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戴耀廷:假普选危害国家安全
(博讯2014年08月21日发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说明了中央政府对香港实行普选的底线,就是普选是关乎国家安全。在一国两制下,中央政府关注香港内部事务须保障国家安全,因主权在于中央并中央政府是负责香港的国防及外交事务,这是合理的,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但问题是普选特首选举办法如何会与国家安全拉上关系呢?要答这问题,就先要解释什么是国​​家安全。
    
    用常识的角度去理解,一个国家包括其土地、政府、人民及自主地管治的权力。那么要保障国家安全,那就是要保护国家的四个层面不受到来自外国或内部的威胁,而这些威胁理应是真实存在及逼切的。而《基本法》其实已为国家安全给了法律上的定义,那就是二十三条的规定。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就是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按这些理解,我们会问特首是经过一个无筛选提名的选举办法由港人一人一票选出,如何会威胁到国家安全呢?
    
    不论泛民主派候选人能成为特首候选人但未必会当选,但即使真的由泛民主派候选人当选成为特首,他又如何能威胁得到国家安全呢?无论由谁来当特首,他也只能按着《基本法》的规定行使权力,而特首只负责香港的内部事务,而中央政府是保留着国防及外交的权力,权力界线清楚,特首根本不能在其职务范围内做任何事威胁国家安全。若特首超出了其职权范围,即使没有做任何威胁国家安全的事,只要有充份证据,中央政府也可把他罢免,更不要说他做了一些威胁国家安全的事,因那必然是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是违反《基本法》的规定的。我也不相信港人会支持这样的一个特首。
    
    或许这说法未能令中央政府安心,国家安全的而且确是非常重要的考虑,而在普选问题上必须顾及这方面的忧虑,但问题是怎样才能为国家安全提供最大的保障。中央政府现在的想法可能是透过掌控提名特首候选人的过程,把所有有可能是抗拒中央政府的人筛走不能成为候选人。而具体的操作是要限制提名委员会的组成,主要由中央政府能有极大影响力的界别及组织选出,并以提委会二分一以上投票通过为提名程序的规则。
    
    之后我再从操作角度去评论这安排,但单从这决定所会带来的政治后果,我会说这反会制造更大机会令危害国家安全的威胁出现。如上所述,即使让泛民主派的人来做特首,那不会构成巨大及即时的国家安全威胁,因中央政府有着一切法定的机制及理据防止这特首僭越。反是否决了真正的普选以筛选代替,那必会在香港引爆极大的抗争情绪。也不说占中会产生多大的社会震撼了,假设占中可以很快被处理了,但那不代表社会的失望、抗争情绪会消失掉,而这种负面社会情绪是提供了最好的土壤让外国势力去利用来培植反对中国的力量。
    
    但反过来说,若中央政府能展示对港人的信任,让普选特首的选举办法符合国际标准,那必会令多年难以达到的人心回归,在这情况下达成得到。若港人真心支持中央政府在香港行使主权,首先他们不会投票支持一个会威胁国家安全的人做特首,即使这普选出来的特首将来做一些僭越之事而导致中央政府要罢免他,港人也只会站在中央政府一方。这样的社会气氛也难以被外国势力或政治投机分子利用得到去威胁国家安全。
    
    再退一步,即使中央政府真的坚持要设立一些制度在提名的过程中确保不会有威胁国家安全的人做候选人,那也不一定要用提委会二分一以上投票通过的提名程序。这方法其实操作是相当复杂的。首先要在提委会的选举过程中投入大量的资源,以确保起码有一半以上选出来的提委是中央政府可以有机会影响得到投票取向的人。跟着就是到了提委会投票的过程中,要有确实的方法令这一半以上的提委真的会按中央政府的指示或意向投票选候选人。两个部份都要确保不出错,以致不会有不恰当的人选走漏而成功成为候选人,风险仍是不小的。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笨方法。
    
    其实要防止威胁国家安全的人成为候选人,已有人提出了一些更聪明及更有效率的方法。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教授建议引入品格审查的制度,以保证候选人品格操守。审查是沿用目前高官及问责官员的品格审查机制。早在今年五月全国政协常委胡定旭先生曾建议提委会设「反对机制」,规定如有百分之三十委员提出反对某参选人参选,而又获得百分之六十委员通过,该参选人必须退出。
    
    有份参与跨党派联署呼吁各方营造平心静气商谈的社会气氛的冯可强先生,最近也提出相类似的「否决机制」。他建议如三成提委会成员质疑获足够提名票数的某个参选人曾经勾结外国势力,意图对抗中央,可联署要求召开提委会特别会议公开聆讯,要求该参选人解释其立场和回答疑问。如果提委会大多数委员接受其解释,可容许该人继续保留在候选人名单内,否则过半数提委会成员可投票否决其候选人资格。
    
    沿着这方向去进一步讨论,加入更强的公平程序的安排,我相信能找到一个可充份照顾到中央政府对国家安全的关注,但又能够符合国际标准让选民有真正选择的普选特首选举办法,并能达成共识为各界接受,机会仍是很大的。问题是香港是需要多一点时间、信任及创意。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占中发起人)
    
    —— 原载: 香港《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110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