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香港与北京的手腕较量究竟何者胜出?/秦晋
(博讯2014年07月23日发表)

    香港,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从大清国的版图上割了出去给英国,作为大清给英国的战争补偿。1949年中国大陆政权易手以后到1997年,香港一直是中国瞭望世界的一个窗口,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没有收回香港的强烈意向,是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迂腐判断,在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九龙新界租约到期进行续约。这个要求触动了中国政府的颜面神经,不同意续约。英国退而求其次,放弃香港主权换取对九龙新界的治权,简言之“以主权换治权”,也就是猪肉换羊肉。邓小平很强硬,宁愿不要香港,也不再续租九龙和新界。1993年5月沾了已故的王若望先生的光,与隐居美国洛杉矶的前香港新华社社长许家屯有过一餐之缘,席间许家屯先生说起了这段密辛。席间问道,如果英国不向北京要求续约,将会是怎样?许家屯先生回答的大意是:中国不会主动要求收回九龙和新界,香港一百多年来的地位会在1997年以后将在一种没有明确界定的状态下继续维持下去,维持多久就要看中国和国际形势的变化了,英国与中国之间的强弱关系的转换,看谁有求与谁。英国人不懂中国人的政治心态,就犯了这个错误,吃了大亏。
    
     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启之时,中国本身也在政治相对开明时期,虽然中方主帅邓小平立场强硬决不退让,让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无功而还,当时中国尚有胡耀邦、赵紫阳等开明人物。当时的数百万香港民众对自身未来的命运似未有争取发言权,英方忙于以主权换治权,并未考虑港人意愿,邓小平则更是明言“中英谈判不是三角凳”把香港民意摒弃在外,港人如同盛餐上的羔羊,听任北京与伦敦的任意宰割。这幅政治图景堪比二十年以后在纽约艺术博览会上的一幅油画《北京2008》,也叫《搓麻将的女人》,最可怜的小女人代表台湾,站在一旁看着打牌的四位中美俄日女人如何摆布自己。
    
    据悉,当时港大学生会致函赵紫阳提出了“民主治港”的主张,居然得到了赵紫阳的正面回复,承诺将来香港实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是理所当然的。不幸的是,中国发生的八九学运失败了,赵紫阳也因此被逐出政坛郁郁寡欢而终。从此中国的政治从逐渐开放走回了禁锢保守,中国城门失火殃及了香港池鱼。
    
    与人交道,正确理解对方心态极为要紧。香港的回归,北京内心是担忧的。因为香港有言论自由,可以成为颠覆北京专制制度的桥头堡。对北京而言,民主香港是个意料之外的难题。细想一下,北京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地位这条底线从未发生过动摇,任何有害于共产党统治地位的政治举措它都会防患于未然。八九时候有一段调侃:毛主席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邓小平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毛是否太阳早有答案,邓是否初一十五不一样?有一个例子,毛走后邓初登大位,信心满满着手解决西藏问题: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为了表示诚意,还请了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回西藏考察。当发现藏人仍然不减当年对达赖喇嘛的热爱和崇敬,万人空巷地热情欢迎嘉乐顿珠,邓小平就把解决西藏问题诚意收了起来锁进了保险柜尘封了。从此以后北京与达赖喇嘛之间的一轮又一轮的会谈就只有一个形式,不再有实质内容,就是北京做给国际社会看看的表面文章。藏方再真心实意只要求实质性自治,不寻求独立都无济于事。一位网友的网名叫作“假钞换贞操”,用来形象描绘一下两者的关系似有某种相似。对于香港,“舞照跳马照跑”是北京允许的,但是政治民主则不是北京能容忍的。中共很成熟,经验也老到,充分地有效地利用了国际的绥靖主义和相当一部分港人的自律心态,迄今为止,化解了自由香港对中共专制制度可能的冲击。
    
    香港特首的产生,自然要符合北京遴选,在筛选方法上北京不担心出现意外花落别处,再加上一条“爱国爱港”可由中央任意解释的“政治评语”。这就像在中国评先进一样,必须上级领导中意的才能完全符合多方面要求和条件。
    
