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牛白羽:芮成钢,一只寄生在央视大树上的知了
(博讯2014年07月26日发表)

     牛白羽 中美政治学者
    
    
    
    
    牛白羽:芮成钢,一只寄生在央视大树上的知了


    芮成钢(小图)像知了一样寄生在央视这棵大树上。
    
    在中国政府的反腐风暴中,「老虎」和「苍蝇」都是要消灭的对象。 「老虎」特指位高权重又涉嫌贪腐祸国的党政军高层,「苍蝇」泛指官阶不高却又热衷贪腐的基层官吏。以这样高度形象的拟物化比喻,已经落台被查的央视主持人芮成钢,显然即不是「老虎」,也不是「苍蝇」。
    
    说芮成钢不是「老虎」,是因为他并非党政军高层,没有手握重权,不隶属中国官僚体系,只是央视财经频道的一位主持人。说芮成钢不是「苍蝇」,是因为他曾身居央视高位,在过去几年频频出镜,藉由央视这个超级媒体平台,采访了大量政商领袖,结交对象非富即贵,在媒体界颇具影响力,而且因为其个人影响和体量膨胀,已远非普通「苍蝇」可比。
    
    芮成钢的体量,介乎于「老虎」和「苍蝇」之间。有调侃说他是「虎头苍蝇」,还有调侃说他是花豹或猴子,更有调侃说他像只权贵家里豢养的孔雀,是央视这潭浑水里的一条锦鲤。但是,所有这些比喻,不管中肯也好,刻薄也罢,都没有一个比喻来得形象,那就是:知了!
    
    没错,芮成钢就是一只知了,一只寄生在央视大树上的知了!
    
    他像知了一样介乎于「老虎」和「苍蝇」之间。他的体量比「老虎」要小,但是比「苍蝇」要大。他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仅普通苍蝇无法比拟,可能比一些「老虎」还要严重。当然,打掉这只知了所产生的震慑,在某些领域,比如媒体圈内,会比打掉某些「老虎」更大。
    
    他像知了一样寄生在央视这棵大树之上。他从央视汲取养分,靠央视荫翳庇护,看似为央视招徕人气,吸引更多人仰望。实际上,他却一边高唱,一边吸食大树津液,而且声音越高,吸食越多,给大树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伤,他自己却不以这种伤害为过错,只要这颗大树不能再为之提供庇护和津液,他会立刻飞离,一秒钟都不会犹豫,再找另一棵大树栖身。
    
    他像知了一样不停聒噪鸣叫。在中央电视台外语频道和财经频道的黄金时段和黄金栏目上,几乎每天都有他的声音。他借助央视这个平台,结交了数不清的高官显要,和薄瓜瓜称兄道弟,和中南海某些高官显贵的家属交往,他享受着华屋豪车,众人礼遇,慢慢的好像自己就变成了贵族,要穿上晚礼服才能在舞会现身。他动辄代表亚洲,以克林顿的朋友自居,在一些不着边际的访谈和论坛中抛头露面,就各种宏达而深远的议题夸夸其谈,视美国驻华大使为无物,更不屑于身边同类以及一些同在央视卖命的蚁虫之辈。
    
    他像知了一样经过一个蜕变的过程。原来的芮成钢只是安徽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出身知识分子家庭,自幼聪颖,成绩突出,却非富非贵,心比天高,却无红色基因护体,就因为高考成绩出色,他考进外交学院,在校四年基本默默无闻,直到后来到耶鲁留学,镀金后到了央视,攀附到央视这个大树的树干上之,才完成蝉蜕过程,从一只土生土长的稚嫩蝉蛹,变成了一只能飞会叫的骄傲知了。
    
    但知了终究只是知了。他怕螳螂的出现,更怕秋天的来到。当中共掀起的反腐风暴如秋风横扫,当央视这课大树不能再提供有效庇护,寒蝉效应就立刻出现,才几乎一眨眼功夫,这只体小声高的知了,就不能再像昔日那般肆意鸣叫。现在的芮成钢,正和他昔日的央视同道一起接受吉林检方调查,他已经变得胡子拉碴,每晚十点要准时熄灯睡觉,早上五点半要按时起床跑操。他和十几个人躺在同一看守仓室,即没有镁光灯也没有空调,白天不是放风反思就是静候提审,写交待材料。远离了华屋豪车、权贵富豪,卸下了身上的光环,会不会让他喧嚣浮躁的心态回归安静?
    
    芮成钢是一只知了,少了这只知了的聒噪,或许能让不少人睡个好觉。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2611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