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不肯退让王岐山陷入纸牌屋/吉歌
(博讯2014年06月28日发表)

    
    一、现身但未能说明问题
    
    王岐山现身了,不过却是会见名不见经传的丹麦议员,并没主持中纪委会议。《河南商报》注意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王岐山的话颇耐人寻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关系党、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从执政党自身抓起,坚持从严治党,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在外事活动中,这些话以往极少出现。]
    
    二、纸牌屋剧情的大变脸
    
    《金融时报》、《苹果日报》等多家海内外媒体都报道过,“王岐山喜爱并推荐美剧《纸牌屋》”,“有王岐山撑腰 《纸牌屋》避过清网封杀”。可现在,《纸牌屋》已经成为批判对象了。
    
    据《东方早报》,[《从纸牌屋热透视西方发达国家腐败现象》发布于6月16日晚间,署名作者是中国监察学会秘书处赵林。检索可知,文中部分内容两个月前即已发表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上,赵林当时标明自己供职于中央纪委监察部廉政理论研究中心。]
    
    两个月前,赵林是讲从《纸牌屋》得到四点启示:[扩大反腐败宣传的视野、把执行层面的腐败作为“打苍蝇”的切入口、必须严肃党的纪律特别是政治纪律、监督者更应受监督。] 两个月后主旨变成了,[“腐败问题作为一个社会痼疾,深深根植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土壤之中,不仅其自身无力铲除,而且成为腐败问题国际化的始作俑者……”“西方发达国家的腐败问题呈扩散之势输出到其他国家”。]
    
    两个月前,“把执行层面的腐败控制在最小范围内,最大限度减少腐败对民众的直接影响”被视作西方国家治理腐败的一条重要经验。 两个月后,作者强调这是“过滤”、“隐藏”、“漂白”:“从西方发达国家的制度规定和实际做法来看,它们大多采取狭义的腐败概念,将腐败严格限定在经济领域,为许多腐败行为提供了巨大的灰色空间。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大都采取更为宽泛的腐败定义,腐败范围要远远大于西方发达国家……西方发达国家通过制度化的处理,巧妙地为腐败披上了一层‘合法的外衣’。”
    
    这位赵林确实善于紧追形势和转换角色,一下从“中纪委学者”,变成了典型毛左思维的“中宣部学者”。对于御用学者,其实这不是难事,现在机会主义者很多。不过,这种转换,却暗示着王岐山的处境不妙。
    
    三、身在此山中当局者迷
    
    从上任高调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到后期推荐《纸牌屋》,王岐山似乎风格没什么变化。这种推荐暗示了中国政治的处境类似“大革命前的法国”和“纸牌屋模式”。但是,政治形势却在不断变化,中国政治的主要需求也发生了漂移,一贯强硬而不肯退让就难免会陷入困境。
    
    奥巴马、希拉里等也喜欢看《纸牌屋》,或许只因为身在局中,有想跳出局的愿望。但是,“入局容易出局难”,往往就是政治人物的命运。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280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