    其实民主派的普选要求并非“不爱国不爱港”。邓小平的“爱国爱港”的真谛是“爱国”,而这个“爱国”的内核是“爱中国共产党”。这是民主派与建制派对“爱国”读解的根本不同。既然寻求民主自由,就不存在爱共产党的思想基础,这是民主派。而建制派则不同,他们真心实意地爱共产党,因为他们仰仗共产党的鼻息。以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为例,他就是在早年先得到北京政府的暗中帮助渡过了家族航海业濒于破产的难关,以后投桃报李报效北京,乌鸦反哺对“党”效忠实属情理之中。建制派当然也不好意思明说了就是爱党,最好的表述方式就是顺着北京的意思假托“爱国”一词。近二十年来北京的民族主义牌打得很不错,不仅是在香港,而且在全世界凡有华人的地方都运用得极为顺手。再以北美和澳洲为例,无论是美籍、加籍还是澳籍华人,以“爱国”为荣的占大多数,客观地说他们还真怀有朴素的情怀,用眼睛看清事实用头脑明辨是非是没有的,他们无需分辨“党”与“国”的区别,很认真地爱国,实际上却是在爱共产党。北京非常巧妙地运用了这一手法鱼目混珠。另外,权势压人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日占时期有多少中国人死心塌地投靠日本?著名藏族歌手才旦卓玛动情演唱“北京的金山上”能说是假唱?即使死了张屠户也不吃连毛猪,没了陈公博还有周佛海,没了才旦卓玛还有顿珠次仁。只要北京继续强势,为之迎奉阿谀之辈断少不了。最近一位畅销作家慕容雪村在微博上发表言论:如果你想幸福,仅有钱是不够的,你需要活在某种文明之中。关心自己的生活,就必须关心自己的权利;如果制度继续做恶,你我都将难以幸免;身为公民,你应该正直、勇敢、独立而清醒;身为公民,你应该明白: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身为公民,为他人的不幸而呐喊奔走,是一种高尚的品质。这段掷地有声临危不惧表明心迹话语应该送给分不清“党与国”区别的香港民众以及在海外众多的糊涂华人用来醒脑。
    
    自从香港回归那一天起,每年这个日子港人都会举行游行敲打北京心门。第一次就是在香港支联会的率领之下举行的,由司徒华先生向行政长官递交意见书之后和平散去。2003年因为“廿三条”激怒港人,游行人数高达五十万,是自北京八九学运以来最大的一次港人集聚。这次游行所引发的效应,使政府停止对“廿三条”立法程序,并使亲建制派在同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大败。2004年“七一”香港再度举行游行,争取2007、2008年普选。笔者于6月28日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往香港,希望直观港人争取民主的盛况,无奈被港府阻拦,不得登机飞赴香港。另两位澳洲的民运朋友以及多位香港朋友在香港机场空等多时悻悻而去。事后知晓那次游行仍有几十万港人不避酷暑上街游行,因有亲身经历故记忆犹新。
    
    香港“七一”的庆典与游行交相辉映,一边厢握有权杖,一边厢表达民意,是胳膊与大腿的角力关系。西方学者认为在中国为完成民主化以前,香港不可能变成一个民主实体。笔者不这么认为,诚然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阻止政治制度民主化,并且有效压制了境内民众民主诉求。但是香港就不同,两者可以转换,转换的前提条件就是弱势一方必须不断凝聚民意做出逾矩行为求得打开枷锁走蛟龙。香港民众抗命不服从,北京弹压的力度鞭长莫及,一旦力量对之发生转变,就会形成地区突破,实现民主,从而牵动整个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这是北京不愿看到的。现在的问题是香港人自己的决定,前途和命运虽不完全在香港人自己手上,只要香港人民努力抢冲一把,完全有可能自己掌握命运和前途,也各引领整个中国发生摧枯拉朽般的政治变化。香港回归十七年,时间不算短了。北京是绝对无意主动赐民主、普选于香港的,要这些东西还得靠香港民众自己,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为习近平着想也着实处在险象环生之中,即使躲过香港,尚有不服管的台湾、新疆维吾尔人的暴力相抗、西藏僧侣和民众的自焚抗议、高于国防经费进行化解的民间维权和反抗、越菲日周边领土纷争、经济增长放缓甚至停滞、生态环境极其恶劣、社会道德几乎崩溃、体制内部吏治腐败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社会矛盾总爆发的火山口已见喷岩涌出。
    
    有人认为习近平是一位强势之主,会有大的政治动作带领中国圆梦成为世界之强。这是做梦娶媳妇,习近平有两人可效仿,一是蒋经国,二是朱由检。根据习近平登大位以来的表现,他学不了蒋经国,却不遗余力地不由自主地步朱由检的后尘。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2316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