人端着党给的饭碗,必须帮党说话,不能「吃里扒外」。这绝对是一个极大误解,党不是盈利组织,不事生产经营,哪来的钱给人饭碗?一切被政府财政养活的人,都应当以「人民公仆」自处,而不能成为一党之私人。对于财政养活人员,必须由国家依法规范管理,而不能搞党纪约束。
    
    以党纪代替法治,将知识生产及其机构重新党化,本身就是一条早被历史证明了的歧路,改革开放以后已为中国所抛弃,现在重新上路,绝对是历史的大倒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倡「解放思想」,强调改革无禁区、思想无禁区。如果思想不自由,人们连想一想都有罪,那中国还能干什么?文化大革命能在中国发生,根源就在于整个国家被党化,包括党化知识生产。毛泽东、康生、「四人帮」定个调子,其他知识分子只能做传声筒、吹鼓手、注释者,所以整个国家只能一条歧路走到黑。后来拨乱反正,极其艰难,现在看来,还容易重回老路。如果真的重回老路,必定是万马齐喑,必定是国家与民族的一场历史性灾难。
    
    中国社科院定位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据说要「拿出千锤百炼的、代表国家队水平的、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科研成果来」。可惜的是,「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科研成果」跟党纪不可能兼容。毛泽东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中国的「理论工作者」除了论证论断英明,还能做什么?党纪要求研究人员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首先将所有人「统一思想」了,研究人员除了注释,还能有何科研成果?
    
    邓小平时代,胡耀邦曾组织一批人写了一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被官方钦认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重大理论成果。其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说法并不新奇,甚至毛泽东本人也曾讲过,这篇文章不过是重申了一下「马克思主义常识」。它的全部价值,不过是挖掉了毛泽东神坛的常识基础,说穿了就是充当邓胡等人的政治炮火而已。参与写作的人后来个个加官晋爵,被封为「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其实就学术价值而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毫无知识或思想增量,也就毫无价值。在党化局面下,将来中国能够取得何种「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科研成果」,由此可见一斑。
    
    哲学社会科学,天经地义就是探求真理,这与党「统一思想」的原则南辕北辙。提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正确的政治原则是保障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保障学术自由,排除政治、政党对学术与学术机构的渗透干涉。在一个思想与文化的市场上,真理终将胜出。如果推行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学术自由不保,则哲学社会科学死期至矣!
    
    重新党化哲学社会科学及其研究机构,本身就是专制体制的体现。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国力强大起来了,解放思想、自由思想、经济自由与有力焉,但执政者以为这是专制制度之功,于是要将一度松懈的专制体制重新强化起来。如果最高领导人「伟光正」,大家自然跟着正确,但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最高领导人错了呢?一个只允许最高领导人「伟光正」的国家,必然导致全体国民的愚昧麻木,国家如此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711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